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打通那扇门 > 第二十五节 他是个渣男
    江晓涵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弟弟带给自己的那些室友们看,毕竟在一起几个月了,也早已洞悉了她们色女的本质,如果让她们看到了,肯定会被吃的渣子都不剩,可真不巧,刚带着弟弟走进食堂,就遇到了她们。

    “天啊,晓涵,这你男朋友?”三位女生中,一位长得小巧可爱的女生,宋敏,见到江晓涵她们过来,惊讶地问着。

    “好了小敏。”瞥了眼一旁弟弟那愣然的神情,江晓涵翻了个白眼,说着,“别瞎说,这是我弟弟,江晨羽,这位几位是我的室友,宋敏、张若巧、王丹晨,你都唤姐姐就行。”

    “姐姐们好。”江晨羽礼貌的向她们一一打着招呼,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们寝室的女生普遍颜值都很高。

    “啊,江晓涵,你过分了哈,有个这么帅的弟弟竟然还不带给我们看看,还偷偷摸摸地跑到这里吃饭,怎么,怕我们拐跑了。”一听说只是江晓涵的弟弟,宋敏立马眼睛一亮,再也不避讳,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直盯着江晨羽,而一旁的张若巧跟王丹晨也微笑着看着她胡闹。

    “我是怕你们被我弟弟拐跑了。”江晓涵回应着,赶忙转头对着弟弟冷漠地说着,“你自己去打饭吧,喜欢什么就选些什么。”

    “恩,好的。”江晨羽点了点头,拿着饭卡走了过去。

    “哪有你这样做姐姐的,人家大老远过来看你,你却让人家自己打饭,我要是有这样个弟弟,我天天不用他动手,亲自喂他。”宋敏一副瞧不上她的样子说着。

    “呵呵,你要真有个弟弟,早就烦的让他有多远就滚多远。”江晓涵不屑的说着。

    “怎么会啊,看你弟弟那样帅气可爱。”

    “那只是表面,他现在已经转学到天海中学了,知道为什么转过来了吗?”

    “为什么啊?不舍得姐姐?”

    “哼,怎么可能,他是在我们那待不下去了,在学校里同时搞大了两个女生的肚子,人家家长差点要吃了他。”江晓涵信誓旦旦地说着,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弟,也不得不牺牲他的名誉了,有时候想想,江晓涵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弟控。

    “天啊,不会吧。”这次不但是宋敏,张若巧跟王丹晨也一副惊讶地看着她。

    “怎么不会,所以说,我是在保护你们,小心别被我弟弟给骗了。”

    脚踏两只船,还搞大人家的肚子,还始乱终弃,这真的是标准的渣男,还是最渣的那种,三个女生看向江晨羽的眼光终于是变了,充满了鄙视、不屑。

    江晨羽回来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们望向自己的嫌弃的目光,莫名其妙的被赶到另一张桌,莫名其妙的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吃完了午饭。

    -----------------------------------------------------

    h国fs市,一间星级酒店餐厅,各国的参赛选手正聚在一起用餐,每个国家都是泾渭分明的单独的一桌,彼此间虽然相互的友善地打着招呼,但总归是竞争对手,每个国家都铆足了劲准备冲击着比赛的第一名。

    张海洋有些无聊的左右看了看依然连吃饭的时间都不放过用功的同学,看了看对面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程芸芸,又看了看一副压力重重样子的带队老师,张海洋无趣的拿出手机,偷偷摸摸的玩了起来。

    微信突然间地提示了一声,张海洋本不想理会,看了眼却是自己表姐的,怕是要给自己鼓励的红包吧,忙打了开来,却是仅一会,就“啊!”的一声惊呼起来。

    “干什么大惊小怪的?”一旁的带队老师陈刚不悦的说着。

    “老师,我刚听说江晨羽不是因为阑尾炎手术住的院,是因为被歹徒捅了几刀才住的院。”张海洋惊讶地说着。

    显然这属于个非常劲爆的消息,所有人都吃惊地抬起头,即便是程芸芸也不例外。

    “别瞎说,江晨羽就是阑尾炎手术,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陈刚一愣,不悦地说着,见张海洋不服气还要反驳,忙严厉地瞪了他一眼,说着,“都赶紧吃,吃完了就多复习,明天就要正式比赛了。”

    慑于老师的淫威,大家也不敢再谈论什么,吃完饭也都三三两两的回到了宿舍,张海洋刚要准备进门,却是被身后的程芸芸喊住了。

    “张海洋,你刚说的是真的吗?”

    “啊,程......程同学,当然啊,我表姐就在医院,小羽就是我表姐照看的。”一见竟然是程芸芸喊住了自己,张海洋既紧张又兴奋地说着。

    “你能说下详情吗?”程芸芸迟疑了下,就开始关切地问着。

    “好......好啊,我表姐说小羽是在林荫新路那被三个歹徒捅伤的,腹部中了四刀,其中一刀伤到了脾脏,我表姐说幸亏被人发现的早,要不再晚五分钟,就会失血过多死亡的。”张海洋一脸后怕地说着。

    “那,你知道是那天的事情吗?”程芸芸一脸苍白地问着。

    “是十八号晚上吧。”

    “十八号啊。”程芸芸听了只觉得身体没来由地一软,心中惊疑不定,却是立即又站直身体,头也不回的往自己房间跑去。

    “妈妈!”一回到房间,程芸芸一刻不停地就拨打了自己母亲的电话。

    “芸芸,怎么了?有事吗?”电话那边,尹清涵不急不缓的温婉声音传来。

    “妈妈,江晨羽十八号那天过来给我补习,晚上你没派车送他吗?”程芸芸焦急地问着。

    “怎么突然想起这件事?”尹清涵迟疑了一下,皱着眉头问着。

    “妈妈你先别问,先告诉我有没有派车送他?”

    “那天老陈有事,我开车送的他,怎么了?”尹清涵依然清淡地说着。

    “那你送到了吗?我是问你把他送到家了吗?”

    “没有,他让我在林荫新路那放他下来,怎么?江晨羽跟你说了什么了吗?”尹清涵声音渐渐转冷。

    “妈妈,你为什么不把他送回家啊,你知道吗?江晨羽在那被几个歹徒抢劫,被他们捅了几刀呢。”见真的是那天因为家里的缘故造成的江晨羽的受伤,程芸芸痛苦的说着。

    “哼!这些江晨羽跟你说的?”尹清涵冷笑着,却是神情更加的冰冷,她没想过那个男孩自己的事情暴露,却仍不死心,主义打到自己女儿头上了。

    “不是,是我同学的表姐在医院当护士,她说的,她还说江晨羽他腹部中了四刀,其中一刀伤到了脾脏,他表姐说幸亏被人发现的早,要不再晚五分钟,就会失血过多死亡的。”

    “妈妈?”

    “妈妈?”

    “妈妈?你在听吗?”

    程芸芸生气的问着,她不明白明明是她妈妈的过错,非但不表示下关心,还要这样冷嘲热讽地语气说着,她却不知,电话那边的尹清涵却是愣愣地好久都没有说话,一脸的震惊、不信、惊疑、懊悔......

    好半响才声音沙哑地说着,“芸芸,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你别管了,专心比赛吧。”说完,不待程芸芸回话,尹清涵直接挂上了手机。

    “夫人,您没事吧?”看着尹清涵挂上电话那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身影,一旁的李贤紧张地问着。

    “没......没事,阿贤......你去医院查下有没有江晨羽的住院记录,要详细的情况。”尹清涵抚了抚自己的额头痛苦地说着,如果自己女儿说的一切都是实情,如果那天的事情真的仅是一场意外,而不是他刻意安排的,那自己几乎是直接地害了一个孩子的命,还是拼命为了救自己的孩子的命。

    “好的夫人。”</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