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日请长缨 > 第二十六章 张建阳的道德绑架
    在一刹那间,唐子风有一种想扔了行李夺路而逃的冲动,幸好矜持心理占了上风,他才没做出这样过激的举动。他现在还不能确定房间里的人就是杀手,如果自己高喊着“救命”跑出去,带十几名壮汉回来,却发现屋里只有一只耗子,那么自己的脸面何在呢?

    应当不是坏人吧?如果是坏人,这个时候就应当举着十八米长的大刀冲出来了。还有,认真听听,屋里的那人似乎正在看书,隔半分钟就翻一页书,显然看得还挺认真的。会这样看书的人,应当不会是坏人吧?

    唐子风给自己壮着胆,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北卧的门边,探头一看,不由吁了口长气。只见在北卧的窗口,有一位瘦弱的小姑娘正背对着门席地而坐,手里捧着一本书看得入神。刚才唐子风进门的时候也是有些动静的,这女孩愣是没有注意到。

    “嗨!”

    唐子风决定向对方打个招呼了。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女孩会出现在他的房间里,但目测对方应当不是宋福来派的杀手,自从初尘姐姐退隐江湖之后,好像江湖上就没有女杀手的传说了吧?

    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问候,那小女孩发出“呀”的一声尖叫,像是装了弹簧一样从地上蹦了起来。唐子风叫她的时候,她还是背对着唐子风的,但当她站立起来之后,却已经变成面对着唐子风了,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完成了这个复杂的空中转体180度。

    唐子风这回看清楚了,这是一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留着短发,脸尖尖的,衬得眼睛显得很大。她上身穿着一件用厂里的工作服改的上衣,下身穿着镶了白边的浅蓝色运动裤,一看就是中学校服的款式,怎么看怎么显得丑。她手里还握着那本书,脸上满是惊恐之色,直愣愣地看着唐子风,一时竟忘了说话。

    “我说……你尖叫什么?难道不应当是我尖叫才对吗?对了,我都忘了尖叫了,呀——”

    唐子风笑呵呵地说道,最后还捏着嗓子模仿了一下尖叫的样子,不过音量稍稍控制了一下,他可不想让邻居以为他家里招狼了。

    “噗!”女孩被唐子风的表演给逗乐了,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她赶紧伸手去捂嘴,以掩饰自己的失态,先前那种因惊恐而木讷的感觉倒是一下子就消失殆尽了。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房间里?”

    唐子风用尽量温和的语气问道。他可以相信,对方肯定不是贼,贼是不会呆在房间里看书的。既然不是贼,那就不便对人家凶神恶煞了。这小姑娘比自己的妹妹还小,自己千万别把人家吓着了。

    “您是唐叔叔吧?我叫于晓惠,是劳动服务公司的张经理安排我来帮你做家务的。”

    小姑娘在度过了最初的慌乱之后,用清脆的声音向唐子风说道。

    “张经理?你说的是张建阳?”唐子风问。

    于晓惠点了点头。

    “他为什么要让你来给我做家务啊?”唐子风又问。

    于晓惠摇了摇头,显然这并不是她能回答上来的问题。

    “呃……那么,他让你来帮我做家务,你会做什么家务呢?”唐子风换了一个问题。

    这一回,于晓惠回答得很利索:“我什么都会。张经理让我帮你打扫卫生,收拾房间,洗衣服,买菜,做饭,洗锅碗……,反正,张经理说了,你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需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唐子风下意识地想到了一些话,不过没到嘴边又赶紧咽了回去。

    禽兽啊,人家还是个孩子好不好!又不是包娜娜那种没皮没脸的腐女,你往那种儿童不宜的地方联想,不觉得可耻吗?

    “你多大了?”唐子风问。

    “14岁。”于晓惠答。

    果然还是儿童……

    唐子风皱了皱眉头,说:“那不就是童工吗?这个张建阳,怎么会安排你来给我做家务呢?”

    于晓惠又不吭声了,这个问题似乎也不是她有资格回答的。

    唐子风也没指望于晓惠来回答这样的问题。他走进自己的卧室,从写字台上拿起电话,拨通了劳动服务公司的经理办公室:

    “喂,是张经理吗,我是唐子风。”

    “哦哦,是唐助理啊,听说你回来了,吃饭没有,如果没吃饭的话,我让人给你送去?”

    电话那头的张建阳颇为热情。这么一会工夫,他非但听说了唐子风回来的消息,还知道厂务会安排了唐子风分管劳动服务公司,成了他的顶头上司。他心里虽然不服,但态度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的,必须显得十分殷勤才是。

    唐子风说:“我刚从周厂长那里出来,还没来得及吃饭,派人送饭就免了,我一会自己去食堂打饭就好了。对了,老张,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要问一下,你是不是安排了一个小姑娘来给我做家务?”

    “是的是的,她叫于晓惠,是车工车间工人于可新家的大女儿,现在在厂子弟中学读初中。我打听过了,她在学校里成绩很不错,年年都是三好学生……”张建阳像报简历地一样地介绍道。

    “老张,跑题了。”唐子风哭笑不得。他知道张建阳强调于晓惠是三好学生的目的在于证明他挑选的人是可靠的,至少不会手脚不干净啥的,让唐子风放心。但问题在于,唐子风关心的并不是这个啊。

    “老张,我说你真是没汲取教训啊。周厂长反复强调不要给领导搞特殊化,你怎么悄无声息地就给我安排了一个保姆?这符合规定吗?”唐子风压低了声音说。他不确定于晓惠现在在什么地方,这些话显然不适合当于晓惠听见。

    电话那头的张建阳同样压低了声音,说道:“唐助理,你别误会。你和周厂长,还有秦总工、宁总他们,都是一个人过来的,生活上肯定非常不方便。给你们安排一个保姆,平常帮着打扫打扫卫生,洗洗衣服啥的,算不上什么特殊化,这也是符合规定的。”

    “符合个……”唐子风好不容易咽回去一个脏字,接着说道:“是不是符合规定,咱们回头再说。你给我安排一个这么小的保姆是什么意思,这算童工好不好,是违反劳动法的?”

    “不会吧?”张建阳有些愕然,劳动法有这样的规定吗?他解释道:“唐助理,关于这个情况,我要跟你解释一下。这个于晓惠,年龄是小了一点,但做家务是没问题的,手脚很麻利,做饭做得也不错。我跟唐助理说句实在话吧,我其实是有意把她安排到唐助理你那里去的。因为我觉得唐助理你是个有包容心的人,有些话我不敢跟其他人讲,我只敢跟你讲。”

    “嗯嗯,老张,你讲讲吧。”唐子风被张建阳发了一张好人卡,也不便再吹胡子瞪眼了,他决定听听张建阳的解释再说。

    张建阳说:“这个于晓惠,我刚才跟唐助理说了,她是车工车间工人于可新的大女儿。于可新是个老病秧子,很早就办了病休,每个月只能拿一半工资,这两年厂子效益不好,他连这点工资都拿不到了。他老婆是个家属工,也赚不了几个钱。老于生病,还得吃点营养,所以家里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我和老于过去也是好朋友,看到这个情况,能不帮他一把吗?”

    “所以你就安排他女儿到劳动服务公司来当保姆?”唐子风有些明白了。

    张建阳说:“就她这个岁数,又瘦得像只小鸡崽似的,除了能做点家务,还能做个啥?我过去在厂办的时候,就给她安排过了,让她课余时间就到劳动服务公司帮帮忙,随便做点事情,能赚几块钱也算是补贴一下家里,是不是?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我安排她到你这里做做家务,一天来两三个小时,也不会太累。你唐助理又是一个和善的人,相信也不会欺负她,你说是不是?”

    “好吧,你赢了。”唐子风挂断了电话。

    张建阳给出的理由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唐子风想不让于晓惠留下都不可能。这是一个贫寒家庭的姑娘,就指望着帮他做点家务赚点劳务费。如果他把于晓惠赶走,那么张建阳要么安排她去给其他厂领导家里当钟点工,要么就只能让她回家去呆着,她的收入也就没有了。面对这种情况,唐子风还能怎么办呢?

    要说起来,张建阳的这一手就属于道德绑架了。唐子风同情于晓惠,就只能接受于晓惠给他当保姆,而这样一来,所谓避免特殊化照顾之类的规定,也就被打破了。唐子风也想过不能上了张建阳的当,但这毕竟是大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何必让于晓惠这样一个小姑娘来承担后果吗?

    唐子风给张建阳打电话的时候,于晓惠已经来到了他的卧室门外,站在那里忐忑地等着唐子风对自己的最后判决。唐子风放下电话,扭头看见于晓惠,对方那瘦瘦弱弱的身材让唐子风终于放弃了打发她离开的念头。他在写字台前坐下,用手指了指对面的一把椅子,说道:“进来吧,坐下,我有话问你。”</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