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二百零一章 只是惋惜
    恰在此时,参汤熬好了,少年一提醒,苏子籍忙让端过来,等少年将一碗参汤小心翼翼端过来,苏子籍不假他手,亲自用勺盛了一勺,小心翼翼递到了邵思森的嘴侧。

    邵思森连坐着都费劲,手更无力,根本不可能自己喝参汤。

    邵思森眼眶有些泛红,虚弱说:“我……我自己来就好。”

    野道人突说:“我给病人喂药有经验,我来喂吧。”

    说着,就从苏子籍手里接过药碗,给邵思森喂了下去。

    在船上这段时间,邵思森已猜到路逢云是苏子籍的朋友,不,应该说是门客,在这样情况下,他也没办法再拒绝了。

    他苦笑一声,将参汤全喝了。

    等全部喝完了,肉眼可见的,邵思森的神色好了许多。

    他沉默了良久,才惆然叹着:“想不到我竟是这样结局,我刚才有许多话想说,又说不出,只能说,辜负了父母,以及有婚约的顾小姐……”

    “请帮我准备笔墨纸砚,我、咳咳,我要写解约书,我已这样了,断不能拖累了她,她是个好女子……”

    “咳咳,还请你们,再帮我、再帮我记录下一些话,有些话,我怕是……怕没办法与家人说了……就拜托你们……拜托你们到时将这家书,交给他们……”

    “别急,慢慢说,我们都记着呢!”简渠其实进来时,就已带着这些东西了,此时正好用上,同时还不忘了安慰。

    这一串动作十分娴熟,苏子籍看了一眼,想到了,简渠这幕僚怕是在军中时,就没少接触垂死的将士,为他们记录遗言,的确很是擅长。

    再看向邵思森,苏子籍承诺:“放心吧,无论是解约书,还是你想对家人说的话,我们都会记录下来,必不会辜负你的嘱托。”

    “我信你,苏贤弟,你、你是个凡真心答应了,就会去做的人,我信你……”

    “请告诉我父,孩儿不孝,这次西南之行,不仅没能带回荣耀,还要身陨归途,要让他们……咳咳,要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是我不孝,若有来世,我必会再做他们儿子,在他们跟前尽孝。”

    “请告诉我母,我……咳咳,我与顾小姐的婚事,就此作废,是我、咳咳,是我对不住她,请我母必退亲,不要拖累了顾小姐……”

    “请告诉我兄、我弟,我去了,就只剩下他们,孝顺父母重担,只能让他们扛着,让他们务必保重自己,待百年后,再与我在地下相聚……”

    “现在,就请、请帮我写一份解约书吧,顾、顾小姐是顾学士之女,闺名慧瑶……就说,我对不住她,与她并不匹配,愿她、咳咳,愿她能再觅良缘……白首、白首不相离……”

    “好,我这就写。”简渠见他又咳嗽起来,跟着有些心揪,忙说着。

    有着女子的身份、闺名,这解约书十分轻松就写出来了,都无需苏子籍动笔,以简渠才学来写这个,都有些大材小用了。

    而且,作幕僚,显然简渠对于说话记录十分在行,解约书写完,记录内容虽经过修饰,文才不小,但核心几乎一字不差。

    拿着给邵思森看了,邵思森的心,慢慢松了下来。

    这心一松,野道人一眼看去,就能清楚看到邵思森脸上的死气更浓了几分。

    让人将纸张拿开,邵思森又喘着气,慢慢说:“我就要死了,才想明白一件事,苏贤弟,你,咳咳,你是不是恨着尚书大人?”

    “这些天,就是我,也偶尔被扶着去拜见尚书大人,可你可一次都没有去过,咳咳……你是不是真的……真的对尚书大人有着恨意?”

    “可尚书大人也是不得已,你去拜见下,必能关系重新融洽,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仇敌好……”

    “尚书大人毕竟是国家重臣。”

    这可真是人之将死,其言尤善,但喘着气说完,见苏子籍沉默不语。

    邵思森就知道,苏子籍必有了自己主意,不会听自己规劝了。

    他苦笑一声:“罢了,不提这个了。苏贤弟,你……咳咳,你能不能写首诗?跟着信一起,也算、咳咳,也算是你我相交一场一个、一个缅怀了。”

    “写红颜诗不妥,要是反使顾小姐动容,一时冲动不肯解约,反苦了她一辈子,就写一首别离诗吧。”苏子籍叹着。

    提笔,在信上添了一首诗。

    “随君千日终有别,留得清梦与君随。朝朝夕红日,潺潺兮流水。醉人兮红尘,侃侃兮君随。”

    见邵思森已面露昏沉之相,苏子籍就让他按了手印,又画了押,接着就朗读了这一首诗。

    等读完时,屋内已寂静一片,而邵思森则半靠在软枕上,手早就垂下,面露一丝淡淡笑容。

    竟就这么直接去了。

    “已没了气息。”简渠轻轻伸手试探了一下,叹着。

    “这家书封好,等回到京城,直接送到邵府就是。”苏子籍对野道人说着。

    此刻,他心情很糟糕,不愿意在这满是药味的船舱内继续停留,快步出去。

    片刻,野道人也跟了出来。

    此刻二月,虽还寒冷,但已立春,苏子籍站在船头,望海面不语,野道人在身后,许久才问:“公子可是心里难受?”

    苏子籍转过脸来,若有所思点点头,说:“其实算不上难受,只是可惜。”

    “我与邵兄之前有过误会、疏远,但后来渐渐融洽,本来以为能多一个朋友,多一个知己,渐渐交心忘年,不想却没有这机会。”

    “交友尚未交心,难得他临死时还劝我和解,这是为了我好,我虽不接受,却不是不识人心。”

    “我只是惋惜,再行不到十天,就能抵达京城见到家人,他却就这么撑不住去了。”

    “而且,丧命西南,还能安葬,但在海上,对钦差如何处置尸体,我却没有什么把握了。”

    按照海上行船规矩,有人中途病逝,尸体不能就这么带着继续,怕污了船,让疫病传开。

    可就这么抛入海中,也不合适,更不合自己的感情。

    野道人劝着:“这些不是公子你能做主,多想也不过是徒增烦恼。”

    “你说的对。”苏子籍点首,沉吟难决,这时离开的大夫,已带着几个兵卒过来,还抬着块木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