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三十八章 破局
    “龙君,我与她是兄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虽不是棋手,但她败了,甘愿一同赴死,可准许我与她共参棋局?”见此,苏子籍当机立断,对着龙君行礼说着。

    这请求是违背棋赛的原则,但仔细分辨却合情合理。

    因为这并非是真正比赛,而是为了解开残局,或者说,是解开封印,谅想龙君必会允许,果然,龙君听了,盯看了一眼,再次颌首:“准。”

    “谢龙君!”苏子籍道谢,随后走到了叶不悔身侧,随之,也不看棋局,就展开棋谱,当场念诵起来。

    刚才只默念一小部分,就被叶不悔的落子打断,此时是真真正正从头念到尾。

    叶不悔此时本就已处于关键,再无办法,听到苏子籍念诵,慢慢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苏子籍所念内容上。

    而苏子籍这里,随着眼睛所及之处,不断有金光涌现,声音朗朗,从最初只是凡人之声,到后来隐有雷声伴随着每一句话。

    这不是在传授棋艺,竟是修行之人在施行秘法,而苏子籍的身体,随之就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这光晕,普通人看不见,但龙君、大妖、甚至胡夕颜都能看见,顿时真正使它们变色。

    “多少年了,终于……”有大妖喃喃,引得一阵吸气声。

    胡夕颜更是握紧了拳。

    只是就算这样,所有大妖无一人离席,使得她若有所思。

    近处,郑应慈和张墨东也身体一颤,凝神细听,而几个棋手,看着众人倾听,突鼓起勇气,向外逃去。

    说也奇怪,莫说是大妖,就是盯着士卒,也无一人阻拦,任凭出去。

    贝女同样不动,眼睛直直看着苏子籍,身体微颤,显也在倾耳细听。

    直到苏子籍念诵完全部,隐隐雷声才慢慢停歇。

    “龙君!”贝女惊喜呼喊了一声,而原本坐着的龙君已站起身,小嘴微张,惊讶又难掩喜悦看向苏子籍,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坐了下来。

    “原来如此!”棋局前,叶不悔只觉得自己有些昏沉的脑袋,变得清灵,醍醐灌顶一样,顿时种种领悟袭上心去。

    眼前这残局本是死局,无路可走,可现在拨开挡在面前的迷雾,露出一望无际的坦途,一下变了天地。

    “破局!”叶不悔再不迟疑,“啪”一声,她手中的黑子,终于稳稳在关键处落了下去。

    轰!

    轰轰轰!

    顷刻间,地动山摇,整个宫殿都摇晃起来。

    “啊,快逃,快逃!”本靠近殿门的人,见着大妖和士兵并不阻挡,又有人逃出,这时呐喊一声,纷纷冲了出去。

    这一幕被苏子籍看在了眼里,他沉思了下,看了看毫不阻挡的大妖,却拉住了叶不悔,任凭他们逃出去,自己不动。

    转眼,殿内空空,只剩妖怪,要说人,除了苏子籍和叶不悔,只有郑应慈和张墨东两人还在,只见郑应慈安然不动,而张墨东迟疑良久,在棋盘左右盘旋,还是选择留下。

    “你们为什么还不走?”龙君目光幽幽,用手轻敲着玉案,问着。

    郑应慈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回答:“未获龙君许可就擅离,不但失礼,更可获罪,学生岂能随意离开。”

    “说的有道理,棋道也不小!”

    众人目光所至,郑应慈面前的棋盘浮现,除了最后一着,别的竟然和叶不悔一模一样。

    “只是,胜者终只有一个。”龙君一挥手:“张墨东,你虽有天赋,但命格甚薄,任凭多次科考,终无缘举人。”

    “我虽可补之,但你福薄,终不能显贵,止于省试而已。”

    张墨东这时也镇静下来,伏地一拜:“就算能得省榜,其心也足了。”

    “很好!”只听“啪”一声,龙君一抬手,一只体型较小而滚圆的雀鸟飞出,扑入了张墨东身内。

    张墨东才拜谢,人影突然之间消失了。

    “这是鹌鹑,九品之属。”苏子籍目光炯炯,立刻看出,对张墨东消失,若有所思。

    “至于你,本秉有气数,只是却没有解得此局,与我无缘,这样吧,赏你一个玉如意,以谢一局之缘。”龙君挑了挑黛眉,懒洋洋吩咐,贝女似乎有点心疼,但还是把一个玉如意交给了郑应慈。

    郑应慈沉吟下,似有所失,还是谢了,才拜谢,人影也同样消失了。

    等着郑应慈一去,大妖起身,恭敬拜下:“恭喜龙君,我们等了多年,能见此也是欣慰。”

    说着,它们脚下亮起肉眼看不见的光,层层叠叠,细细看去,都是斗大的篆文,组成了圆环,转眼又听见了外面的风。

    这风吹到了圆环上,宫殿立刻就黯淡下去,似乎蒙上了灰尘。

    “果如我所料,这个宫殿不寻常。”

    “蟠龙秘法,是数百年前之作……若这里真是蟠龙水府,眼前一切,很可能半真半假,甚至可能是过去发生过的事。”

    “许是有机缘凑巧,让我们不小心落在了过去时间点上,误入此府,若是这样,或这件事结束,就是我们回去之时。”

    “就是不知死在这里的人,是真死,还是噩梦一场。”

    苏子籍有所明悟,手抓着叶不悔,想要把她拉起,但才一用力,一股力量将苏子籍直接弹开,再看时,看起来普通的石制棋盘,此时化作一道光,将叶不悔直接包裹在其中。

    “此女有我之血脉,虽很单薄,但这是她的机缘。”不知何时,龙君来到了身侧,还主动解释着:“她在开启灵机。”

    苏子籍虽不懂灵机含义,也知道机缘伴随的应是好处。

    当然,就算他觉得这不是好事,也不敢在这情况下贸然阻拦,万一伤到叶不悔,后悔都来不及。

    片刻光华散去,棋盘不见,她就向后而倒。

    苏子籍一急,把她抱在怀里,伸手试探下,发现她鼻息正常,并无生命危险,这才看向了龙君。

    “龙君,此局已破,可否送我们回去?”

    龙君一笑,却开口:“不可。”

    等等,不可?

    苏子籍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仔细看向龙君,忍了忍,才又问:“龙君,您可是……还有事吩咐?”</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