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我不信
    听到兰草的话,新平公主纵早就知母妃跟父皇都不支持自己与苏子籍好,可还是忍不住怒意,将笔一放,冷冷盯着面前女官。

    “也是,能让你这奴婢跑来我面前大放厥词,怕的确有人给你撑腰,才能让你如此大胆!”

    新平公主虽被宠坏了,但她还没有严厉惩罚过人,这时,竟然生出了几分杖毙此女的念头。

    看着她的目光,兰草立刻跪伏在地,没有说话,不敢直视新平公主愤怒冰冷的目光,等着看她怒火稍熄,才取出一张文书,高高举过递给新平公主。

    这是何物?

    哪怕她立刻跪下,还这样谦卑捧着文书递给自己,新平公主的怒意也没有全消,冷冷盯着看了片刻,到底还是面带不屑将文书接了过来。

    入手的感觉有点不对,新平公主虽只是公主,但公主府也有一些官吏服侍,对此她清楚,不同衙门的文书纸张其实也有着一些区别。

    这纸,像是宗人府之类贵族官员多的衙门用。

    宫中母妃也用好纸,但一般都是用带着淡淡香气的纸,与这又有不同。

    等展开看了里面,只看了一眼,就变了色。

    这竟是从宗人府抄录的草稿?

    上面的人,竟然不是别人,恰是自己刚刚心心念念的苏子籍?

    “不,我不信!”新平公主小脸顿时失色,一下变的煞白,直接将文书扔回女官兰草的身上,倒退两步,连连摇头。

    “你和母妃,以及父皇,一起合起伙来骗我,是不是?”

    “苏子籍竟会是太子哥哥的儿子?不!这事太荒谬了,我不信!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本就因禁足期间消瘦了一圈的俏脸,此刻连红唇都失了血色,她连连后退,直接退到了窗,退无可退。

    巨大的荒谬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懵了,茫然与愤怒同时浮现。

    “公主,此事是真,奴婢奉命来告诉您这事,也是娘娘担心您,怕您到时从外人口中得知了此事,受到打击更大,提前送了消息过来。”

    “您乃是金枝玉叶,又生得这般好,仙子一般,这天上地下,有哪个深闺少女能比得过您?这天下的优秀男人,可以由着您尽情挑选!”

    “您又何必非要在意一个认识不久,见面也没有几次的人?再者您与那人有血缘关系,怎么就知道,您对他不是亲情?”

    “闭嘴!”

    女官的安慰,非但没有劝说新平公主,反激怒了她。

    是,宫里宫外,所有未嫁的少女,哪个有她出身尊贵,哪有她容貌出色?

    可有着这些的她,却偏偏没办法得到一个想得到的人!

    这简直就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恶意与嘲讽,新平公主连个能骂的人都没有,因这件事还真是天意弄人!

    阻挡她的不是父皇的反对,不是苏子籍无情,更不是自己,而是姑侄根本就不能在一起!

    “不,我不信!”

    虽突然之间明白,为什么自己亲近苏子籍,一向宠爱自己的父皇会大怒,呵斥禁足,还迁怒母妃。

    但新平还是一把推开面前女官,直接就从小楼里跑了出去。

    “公主,公主!”女官被她一推,直接跌摔在地,看着一阵香风刮过,小楼里就只剩下了自己,顿时惶恐不安挣扎爬了起来。

    “不,我要去看看,我要去看看!”虽无法在此刻见到苏子籍本人,可突然得到这样一个荒谬消息的新平公主,也根本没办法安心待在公主府,她踉跄跑远,嘴里念念有词。

    外面守着的侍女,见她这样,都是惊愕,也匆忙追了上去。

    但新平公主跑得极快,又直奔着牛车停着的地方去,等兰草爬起来追了上去,正好看到一辆牛车朝着外面极快行了出去。

    而这时天空,丝丝细雨,正往下落着,地面早就被雨水侵湿了。

    一想到新平公主冒雨跑了这么远,又乘坐牛车出去,不知道去了哪里,兰草就不由咬唇,连忙呵斥。

    “你快跟上,看看公主去了哪里,保护公主,不得有任何意外。”

    “还有,你发什么呆,立刻回宫,去向吴妃娘娘禀报此事。”

    她不由惶恐,以新平公主对苏子籍的在乎程度,怕要出乱子。

    秋雨微凉,上牛车前淋了一些雨的新平公主,此时已随牛车离开了公主府所在的街,朝着外面行去。

    车夫正在放慢速度,之前他正清理牛车,被突然出现的新平公主直接命令带着她出府,当时公主的那个神情,让车夫也有些害怕,担心是出了大事,只能让公主上车,直接扬起鞭子就向外冲。

    可都冲出这条街了,前面就是岔路口,到底是进宫,还是去哪里,公主也没给后续的指示,车夫只能慢慢将牛车速度放慢,再次问了一遍。

    “公主,您打算去何处?”

    牛车的新平公主,根本就没将这句话听入耳朵,她正用手环抱着双膝,整个人缩在牛车车厢里颤抖着。

    京城虽大,她又贵天子之女,可如今却让她有了一种无处可容的感觉。

    牛车的顶上,有细微的雨声淋了的声音,雨丝虽只是微凉,却让她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已冷透了。

    将脸埋在腿上,那种突然发现造化弄人的无力感,让她觉得曾经肆意张扬的新平公主,就是一场笑话。

    “过去的我果然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是公主,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现在才知道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本以为苏子籍与辩玄不同,哪怕有童养媳,也能属于我,结果是一场梦。”

    “如今,梦又要醒了吗?”

    可跟辩玄时的那种淡淡好感不同,这一次她真的好难受。

    “公主,您要去哪里?前面就到岔路口了。”这时车夫第三次小心翼翼问,大概已经看出公主这次出来,怕是情况不太对了。

    可作一个公主府的车夫,他也不敢带着公主回去,只能盼着公主千万不要给出城之类的命令。

    新平公主这次倒听到了,她有些无神的眸子又慢慢重新恢复了神采,只是亮光却如野火,看着有些令人心惊。

    “去哪里?去桃花巷,苏状元的府邸!”她冰冷冷的说着。</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