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目前的局面是,除了杜邱外,只有“狼吻”的主使者可能知道水晶枕的用途。

    之所以用“可能”二字,是杜邱觉得没那么巧别人正好用水晶枕连续睡觉做梦近一个月。

    杜邱倾向于那个主使者是由于别的原因,才对水晶枕如此重视,愿意一而再再而三地派人来夺取。

    而且,这个主使者是最近几个月才出现的,以前应该不知道水晶枕,否则哪里轮得到老爸获得这个水晶枕呢。

    但不管怎样,对方并没有因为上一次搜索过秦韵家,就将秦韵排除在外。

    自己孤家寡人一个,东西又是在自己手里,若是让对方一次次骚扰秦韵和张鸣柳她们,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啊。

    自己是不怕的,但秦韵她们大大小小三个女的,若真有个好歹,可不是开玩笑的。

    没看警匪片里,警察永远都是尘埃落定的时候才姗姗来迟吗?

    想到这里,杜邱开始琢磨,该怎么进行防范呢?

    难道请保镖24小时跟着?咱也没那个钱烧啊。

    一番思索之后,杜邱一拍大腿,“我真是傻了,只要把东西在我这的消息透露出去,那‘狼吻’的后续人员肯定找我啊。

    反正他们总会找到我头上,不如让他们直接找来,我还能设圈套将他们抓获了。”

    杜邱想了想,拿起手机拨了唐文海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就在杜邱醒悟到时间很晚了,估计唐叔应该是睡了,准备挂断时,电话通了。

    “小邱,这么晚找我什么事?”唐文海的声音有些沙,显然是被自己吵醒了。

    “唐叔,抱歉,我没看时间。”

    “有事快说!”唐文海看来还是有些恼火的,他最近有些失眠,好不容易才睡着,被杜邱的电话给吵醒了。

    “我想问问,那个‘狼吻’雇佣兵是不是按刑事犯罪处理?”

    “是啊,怎么了?”

    “那能不能在审讯他们时,装作无意把东西在我这里的消息透露给他们?”

    “你小子想干啥?”唐文海顿时有些清醒了,急问道。

    “我担心他们后续还来找张鸣柳她们姑嫂的麻烦,想着干脆把火引到我身上,这样她们就安全了。”

    “我说,那张鸣柳不是你的前女友吗?你还对人家这么好?”

    “这不是情况特殊嘛,涉及人身安全的问题,我总不能置之不理啊,那还是人吗?今晚秦韵就出状况了,苏剑鸣这会还在头疼呢。”

    “哦,有情况了?那你自己要有分寸,我可是已经帮你保媒了,你小子别藕断丝连,让我难做。”

    杜邱一脸懵逼,问道:“你保了哪家的媒?”

    “还能哪家,你不是看上人家宁警官了吗?我舍了这老脸,把你夸得天上少有,地下全无的,你要是整幺蛾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等等,你真去和宁警官说了?”

    杜邱万万没想到,那天和唐叔开玩笑,原本是想挤兑唐叔才挖的坑,没想到他还真跳下去了。

    唐叔啊唐叔,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我傻啊,我去和宁警官说!”

    “哦,没说呢,那就好,那就好……”杜邱不由地擦擦额头冷汗。

    “好个屁!我和她的领导说了!她领导也和她说过了!”

    “啥?还能这么玩?”杜邱以手加额,彻底无语了。

    “废话,我代表你的长辈,她领导代表她的长辈,我们两个长辈先达成共识,才能把你俩往一块凑啊!”

    “不对啊,您代表我的长辈是没错,可宁警官难道也没至亲长辈了,需要她领导来代表?”

    “宁警官的父亲不在国内,她领导能代表!”

    杜邱忽然想起给唐文海打电话的初衷,这话题怎么跑偏那么远。

    “唐叔,先别扯这个。我刚才的提议,您觉得可行不?”

    “欲盖弥彰!你这么干,人家能信吗?说不定就弄巧成拙了。”

    “哦,也对。那我可以在网上发个求问贴,然后把那个水晶照片放上去,那就绝对成萤火虫了。”

    “行了,萤火虫,我要睡了。你自己慢慢想!”

    “唐叔火气好大哦。”

    听着话筒中传来的嘟嘟声,杜邱感慨了一声。

    右手习惯性地按揉着太阳穴,想着自己暴露水晶枕,吸引“狼吻”注意的方法。

    谁想到,前阵子自己还想着隐藏,这就转变成自我暴露了,果然是风水轮流转啊。

    幸好自己当时弄了个假货,等“狼吻”的人找上门来,可以用它先糊弄糊弄他们。

    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自己今晚在梦境中最好再搜寻一番,看看有没有涉及水晶枕的信息。

    杜邱不清楚唆使三个女人的男子是否就是“狼吻”的人,但是既然他能通过网络找到三个群演,想必是会上网的。

    他当即在电脑上操作起来,在魔都本地的几个论坛上,发了求助帖,并把上回拍的照片选了一张附上。

    帖子是新手求助,玛雅文明是否会有这种水晶制品流传于世?

    刚刚发出,就被许多人嘲笑。

    “楼主想钱想疯了,鉴定完毕。”

    “楼主大概是受玛雅水晶头骨的影响,傻了。”

    “这水晶立方体要不是现代制品,我直播日五档电风扇!”

    ……

    反正全都是喷他的,没一个认为水晶制品会是玛雅文明传承下来的。

    哈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要“狼吻”的人看到,自然就会来找自己了。

    杜邱发完贴子,又在电脑上查看警戒网,画面中没有任何异常情况,他关了显示器准备休息。

    手机微信消息的声音响起。

    杜邱拿起来一看,是张鸣柳的。

    【两只黄鹂】:睡了吗?今天谢谢你帮我嫂子解围了。

    【梦游星海】:公司正巧今晚在那聚会,拔刀相助是必须的。

    【两只黄鹂】:你公司最近情况不错吗?我听嫂子说,她想跳槽到你那里。

    【梦游星海】:刚起步,今天开始给天奇供货,说起来还要谢谢你。

    【两只黄鹂】:好啊,我等着你来谢我!

    杜邱一呆,自己就客套一句,这张鸣柳还打蛇随棍上了。

    不过,感觉她怎么对秦韵晚上的事情没什么大反应?

    莫非秦韵没有对她说实话,那自己可不能说漏嘴了。

    再说了,刚被唐叔告诫,不能和人藕断丝连的,那还是少说为妙。

    【梦游星海】:困了,晚安。

    【两只黄鹂】:(问号表情)你原来不是习惯晚睡吗?

    【梦游星海】:改了

    【两只黄鹂】:那你怎么搞研究啊?

    杜邱不再回复了,这一来一去,没个完了。

    正要关机,微信又来信息了。

    一看,居然是宁双双的。</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