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一百十九章 试探
    院内一片沉静。

    “商宥鸣是东宫旧属,所以连贬三级,而黄良平十余年止步于知府,这是皇帝在后悔迁怒?”

    苏子籍想着,没有继续深入,笑:“你可知道,前三天我发生了什么事?”

    野道人一怔,说着:“贡院布告,生员丁锐立,勾结县差谭右山父子秋闱舞弊,当场发觉,还意图顽抗,冲击钦差,立刻杖毙。”

    “公子因涉及些,所以留着调查。”

    苏子籍点首,就按照这个把贡院里面发生的事说了:“一个是我经常看见的乡坊老伯,一个是我在贡院认识的上届案首,突然之间被打死在眼前,说真的,一闭眼,就历历在目。”

    说着,手指无意识的动着。

    野道人却不理解他的心思,问着:“一个是老公门,知法犯法,一个是一省生员,贡院舞弊,都有取死之道,公子何必为他们感慨?”

    “我是觉得太脆弱了。”苏子籍低垂眼帘,和自己一样的郡案首,还是六品官的儿子,就这样打死,这威风是威风了,可落在自己等学子眼里,哪个没有惶惶之感呢?

    野道人一时恍然,眼前的少年其实才十五岁,看见了同是生员的人被打死,产生兔死狐悲之感是正常,一时失语,只是劝着:“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只是一抬眼,见到眼愈发黑亮清透的少年,话到口中就停了,看这模样,不似是害怕啊?

    苏子籍也在沉思,想的更深,太子血脉,始终是悬在自己顶上的利剑,虽早已警醒,可现在这血淋淋的事实更是使人醒悟。

    要是当时一口否认就罢了,现在已经默认,一旦事发,只怕连杖毙求个全尸都不可得。

    不能这样了,以前自己力量太弱,虽想主动也不可能。

    但现在开始,必须把主动权掌握在手中。

    落实血脉是一方面,更大的方面是蟠龙心法,而蟠龙心法的关键是人道之种,人道之种范畴很广泛……为“父”复仇算不算?

    正在野道人心里猜测时,就听苏子籍开口:“商宥鸣听闻就在省城,回去前,你我今天就拜访下。”

    月黑风高夜,杀人报仇时。

    虽自己并不是真的太子后人,但猜测对的话,却是太子女婿,都说女婿半个儿,说是后人也不算错。

    那封不曾给叶不悔看的信写的名单,就是当年诬陷太子这些人,一个个不论活的舒服不舒服,既成了女婿,更成了儿子,苏子籍就不打算占着位置不干事,给太子复仇理所当然。

    “哼哼,疏不间亲都不懂,怎么当官?”

    太子死了,威胁没有了,父子之情又占了上风,杀子之痛不迁怒才怪。

    历史上,就算皇帝猜忌,但主动帮皇帝清理太子,甚至落井下石的臣子,结果都不怎么好。

    “所以,杀一二个,朝廷就算发觉,也不会重重处罚。”

    “也试探下,到底我在朝廷的定位是什么?”

    “要是仅仅是太子后裔,所以给予一点照顾,连认亲都不认,那我复仇,只杀一二个,就会受到警告。”

    “如果皇帝对太子起了内疚,或者有别的原因,那就会默认更多,但是不会允许我杀高品。”

    “如果全部过程都不反对,还默默帮助,甚至擦屁股,那就可以期待了,我这个太子儿子,有前途了。”

    苏子籍眸子一沉,再说要下手,自然是已致仕了的人,对方已不是正式的朝廷命官,死了也不会引起重视。

    既这样,苏子籍自然要随心行事了,再说,也是为叶不悔报父仇。

    “去商大人家,是不是要准备下?”野道人眼睛一转,说着:“虽是致仕,但还有两个亲兵养着护院,不可等闲视之。”

    苏子籍摇摇头,似笑非笑:“怎么,你怕了?”

    “自然敢!”野道人这时还不知道苏子籍要杀人,心疑自己卷入了旋涡,也许是逼供,虽觉得去一个官绅人家干这个,实在过于冒险,但苏子籍就这么盯着看,野道人就知道,能不能获得信任,就在此一举。

    要是退了,可能再也没有办法了。

    目光在苏子籍一转,一丝淡不可见的青气引了注意,突想到了自己的年纪,不由苦笑。

    自己都四十余岁了,还有多少时间?

    不想庸碌,就只得冒险,再说跟着张大措,手上也有命案,除死无大事,又怕什么?

    怕是今晚要下个狠手,递个投名状。

    这样想着,野道人还想说话,叶不悔指挥着伙计回来了,端了几样酒菜:“你迟迟不回来,酒宴已用了。”

    这明显是给自己用,没有打算招呼,野道人也能理解,中了解元,又七天不见,当下连忙说:“公子和夫人慢用,我已经用过了,先告辞了。”

    “也行!”对野道人,苏子籍并不多担忧,虽邀请同去,也不过是因并不把此人的武力当回事,真背叛了,到时都不用找人,当场就能解决,免得这滑头趁机溜了。

    至于报官,去了就是同伴,不去的话,报什么官?

    我说杀人了么,我是说拜访。

    我堂堂解元,拜见官员前辈,不是很正常?

    野道人走后,苏子籍就上了桌,和叶不悔对饮,只是在差不多结束时,提了自己晚上有事,会稍晚一些回来,甚至可能夜里不归。

    叶不悔狐疑盯着苏子籍看了看,若不是野道人刚走,那一位也不像是会带着苏子籍去烟花之地的人,怕是叶不悔都要怀疑苏子籍是要约人去什么不太好的地方了。

    “那你可要注意着些,我等你回来。”这些质问,在舌尖绕了一圈,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这个小辣椒,曾经会因苏子籍一句话不对就爆炸,虽只是名义上成苏子籍的妻子,可经历了亲人亡故以及后来的生死相许,她已稍有成熟。

    听到她的叮嘱,苏子籍心里一暖。

    “不要等太晚,你自己也注意着些。”还顺手摸了摸对方的头。

    别说,这可是以前苏子籍绝不敢做的事,摸这小丫头脑袋,犹摸老虎屁股一样惊险刺激,眼下可以时不时如愿,别说,手感就是好。</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