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日请长缨 > 第四十六章 临一机也是临河市的企业
    “你们就是这个要求?”吕正洪问道。

    唐子风用手一指人群,说:“是他们的要求,不是我的。吕市长别弄错了。”

    “那你们搜集魏行长的黑材料,又是为了什么?”

    “杀鸡儆猴罗……”

    “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算过分吧?你没发现我们的传单上没有留举报电话吗?”

    “……”

    吕正洪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看到的那张征集线索的传单上,的确是没有留下任何联络信息。也就是说,即便真的有人想举报魏永林的黑材料,也不知道上哪举报去,更别说拿到什么举报的报酬了。换句话说,唐子风他们到目前为止的举措,都还只是虚张声势,并没有真的要把老魏整死的意思。

    可是,这回不留电话,不意味着下回也不留啊。唐子风通过这种方式,展示了自己所拥有的核武器,这就由不得老魏以及其他银行的行长们不胆战心惊了。核武器的威力,是它还竖在发射架上的时候最能体现出来的,一旦发射出去了,大家反而不怕了。

    这个小年轻,实在是太歹毒了!

    “你知不知道,你们这种做法,会给临河市带来多大的被动?”吕正洪气恼地说。

    唐子风耸耸肩:“临河市怎么被动,和我们有关系吗?”

    “怎么会没关系,你们不是临河市的企业吗?”吕正洪脱口而出。

    唐子风看着吕正洪,嘿嘿冷笑:“吕市长,从昨天到今天,你终于说了一句人话了。”

    “你……”吕正洪胸都快气炸了,掂量了一下自己与对方的武力值差异,他终于克制住了要和对方互殴的冲动,黑着脸问道:“什么话?”

    “我们临一机也是临河市的企业。”

    “这……”

    “昨天周厂长带着我去向你求援,你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我们自己去和魏永林那个老王八蛋谈。他明明知道你们市政府对这件事是在袖手旁观,怎么还可能会答应我们的要求?事实上,如果你在当时能够意识到临一机也是临河市的企业,你就不会是那种态度。只要你真心地表现出愿意帮助我们脱困的意图,一个小小的魏永林敢炸刺吗?”

    “银行是垂直管理的,市里也不一定……”

    “是吗?”唐子风笑道,“吕市长,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跟我打这种官腔,有意思吗?你如果坚持这个态度,那我只能把你的意思转告给临一机的职工,他们会知道上哪去讨说法的。”

    吕正洪脸色骤变,他瞪着唐子风说:“唐子风,你知道煽动群体事件是什么性质吗?”

    唐子风笑得很无邪:“吕市长,造谣是要有证据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煽动群体事件了?”

    “你别以为自己做得漂亮,别人就查不出来。”

    “欢迎你来查喔。”

    “唐子风,我告诉你,组织的眼睛是雪亮的,没有一级组织能够容忍你的这种行为!”

    “大不了我辞职下海,混上几年不难成为一个百万富翁。但是,吕市长,正如你说的,组织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和魏永林唱的双簧,你以为组织上看不出来?”

    “……”

    吕正洪再次败了。他开始相信,金车那100多万的欠款,的确是唐子风开着歼星舰讨回来的,这是一个对一切都无所畏惧的人,你能拿他怎么办?

    “唐助理,我们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事情,我们还是回到现实来,你说说看,这一次的事情,应当如何收场?”吕正洪妥协了。

    唐子风说:“吕市长,其实昨天周厂长已经向你说过了。我们需要的,只是一点点时间。市里给我们足够的支持,帮助我们度过眼前最困难的阶段,我们很快就能够扭转大幅度亏损的局面,这对于临一机和临河市,都是有极大好处的。

    “临一机的工人能够按时足额领到工资,就消除了一个重大的社会隐患,不会发生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同时,临一机2万多人的消费,对于临河当地经济也是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

    “此外,临一机如果能够全面振兴,必然带动下游相关产业的发展,而这些相关产业都是临河市的企业,能够为临河创造税收和就业。一个大城市,没有几个骨干产业,是不可能繁荣起来的。而要论骨干产业,临河市现在有能够超过临一机的吗?”

    吕正洪不吭声了,他不得不说,唐子风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在此前,临河市也是因为看到临一机经营不善,对它失去了希望,所以才产生出杀鸡取卵的想法。如果临一机真的能够起死回生,无论是2万职工和家属的日常消费,还是一家特大型企业的产业带动能力,对于临河市都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一点。”唐子风乘胜追击,“昨天从市政府回来之后,周厂长和我交流过。他说市政府希望临一机迁址,腾出现有的厂区土地,这种想法他是可以理解的。但迁址的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形下,迁址很可能会带来一些混乱,而临一机现在是经不起这种混乱的。所以周厂长认为,迁址必须等到临一机摆脱危机之后,才能予以考虑。”

    吕正洪点了点头,自己的那点小心思,都被对方看清楚了,再想玩什么花招也没意思了。

    唐子风见对方认栽,口气也就变得更和缓了。他说:“这一次的事情,我们希望是下不为例。请工商支行把我们的款项全部划拨过来,让我们能够给工人发一次工资,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未来我们再收到货款、预付款之类的,包括工商行在内的各家银行都不得截留。”

    吕正洪说:“我会和各家银行的行长沟通一下,尽量保证不出现类似于这一次的事情。不过,魏行长这边……”

    唐子风嘻嘻一笑:“做错了事,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我不会对魏永林下手,但他这个工商支行行长,也别再当下去了,换个地方养老去吧。”

    “没这个必要吧?”吕正洪还在做着努力。

    唐子风说:“我给过他机会的。我让他思考24小时,既然他花了24小时都没明白自己错在哪,这样的智商,怎么适合继续留在行长的位置上呢?”

    “我明白了。”吕正洪也不再争了。他想到,经过这件事,魏永林估计吓破胆了,没准让他继续当行长,他都不敢当下去。再说,几千职工上街这件事,影响非常恶劣,总得有人为之负责。这件事的幕后指使是唐子风,但吕正洪怎么可能让唐子风来背这个锅呢?既然唐子风不背锅,那就只有让魏永林背锅了,给他调动个岗位,让他提前养老去,谅他也没啥话说。

    全部商量停当,吕正洪用手机向高贺做了一个汇报,在得到高贺的认可之后,他又给魏永林打了电话,然后再让唐子风通知宁素云到工商支行去办理手续。

    魏永林的确是被吓怕了,见宁素云的时候,再没有了嚣张的气焰,乖乖地把100多万的款项都划到了临一机的账户上。宁素云与魏永林约定,第二天临一机的出纳会过来提走100万的现金,用于发放工资,魏永林需要提前准备好这些现金。

    前来示威的临一机职工和家属们得到消息,便欢天喜地地打道回厂了,一路上还兴高采烈地议论着今天的事情,好像只是上街看了场戏的样子。

    吕正洪回到市政府,见到市长高贺。高贺告诉他,周衡在省里找了有关领导,反映临一机的经营困难问题。省领导给临河市打了电话,要求临河市要把临一机的脱困当成重要工作列入日程,并要求各部门全力为重点企业保驾护航,不能出现对困难企业雪上加霜的事情。

    省领导的这个指示,为这一次的事件定了性。魏永林因为政策水平不高,不能理解国企解困的意义,被调离了工商支行行长的位置,安排到一个冷门岗位养老去了。魏永林被罢官,的确起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临河市的大小官员谈到临一机都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在大街上发传单搜集黑材料这种事情,实在是具有止小儿夜啼的神奇功效。

    几天后,高贺亲自带着市政府的班子成员前往临一机调研,与临一机的领导班子亲切会谈,畅想美好未来。几个委办局还在临一机现场办公,为临一机解决了拖延已久的几个小问题,也算是表明了一种态度。

    在高贺访问临一机之后,周衡去市政府做了一次回访,对此前唐子风威胁魏永林一事,以及职工去工商行堵门一事,向市政府郑重道歉。对方当然也说了各种客气话,双方一团和气,算是把这些事情都给揭过了。

    经此一事,临一机的新班子正式在临河市政府心目中取得了应有的地位。关于临一机新班子里各位领导的情况,别人不太清楚,吕正洪却是很清楚的,他知道,周衡好歹还是一个讲究人,做事是有一定章法的。但那个厂长助理唐子风完全就是一个愣头青,脑子里没有一点规则意识。这一老一少,一文一武,可真不是好对付的主儿。</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