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善缘
    “代国公,请稍等片刻。”

    出了大殿时已接近黄昏,赵公公亲自陪苏子籍出来,又恭敬请暂时留步,等将皇帝新赏赐书画一同带回去。

    这一次,皇帝没宣旨,赵公公直接就用两个大箱装了一百幅字画抬出去。

    赵公公对苏子籍时的态度更好一些,显今日皇后娘娘过来,一句话就劝说皇上改变了主意,尤其还是事关代国公的事,哪怕只是小事,也可以让皇上身边的人更清晰认识到皇后的影响。

    因皇上轻易离不开自己,将苏子籍一直送出宫门,让两个小太监把箱子抬上牛车,赵公公笑着对苏子籍拱手:“代国公,老奴就在这里恭送您回府了。”

    “公公请留步就是。”苏子籍也微笑,上了牛车时,他才转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宫门。

    想起皇后娘娘在殿内看自己的眼神,不由得叹了一声。

    “主公?”办完了事,来宫门迎接主公回去的野道人挪出位置,让上车的主公坐下,听到了一声叹息,此时就忍不住打量:“有什么事要臣作的么?”

    苏子籍坐稳,叮嘱:“路先生,替我记下一件事,我以后忙得忘了,你记得提醒我。”

    “主公,您说。”野道人忙说着。

    “以后每个月,提醒我至少进宫见驾两次,每月十五,提醒我给皇后娘娘准备礼物,在十五送去。”

    一个在宫外,一个在宫里,平时本就相见难,皇后一个人孤零零,亲生孩子一家全惨死,自己这个假皇孙,既担了这名,总要为这失去了太多的女人做点什么。

    野道人心一凛:“主公放心,我已记住了。”

    见野道人应下之后,就沉默下来,苏子籍忍不住多看了对方一眼,问:“你就不劝我几句?”

    野道人忍不住笑了:“主公英明,这件事并无错漏,臣哪有什么话?”

    “虽一个月只有十五去见皇后,但这本就是无可奈何之事。就算皇后娘娘是主公的祖母,于情于理,时不时召见,也没什么可被人诟病,亲祖母亲孙,讲规矩的清贵人家,也不必避免。”

    “但皇家又不同,多见了,怕皇上又会疑心内外勾结,一月两次进宫拜见皇上,其中一次兼拜皇后,这孝心恰到好处。”

    苏子籍笑了笑,心中也是叹息,说:“天家亲情,也这样难,少了不行,多了更不行。”

    但如果再给他机会,他肯定还会选择走这条路。

    “对了,我一会去见罗裴,让牛车去大狱,你回去去我书房案上,将那幅用镇纸压着图,送去新平公主的府邸,亲手交给她。”苏子籍平淡的说着,梦里,罗裴没有死,还是被放出来了,但似乎和蜀王起了生分。

    这人情可以作。

    其次,皇上要给新平公主招附马,结果她不肯,硬是出家了,闹了很大的风波,还波及了自己,这又何必?

    而且,据说她竟然真的入了道。

    提前解决,结个善缘,或许更好一些。

    虽好奇主公为何让自己送图给新平公主,但野道人只干脆应了一声:“是!”

    因为路上闲聊,路途又不远,很快牛车就先到大狱门口,牛车暂停,苏子籍从车上下来,就让牛车回去。

    苏子籍在大狱门口进去,因一切都打点好了,一个狱官迎了出来,就给苏子籍请安,起身说:“代国公请进,烤下火,人一会就提上来。”

    进了大狱,就见着四周围墙用青砖砌成,高九米,三尺厚,太阳也晒不透,因此这阴森,冬天格外冷,苏子籍和狱官穿堂过廊时,不由打了个寒战。

    行了几步,远远看见了牢房,听着里面叮里当啷锁响,这是青石砌成房子,才靠近就觉得臭,有马桶浓重的臊臭味,还有秸秆草铺的霉潮味,已经腐烂的皮肉味道。

    靠门处能看见两个犯人趴在草铺上一动不动昏迷,血把衣服都粘在身上,苏子籍不由皱眉。

    “代国公您放心,罗大人是钦犯,又是三品大员,不至于动刑。”狱官连忙赔笑着:“您在小厅等候下,快提上来了。”

    苏子籍坐着等,还有人上茶,但喝惯了好茶,这里的粗茶,苏子籍浅饮一口,就放到了一旁。

    点心水果也很稀松平常,同样也没动。

    听到一阵锁链拖地声音由远及近,苏子籍抬头,就看到一个黑瘦身影,托着脚镣,一步步过来。

    本就不是胖人的罗裴,两腮都深陷了进去,唯有眼睛还有一些光,在黑瘦的脸上越发的显眼,让人见了觉得心惊。

    “给罗大人暂时去刑。”狱官见苏子籍一脸不忍站着发怔,摆摆手吩咐,就有人开了锁镣。

    苏子籍什么也没说,将手让了让,让罗裴入座。

    一时间相对无话,也在这时,一个狱卒带几个提着食盒酒楼伙计进来。

    这几人都是附近酒楼的伙计,苏子籍在酒楼订了一桌酒菜,此刻做好送了进来。

    除在这个小厅桌子摆好,在外面狱卒也被请了一桌,等饭菜酒肉都摆齐,狱官狱卒就离开,将这小厅留给苏子籍和罗裴两人。

    沉默良久,苏子籍说:“罗大人,您在这里没有受委屈吧?”

    罗裴笑了笑,神态看去很平静,说:“承代国公关心,大狱虽不算很好,但总算还有些待遇,没有被向死里去折腾。”

    “那就好,那就好!”苏子籍其实知道,别说上一朝,就是本朝,也有个尚书入狱,结果硬是被打断了肋骨,哀号半夜才死。

    后来一个出狱的大臣,默不作声,将狱官狱卒向死里折腾,逼杀了二个,逼疯了一个,以后狱官才相对收敛了。

    罗裴看着面前的这一桌酒菜,轻笑一声:“这样丰盛,难道这是我的断头饭?”

    话是这么说,却很自然的坐到了桌旁,直接开始吃。

    苏子籍没有说话,等罗裴都吃了大半,他才看着说:“前阵我去过贵府,还见了夫人,她说,家里人都好,您不要惦记。”

    说完,怀里取出一封信,放到桌上,推给罗裴。

    “这是我替你家人送的信。”说完,苏子籍起身,朝外面走,竟真的没有多余的话。

    罗裴看着被苏子籍顺桌面推过来的信,一直从容的脸上,表情也变了,颤抖着手,将信拿起,上面的字认识,正是大儿的字迹。

    他这样的犯人,其实都不必审,也没有需要询问的事,但是亲朋都不能进来探望,更不能通消息。

    这样送了书信进来,其实是很大人情了。

    就是告诉他,他家没有事,皇帝没有赶尽杀绝。

    见代国公走远了,就要从小厅门离开,罗裴终于开口:“代国公,多谢。”</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