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必追了
    “杀!”

    平原,惨叫声不绝,一场厮杀正在晨辉下进行。

    双方加起来不过百人,互相杀红了眼,伴随战马嘶鸣,声音传出很远。

    “噗噗噗!”

    官兵人数其实没有超过马队,但第一次对战马队发觉敌人有点难缠,百户立刻回军营换了甲,个个都有军马、铁甲、长矛。

    又配合默契,组成战阵,残酷的厮杀下来,只有几人阵亡,而几乎单打独斗的马队,一个接一个惨叫跌下。

    “可恨!”这种残酷的交换比让杜家家主心寒,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养了多年的马队,竟然不是这些官兵的对手,为什么会这样?

    自己挑选的人,可一个个是好手,而官兵只是庄稼汉出身!

    “老爷,一条路已被几棵倒了的树堵住,想要撤离不成,我们的人已折损了数十,快撑不住了,不如突围吧,老爷!”

    “他们这是没打算留活口!陈家的人竟然全灭,连投降的也不放过!”杜家家主眺望着前方战场情况,大骂:“这样狠毒,也配骂我们是叛贼?”

    “都给我继续冲!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不能让他们好过!”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杀!”

    才说着,一个惨叫传来,一个马队,长刀斩在一个官兵的肩上,虽穿着甲,长刀还是斩开肩甲,官兵闷哼一声,手中长矛深深刺入敌人。

    几乎同时,各个角度,三根长矛在各个角度刺入,深深捅入这个马队的身子。

    这个江湖好手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惨叫着跌下。

    眨眼间,十余马队就或死或伤。

    苏子籍站在一处土坡上,平静看着残酷而血腥的战斗,一个侍卫静静站在身侧,十骑牵马肃立,等着下一步的命令。

    这交换比正常。

    “世界上最强的武功是什么?”

    “明劲、暗劲、化劲?真气、丹气、罡气?”

    “不,是乱刀砍死、乱枪捅死、乱箭射死!”

    这话似乎是开玩笑,却是当年苏子籍的父亲,亲口说的,语气不胜感慨和落魄,这是打久了仗的世袭副百户家,子弟无数次出生入死的家训。

    两个同时刺矛,就等于速度快一倍,而就算是天下第一高手,速度能比普通人快一倍么?

    虽这世界有武功,有原本地球世界不存在的真气,无疑大大超出了副百户的家训,但也并不能顶破天。

    随着这群马队发狠,战事越发白热,杜家马队装备远比三家精良,人数也最多,虽被杀了不少,剩下依旧有着数十人,都是最悍勇的武人,平日与杜家关系也最紧密,死命护着杜家家主想冲出去,大呼搏战。

    但突然,三个马队破阵而出,拼命逃命。

    苏子籍平静说了一声:“侍卫何在?”

    侍卫应声:“卑职明白!”

    喝了几声,立时预备役的骑兵,随着追击而去。

    眼看大局已定,杜家家主只余二十余人,这时保护的杜家家主,喝着:“杀了上面狗官。”

    说着,挥舞马刀,冲杀而去。

    “还敢使计谋,杀了他们,给你们记功!”孙百户一窒,到这地步,竟然还敢引开预备役,想擒贼先擒王,心中愤怒,同样下达了命令。

    马队和官兵的骑兵再次相互冲锋,苏子籍原本一直观战,没有亲自动手,但见己方又有兵力折损,孙百户自己上了,还是阻止不了浴血奋战,誓要杀死自己的杜家家主。

    “杀!”又两声惨叫,杜家家主后面二个马队又被杀死,此时杜家家主披头散发,身被数创,鲜血淋漓,形如厉鬼,冲山坡嘶声:“狗官,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拉你同归于尽!”

    苏子籍一催战马,冲了上去。

    孙百户恰眼角余光扫到苏子籍冲锋身影,心脏都一滞,此时杜家家主举刀劈砍过去。

    但一句“小心”还没喊出口,就见剑光一闪,擦身而过。

    长剑根本不是对战之刃,但苏子籍只是一闪,杜家家主的肩、手二处,血痕一闪,冒出血来。

    漂亮一招!

    不需要苏子籍杀敌,一旦手腕等关节处受伤,三个骑兵举矛就刺,杜家家主虽平日多习技艺,武功厉害,可一声吼叫,只格开一矛,只听噗噗二声,两根长矛深深刺入。

    杜家家主大声惨叫,不由自主跌下马去,他还想挣扎,“噗噗噗”三根长矛再次深深刺入体内,血块大口涌出,摔落在地,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

    孙百户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这少年了,明明是太学生,是读书人,竟这样果断,毫不犹豫,根本不像是初次上战场的小子!

    自己第一次上阵杀人,手和身都在抖,手脚无措,绝不和此子这样从容淡定,不慌乱,也不抢功。

    这位吃自己这碗饭,怕到了自己的年纪,身居高位。

    但又一想,这是广陵省的解元,注定是要当文官,不由得心中可惜。

    不过眼下也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孙百户随即冷笑,一挥手:“杀光余孽一个不留。”

    等苏子籍驾着马停住脚,发现周围已是安静下来,杜家马队的人这时已全部死光,就连战马都折损了一些,还剩下的战马被官兵抓住,栓到一旁。

    见已有人开始清扫战场,苏子籍翻身下马,走到孙百户身侧。

    在孙百户的面前,横卧着十几具死尸,其中竟还有一名缇骑,应该中了暗招,且运气不好,直接被人从后背捅了一刀,直插要害。

    孙百户带着出来的,原本有着五十六骑,上次已调换了一批,还是折损了十几人,就算胜利,也算是惨胜了。

    苏子籍看了看剩下这些人疲惫的神色,对沉默不语的孙百户说:“余下两个马队,既然已听闻消息逃了,就不必追了。”

    “再往前,就是山区,不利于我们作战,追下去,容易中伏,左右已铲除了四支马队,又惊走两支,足以向赵公公交差了。”

    听闻这话,孙百户不由松了口气。

    虽然带来的五十骑郡兵并不算是亲信,是临时征调来,可既跟着自己出任务,就没打算只将他们当炮灰。

    搜出来的银子,他也打算按照人数分,就算人没了,银子也要送回家。

    二次轮换,折损近三十人,再想补充兵力怕是不能,孙百户也不会做令人心寒的事。</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