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日请长缨 > 第二十八章 第三产业是朝阳产业
    临一机的劳动服务公司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50年代成立的家属工厂,其主要职能是安置单职工家庭的家属,让她们能够有点事情做。这里用“她们”而非“他们”是有原因,那就是当年的家属工百分之百都是女性。

    到了80年代初,临一机出现了大批的待业青年,都是职工的子弟。为了安置这些年轻人,临一机把家属工厂扩充成了劳动服务公司,把厂里的许多杂活都交给劳动服务公司去承担,劳动服务公司的人数规模最多时曾达到2000人之多。

    经过十几年时间,原来的待业青年基本上都已经找到了工作,有些是顶替了父母的岗位进厂工作了,有些则是通过考大学、参军等渠道摆脱了待业身份。到现在,劳动服务公司又回到了原来安置职工家属的那个职能,现有家属工800余人,分别在两个家属工厂、几个菜场、商店等单位工作,领取一份家属工工资。

    作为拥有800名职工的一个机构,劳动服务公司也有属于自己的一幢办公楼,虽然只是一幢两层的小楼,但里面经理办公室、会议室、财务室、收发室等一应俱全。唐子风走进办公楼的时候,便有前台气势汹汹地迎上来盘问,待听说他就是厂里新来的厂长助理时,前台大妈的脸迅速由雷暴改为万里无云,一路小跑着给唐子风带路,把他带到了经理张建阳的办公室。

    “唐助理,你来了,快请坐,快请坐。哎呀,唐助理要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这里什么准备都没有。你等着,我这就打电话让小商店送点水果点心过来……”

    张建阳见了唐子风,又是习惯性地一通忙乱,让唐子风哭笑不得。他按住张建阳准备拿电话听筒的手,说道:“老张,你就省省吧。都是同一个厂的人,你需要这样客气吗?让周厂长知道,你是不是打算再背一个处分?”

    此言一出,张建阳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去。他勉强地笑了笑,放弃了打电话的打算,在旁边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对唐子风说道:“唐助理,你看……我老张干了十多年办公室工作,啥本事也没有,也就只会侍候人了。你不知道厂里的职工背地里是怎么叫我的。”

    “怎么叫?”唐子风好奇地问。

    “他们叫我小张子。”

    “小张子,哈哈哈……,呃,这些人怎么能这样呢!”唐子风听懂了这个梗,正欲大笑一通,又觉得不妥,只能硬生生地把笑声掐断,换成了一副义愤的嘴脸。

    张建阳却是不在意,这种带着一些污辱性的称呼,第一次听的时候自然是让人很生气的,但听多了也就麻木了。他自嘲地笑笑,说:“唉,在厂办呆着,本来就是干这种活的,职工们这样称呼我也没错。可是,唉……”

    他原本想发两句牢骚,转念一想,唐子风是周衡带来的人,他在唐子风面前发牢骚有什么用,说不定这些话传到周衡耳朵里去,自己又得遭受无妄之灾。他和唐子风还没有熟到能够发牢骚的程度,卖卖惨倒是可以的。

    唐子风知道张建阳那一声叹息里包含的意思,他说:“老张,这一次的事情,周厂长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你还是要理解吧。”

    “我当然理解。厂子这样不景气,群众怨言很大,周厂长借处分我来平息怨言,也是应该的。”张建阳赶紧表白。

    唐子风又说:“不过,老张,你知道为什么周厂长要安排你到劳动服务公司来当经理吗?”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张建阳答道。在他想来,周衡打发他到劳动服务公司来,不过就是一种处罚手段罢了,因为劳动服务公司相比厂办来说,是一条彻头彻尾的冷板凳。把他安置到劳动服务公司,就相当于把一个太监打入冷宫,或者说是打发一个宫女去守陵,……呃,好像哪有点不对,但意思肯定是如此的。可现在听唐子风专门提起此事,莫非周衡此举还有其他的意思?

    唐子风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在沙发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着,悠悠地说:“我就知道你不清楚,所以你是不是对周厂长的安排还有一些怨言啊?”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有怨言呢?”张建阳连声否认。

    “是不敢有,还是没有?”

    “就是没有!”

    “一点点都没有?”

    “没有!”

    “没关系的,有一点点意见也是应该的嘛……”

    “呃……”张建阳实在是服了唐子风了。这种事情,搁在谁身上能没有点怨言?你这样追着人问,真的有意思吗?可让唐子风逼到这个程度,他觉得自己再否认下去也没意思了,于是避重就轻地说:“唐助理一定要这样问,我只能说我有一点点不理解,怨言是肯定没有的。厂领导的决策,肯定有厂领导的用意,我做下属的,怎么能质疑领导的决定呢?”

    唐子风点点头,说:“嗯,老张你这样说就对了。我今天过来,就是来向你解释一下周厂长的用意的。其实,周厂长把你安排到劳动服务公司来当经理,并不是为了处分你,而是为了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能够出人头地。”

    “机会?”张建阳这回是真的有些吃惊了,他吃不准唐子风此言是在安慰他,还是别的。从厂办贬到劳服公司,这是离机会越来越远了好不好?怎么唐子风反而说是给了自己机会呢?

    唐子风说:“老张,你和周厂长过去就认识,而且还比较熟,是不是?”

    “是。”张建阳点头说。

    “那个时候周厂长就非常欣赏你的才能,是不是这样?”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那没关系,现在你不就知道了吗?”唐子风霸道地说,“这一回,周厂长和我在京城出发之前,就跟我说过,临一机有一位非常能干的年轻干部,本来是可以发挥很大作用的,可惜临一机的原领导缺乏眼光,把这样一个能干的干部放到厂办,成天干些侍候人的工作,生生把人给用废了。”

    “周厂长说的……不会是我吧?”张建阳有些不敢相信了。他在脑子里飞快地回忆着自己以往与周衡打交道的过程,隐约觉得周衡似乎是夸奖过他的,是不是还说了诸如“小张很能干”这样的话呢?对了对了,有一回周衡来临一机检查工作,是他张建阳全程陪同的,那一回,他的表现还是非常不错的,周衡是不是就在那一回发现了自己的才能呢?

    yy这种事情,是很容易进入自循环的。唐子风几句话,就让张建阳进入了一种自我麻醉的状态,越琢磨越觉得唐子风说的是实情。自己原本就是才华横溢,周衡这么睿智、这么有眼光的人,怎么能看不到自己的才华呢?周衡在出京之前还专门向唐子风提起过自己,这说明自己在周衡心目中的地位远胜于其他人,那么,这一回周衡把自己贬到劳服公司来,莫非真的是存着给自己机会的意思?

    看着张建阳的脸色由阴晴不定逐渐转向阳光明媚,唐子风放心了:这位大兄弟已经被忽悠瘸了,进入了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自己往下再说什么,就由不得他不信了。

    唐子风有一点没有说错,那就是周衡的确与唐子风聊过张建阳这个人,但不是在京城,而是到了临河之后。周衡对张建阳的评价是认为此人大事糊涂,小事明白,在与人打交道方面比较活络,还是有可用之处的。唐子风当然不会把这个评价原样说给张建阳听,适当地粉饰一下,让老张陷入迷之自信,还是非常必要的。

    “所以啊……周厂长就借着给你处分的名义,把你从厂办调出来,安排到劳服公司来了。”唐子风用总结式的口吻说道。

    “可我还是不明白。”张建阳这回是诚心诚意地求教了,“唐助理,周厂长让我到劳服公司来,我能做什么呢?劳服公司不过就是一个安置家属的服务部门,我在这能干出什么成绩呢?”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唐子风说,“劳服公司是个大有作为的地方啊。我问你,21世纪最有前途的朝阳产业是哪个?”

    “不知道。”张建阳摇摇头。要说起来,这些年专家说过的朝阳产业还真是不少,一会是什么高科技产业,一会是什么节能环保产业,还有生物科技、信息高速公路啥的,把他弄得有点晕。唐子风乍一这样问,他还真不知道唐子风的意思是什么。

    唐子风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态度,说道:“是第三产业啊!你没学过中央文件吗?”

    张建阳愣愣地点着头,印象中似乎某份文件里的确有这样的提法。眼前这位唐助理是名校的高材生,又是部里派来的,想必对中央文件理解更深刻,那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唐子风继续说:“啥叫第三产业?简单说,就是服务业。咱们临一机属于第二产业,落伍了,所以就亏损了。但劳动服务公司不是这样,劳动服务公司是第三产业,所以就是朝阳产业,大有可为。周厂长撤了你厂办副主任的职务,没有让你下车间去,而是让你到劳动服务公司来当一把手,你还不理解周厂长的用意吗?”

    “原来是这样?”张建阳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内心却在嘀咕:整个临一机都是落伍产业,只有劳服公司是朝阳产业,这事怎么透着那么不可信啊。</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