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六百三十四章 查抄清园寺
    “出事了!”

    周旋距妖王只有一步之遥,虽这一步,对绝大部分大妖来说,是毕生都无法跨越的距离,可也证明周旋此时已能感应到一些没有发生的危机,与寻常妖族不同了。

    当意识到自己可能盯上,周旋突然之间从刚才喜悦中醒悟过来,它甚至没有变色,还是保留着愉快的表情,招手叫来牛车,从容上了牛车:“去清园寺!”

    “您坐好。”车夫听到周旋吩咐,不敢怠慢,一抖缰绳,喝着牛车离开。

    不远处,装在夜摊前看东西的石明达本心事重重,还想着之前的事,但周旋上了牛车一瞬,就仿佛有一道轰雷在耳畔响起,让石明达一惊。

    “二叔!”石明达见二叔要往酒楼里去,就直接喊住。

    石二叔皱眉:“什么事?”

    石明达忙凑到对方耳朵边,低声急急说:“这人我认识,就住在清园寺,而之前我去酒楼,听说清园寺在炼丹!”

    “这里必有蹊跷,不是可有可无的人。”

    这话说完,石明达先惊呆了。

    “我这是怎么了?清园寺炼丹,这事我的确亲耳听见别人提及,可这人住在清园寺的事,我并不知道,怎么就胡说八道起来了?”

    但这些话一出口,他二叔的脸色一变。

    “你为什么不早说?”知道些消息的二叔脸色大变:“快,盯住那辆车,我去禀报督公!”

    交代了一句,石二叔立刻就让石明达和自己快步走向不远处小巷。

    这里不是皇城司据点,但在过来时,接应的人已告知了石二叔,这里临时成了据点,督公就在里面。

    进去后,被领着到了内院,果然就见到了本该在皇宫里服侍皇帝的赵公公。

    “督公!”石二叔当即跪倒行礼,快速将石明达说的话禀报给赵公公。

    “此话当真?”赵公公原本是坐着,此时腾一下就站起来,如鹰眸子,不仅扫过了石二叔,也扫过了石明达。

    石明达被看得一抖,到了此刻,他已骑虎难下,直接说自己是胡说八道,等着自己必是严厉惩处。

    他赶紧回话:“督公,卑职在酒楼吃饭时,听到邻桌谈及武林中谁是第一,谈着谈着,就争论起了清园寺的武功是不是从别处偷学来,就听到一人说,不止是武功,清园寺也在炼丹……”

    这就是想告诉对方,自己其实也只是听说的消息。

    不过,对于皇城司的人来说,很多消息来源都是从别人打听到或无意间听到的,这种事都是本着“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原则,要是什么紧要事情都要先去验证了是否真的再禀报,黄瓜菜都要凉了。

    “来人!”赵公公听了,毫不迟疑,立刻下令:“速速去追那辆牛车,将里面的人即刻逮捕,押回去审问再说!”

    “是!”早就在这里等着的一个脸形略尖的百户应命,一出去,一拨甲兵立刻应声而出。

    “还有,立刻派人查抄清园寺!”赵公公眼也不眨下,语气平静得像刚刚睡醒的孩子,石明达不由心中一颤。

    清园寺是梵门在京的总寺,几个亲王都有些香火情,但现在说抄就抄。

    “是!”这个命令一出,同样由一个百户带一拨甲兵领命而去,甲衣叮当作响,满是肃杀。

    “那齐王……”有人试探着问。

    赵公公想到皇帝对诸王的态度,冷冷说:“齐王不许动!”

    酒楼

    “出事了。”站在三楼的窗户前,一身便服齐王脸沉似说,掀开窗缝,往下面张望一眼。

    “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甲兵?”目光扫过在街道上的甲兵,他微微蹙眉,觉得不妙。

    “去问问,周公子可出了酒楼?”他对人说。

    “是!”立刻有人领命出去。

    但这人刚出去,心中的不安就让齐王直接起身,决定不再耽搁:“立刻沿密道回府!”

    说走,就立刻朝外去,这里残局自有人收尾,但如果真有什么事冲着自己来,还被堵在酒楼里,事情就不好收场了。

    “是,王爷!”一群人簇拥着齐王,出了这雅间,就朝密道所在的位置匆匆行去。

    走廊上,一个伙计捧着菜与擦肩而过,齐王生性多疑,在这种情况下遇到看着陌生伙计,顿时觉得不对,但看了一眼,发现那伙计已是背对着走出很远了,并没有跟过来。

    “看来倒是我多心了。”本想下令将这伙计拿下,但外面情况让齐王心里焦急不安,不想在这时间节外生枝,何况此人并没有跟上来,索性不理。

    从这里,就能听到酒楼外面的喧闹声,但这乱哄哄的声音只一瞬,片刻就变得安静下来,而这并不能说明危机过去,反证明了他刚才决定离开很对。

    “甲兵的事,未必是多心。”

    父皇难道发现了自己与妖族使者相会的事?”

    可是,这怎么可能?

    他在这方面素来小心,哪怕这次会见周旋看似胆大,可一个能从容进入京城的大妖,本就难以被人怀疑,正常情况下,不该这么快就暴露。

    还是说,父皇早就让人盯着周旋了?

    “王爷,甲兵冲入了酒楼,正在挨个搜查,说是要缉拿要犯!”

    在齐王进入密道,才走出一段路,没等出去,就听到了后面赶到的侍卫的禀报。

    至于周旋,这侍卫也回禀齐王,说已乘坐牛车离开。

    “父皇啊父皇,看来您对我还真是不放心。”齐王冷笑了一声,对人说:“走吧,我们回去。”

    “抄近路。”

    一队甲兵以极快的速度抄近路,突然在前面胡同中冲出,拦截下了载着周旋的牛车。

    正在驾驭这牛车的车夫只是普通人,看到一群甲兵冲出,刀剑出鞘,将牛车团团包围,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你们……”他张大了嘴,身下有骚味散开,竟直接被这阵势吓得屁股尿流了。

    正要上前拉扯他的甲兵闻了一鼻子,直接一脚就将他给踢得滚到了一旁。

    “牛车上的人,听到了,就乖乖束手就擒!若要反抗,格杀勿论!”百户冲着一个甲兵递个眼色,甲兵上前两步,冲牛车就喊话。</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