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四百十五章 示警
    她在做什么?”

    苏子籍正想对妖怪回话,突然就看见台阶下面的一个华服少女,虽身体不动,却冲自己使眼色,还比起了手势。

    她相貌秀丽,一头鸦黑的头发直接简单盘起,梳个很普通的发髻,露出洁白修长的脖颈,虽与别的妖怪一样身着华服,但颜色跟样式比较符合人类审美,起码苏子籍见了,就不觉得眼睛被刺得慌,反还觉得还不错。

    这女妖,气质上也与别的妖怪有点不太一样,苏子籍盯着她看,她纤细白皙的手指,分明在比划着两个字。

    某一瞬间,她望向他的神情,让苏子籍生出了一种熟悉。

    “小心?”她是在提醒自己小心?

    认出了这两个字,苏子籍心里就更觉微妙了,龙目中所至,就能知道,她是青丘的代表,一只大狐狸。

    “是青丘的丘主,这代的族长,也是孤的重臣。”

    和人间一样,一些重要的妖族,都是有着册封,青丘本是伯,因着和魏世祖的特殊关系,晋成侯。

    但转眼,少女的神色就冷淡下来,她与望过来的苏子籍目光对碰,似乎有点奇怪自己动作,有点茫然放下了手,上前几步,对苏子籍恭敬提醒:“龙君,现在吉时已到了,是否要开始降雨?”

    别的妖怪随她的开口,也齐齐望向了苏子籍。

    苏子籍话到口,想到刚才少女给自己比划的“小心”二字,没有立刻答应。

    “你们暂退,孤自会考虑。”

    说着,竟要步下这高台。

    这明显就是嘴上说着考虑,实际上不打算按照催促进行降雨了。

    见他真的步下高台,朝着殿中走去,与大魏有着勾结的妖怪,顿时面上闪过焦急之色。

    它跟了上去,不甘心劝说:“龙君,民情似火,且大魏的余王,奉圣命也在岸上督促此事,他是十一皇子,更是亲封的王爷,将他意见直接否了,这是否不太好?”

    “……”

    “一条黑蟒精。”苏子籍一步步走回到殿中,一回身直接坐在高高椅上,转而居高临下看着跟进来的这些妖怪。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台下分列两侧站立的妖怪的各种各样神情,与传承之境一样,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但与那次又有着区别是,上次他在龙君的体内,大多数的时只是看着,而这一次,他却实际掌控着这具身体。

    “是自己蟠龙心法提高了,还是分到了些权限?”

    听着黑蟒精喋喋不休劝着自己接受大魏皇子的要求,立刻就启动大阵降雨,苏子籍只是表情微沉坐着淡淡听着,不做任何回应。

    许是他的这种态度,让黑蟒精焦躁了起来,见龙君没有回应,这个妖怪竟然说出了在它这个身份地位本不该说出的话,他看似规劝说:“龙君,余王是皇子,代表着的可是大魏朝廷,若无视他的意见,恐怕会引来大魏朝廷的责难。”

    “再者,不履行责任,怕会有反噬,您不会不知。”

    那可真是抱歉了,自己还真是不知道,苏子籍在上面听着这话,忍不住想。

    虽然自己不是龙君,暂时也没有接收到记忆可以给自己解惑,让自己弄清现在是怎么一回事,但苏子籍已做了官,人类官场上的那些老油子小吏,哪个不是比普通妖怪演技更好,更难缠?

    从祁弘新处又得到了多年为官经验,在这种场合,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重点,就是在殿中一个劲鼓动龙君立刻降雨的黑蟒精,没存好心。

    “太过热烈了,似乎它不是龙廷的臣子,而是魏朝的臣子。”

    “刚才大狐狸示警不虚。”

    也许对原本的龙君来说,这妖怪是亲信,在这种情况下,纵然有一些急迫,也是出于对龙宫担心,是怕龙君的行为得罪了大魏的皇子,获罪大魏朝廷。

    但对苏子籍来说,这黑蟒精可就没什么特殊了,自然就立刻起了疑心。

    “此事孤已知道,你们都且退下吧,让孤再考虑一下。”苏子籍说着,随即一挥手,依旧令妖怪退下。

    再不甘心,在这样情况下,黑蟒精也只能闭上嘴巴,讪讪退了下去。

    “怎么回事?”没有达成目的而焦虑的黑蟒精,走在外面,看似平静的外表下是烦躁不已的心情,它看了一眼一同退出来这些同僚,又忍不住回首看了一眼,暴戾之气,已快要透过眉眼溢出来了。

    眼看着就要计划成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君为什么态度变了?

    之前不是还打算答应下来?是什么让龙君的态度产生了变化?身龙君的得力下属,有什么事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这种感觉实在算不上好,他一时有些拿不准主意,要不要将这件事及时汇报给岸上的余王知道。

    宫殿内,将人都驱赶出去了的苏子籍,单手撑着脸,倚靠在高椅上,闭上眸,一动不动。

    身上的冕服层层叠叠裹在身上,脑袋上顶着也有些发沉,给苏子籍带来感觉,其实并不怎么舒服。

    但此时的苏子籍,也顾不上这些了,一股记忆,就在他责令那些妖怪退下时,姗姗来迟,终于传了过来。

    这就像是他做一个正确的选项,才给了一个奖励一样,消化着这段记忆,苏子籍对自己现在处境,有了一个大致判断。

    “看来,刚才没有答应立刻降雨一事是对的。”

    “从这段记忆来看,现在魏世祖已驾崩,继位的皇帝只当了三年,再继位的隆安皇帝,年号已二十三年。”

    “粗略的历史上,曾经大旱的一年,朝廷专门派人负责求雨,但在朝廷的旨意里,并没有提到具体时辰,只提到了希望在近日能降雨。”

    “身为余王的大魏十一皇子负责此事,现在正在岸上的祭台上督促降雨,这本来很正常的一件事,他负责祭祀,龙君负责降雨,但偏偏这件事落在十一皇子的手里,却忽然被催得紧了。”

    “日期方面,不仅提前了,且还规定了具体时辰。”

    “按照记忆,龙君虽有点生气,以为这是余王年轻气盛,想彪显自己权威,也就罢了,给予了配合。”

    “虽下面记忆没有了,但想必是失败了。”</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