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六百十八章 齐王的联系渠道
    徐灵一直不敢多说话,直到周旋忽然说:“继续去鲁王府吧。”

    徐灵这才松了口气,想了下:“公子,您对鲁王了解多少?”

    周旋淡淡扫了一眼:“我对鲁王了解不多,坊间关于他的消息也甚少,怎么,你对他有着了解?”

    “了解称不上,但小人的确见过鲁王几次,同窗好友曾经也与鲁王接触过,与我提过这位王爷。”

    徐灵将自己了解的关于鲁王的事一一说来。

    “这位鲁王平时很低调,一般只会在朝会时与官员来往,平时基本都是自己在府邸别院生活,连宴会都很少召开,虽也结党,但党羽多半是自然而然凑到一起,给人的感觉都很低调。”

    “但要说真的毫无夺嫡之心,依小的看也未必,无非是齐蜀二王势力强大,这位鲁王不愿意被卷入二王争夺罢了。”

    半妖的介绍,让周旋还没见到鲁王,就先在心中勾勒出一个形象,等到了鲁王之处,牛车在王府周围转了一圈,看着鲁王府上空盘旋的气息,周旋再次升起了微妙之感。

    “鲁王府的贵气,比齐王蜀王都弱,这不足为奇,但给我的感觉却有些奇怪,看来还是要看看本人才成。”

    想到这里,他对徐灵说:“你可有办法让我见一见鲁王?”

    徐灵想了想,还真想到了一个偶遇的机会:“鲁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携妻儿去别院小住,王府难进,若他现在在别院,倒有机会见一见。”

    因着已经看过了三个人,只剩下一个鲁王,周旋由着徐灵带路,让牛车去了鲁王的别院。

    这别院也是建在城中,却挨着湖,依湖而立的大宅雕梁画柱,贵气中又透着一种江南的气息。

    “巧了,鲁王还真在别院。”半妖从牛车下去,过了一会回来,上车后就对周旋回禀。

    “我用了点办法,得知了他现在的消息,鲁王跟往常一样,正在湖畔钓鱼,牛车再往前行一会,绕着湖畔走,您就能看到鲁王了。”

    见鲁王倒是顺利,不过想一想,鲁王哪怕也是亲王,可上面有齐、蜀二王光芒耀眼,下面还有个同样存在感强烈的代国公赶上来,作一个低调的亲王,就是鲁王在街上自己闲逛,怕都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在湖边钓鱼,就更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牛车缓缓从湖边经过,周旋没下车,而掀开车帘,向着远处几个人看去,除坐着面对着湖的鲁王,剩下的几个都是亲卫和仆从。

    “鲁王气息,竟也这么奇怪。”本以为看到一个似强又似弱的代国公就已让人惊诧了,没想到鲁王气息跟代国公相比,竟也有着相似之处。

    “最重要的,给我的感觉,也很奇妙,仿佛我与鲁王之间也有着缘分。”这种联系似乎很强烈,又似乎很弱。

    周旋皱眉看着,寻思:“我可以善缘,就得扶龙廷,但龙气最独,实际上历代扶龙廷的,无论是妖是人,都很难得善果。”

    “虽没有完全下决心,但还是走恶缘的路子更爽快,更符合我妖道——弱肉强食,弑王者选择其一,吞噬了王气,就可成金乌。”

    “妖王妖王,没有王气,怎么成就?

    “可走恶缘的话,齐王蜀王命数已经炽热,连我有着龙君之印,都暗暗心惊,我要选择这两人,十之九八会死。”

    “而代国公和鲁王贵气小了许多,也不稳定,或是合适的目标。”

    “但成就妖王,也得看潜力,得选择现在弱而反噬弱,并且潜力大的人,代国公和鲁王是我的目标。”

    “无论哪个,直接杀之是白痴,要投靠某位王爷,借王爷的手打压,这可避免很大一部分反噬——那我投靠谁呢?”

    选择谁,被盯上的一个,都既是他的有缘人,又是他的敌人。

    这么看,无论是选择代国公还是鲁王来做目标,跟齐王或蜀王合作,都是可以提高效率的选择。

    二王中,蜀王相对弱,而齐王强,又与妖族有缘,这么一想,倒是可以选择的合作对象。

    不需要扶龙廷,仅仅是借力打力就可。

    周旋若有所思,对半妖说:“我要和齐王的联系渠道,你立刻将它送过来。”

    “这……”徐灵有点迟疑,自己可不是周旋那一派系的半妖,但一抬首,就看见了周旋黑幽幽的目光以及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一惊,背后冷汗渗出。

    自己这样的小小半妖,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很快应着:“是,大王,那小的这就去办?”

    “去吧。”周旋点头让牛车停下。

    半妖从牛车上下来,周旋想了下,不打算立刻回清园寺,就让车夫驾着牛车,拉着他在城内四处转着。

    此时春意正浓,街上行人衣着已单薄,有男有女,行走间还三三两两说笑的少年人,看着就更生机盎然。

    周旋看得津津有味,觉得不愧是京城,天子脚下,论起繁华程度来,的确是少有城池能比,虽没有江南韵味,但气势辉煌,仿佛连街道都要更宽敞些。

    又一处,苏子籍陪着叶不悔看过绸缎,二人乘坐牛车回去。

    路上,见苏子籍出神,叶不悔有些好奇,等苏子籍回过神,问:“怎么了?”

    “没事。”苏子籍说:“方才看到一个人,觉得有些面善,但又不认识,故在回想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

    叶不悔哦了一声:“或只是长得面善,以夫君的记性想不起来,恐怕是真没见过。”

    苏子籍其实也觉得自己并未见过那“人”,但此人的出现,以及异相,结合苏子籍的不安,总觉得这二者或有联系。

    可这些话,就不好跟叶不悔讲,好在叶不悔也没追问,等回了府,苏子籍就在书房等野道人回来。

    被派去搜寻来京人员信息的野道人,约在一炷香回来,一进书房,就对苏子籍急急说:“主上,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说着,就将一张卷起来的纸在苏子籍面前展开,是一副小像。

    画这副小像的人画技一般,没灵魂,但基本容貌还是能画出来,是一个看起来带点雍容的读书人,相貌俊雅,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别说,虽说这种画一般没有什么艺术,但辨认起来十分容易。

    苏子籍只一看小像,就立刻想起在绸缎庄门口看到的人。</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