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日请长缨 > 第十章 坦白从宽
    关于要不要向周衡坦白自己的身家这件事,唐子风已经想过很长时间了。刚才张建阳在他房间里送给他一部时下价值不菲的西门子手机,还表示手机费是由厂里全部报销的,唐子风便意识到,自己再也不能在周衡面前藏富了,因为临一机所能提供的诱惑实在是太多,自己已经处于瓜田李下的境地了。

    唐子风通过攒书赚了十多万,这些钱不可能全都存在银行里收利息,他是肯定要拿出一些来改善自己的生活的。最起码,他父母还在农村地里刨生活,一年到头苦哈哈地挣不到一千块钱,他这个当人家便宜儿子的,能不拿出一些钱去补贴家里吗?去年他赚到第一笔钱之后,过年回家就交了一万给父亲,让他拿去翻建家里的房子。他还给全家人都买了新衣服,给父亲买了手表,给妹妹买了自行车。这些花费,以他一个刚参加工作一年多的机关干部的收入,肯定是无法解释的。

    如果他现在还在二局上班,那么自然不会有人去关注他的收入和支出,因为二局是个清水衙门,就算下属企业偶尔会送点“冰敬”、“炭敬”之类的,落到他这个最下层的科员手里,也不过就是几箱苹果、两条羊腿而已,发不了什么大财。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穿得比别人好一点,吃得比别人好一点,也不会有人往贪腐上去联想。原因很简单,他想贪也没机会啊。

    可现在就不同了,他是部里派到临一机来的厂长助理,是有一些权力的。临一机的风气非常坏,樊彩虹、张建阳他们给新来的领导安排福利,可以说是肆无忌惮的。唐子风相信,如果自己向张建阳暗示一点什么,张建阳肯定会马上给他办到。别看临一机财务账本上空空如也,厂办的小金库还是十分殷实的。

    周衡已经看出了这个问题,并且开始严肃地警告唐子风不得随便伸手。这样一来,如果唐子风表现出一点奢侈消费的样子,或者他的存折无意间被人发现,周衡绝对会认为唐子风手脚不干净,以老爷子的脾气,把他送到哪去喝点免费茶水都是完全可能的。

    考虑再三,唐子风决定要先向周衡做一个财产申报,告诉老爷子,自己是个有钱人,不是一般的有钱,而是非常有钱,临一机这点糖衣炮弹是打不垮自己的。他的钱来源正当,经得起审查。周衡也不是刘燕萍那样的碎嘴子,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形下,他是肯定不会把唐子风的事情泄露出去的。

    “……情况就是这样。公司是我同学办的,注册的时候用的是他父亲和我父亲的身份证。他是公司的大股东,我占了一点点股份,主要是因为他要编书,需要我帮他策划。嗯嗯,我那同学上学的时候就不好好学习,专业课学得一塌糊涂,没有我的指点,他是编不出书来的。”

    唐子风把自己与王梓杰合作攒书赚钱的事情半真半假地向周衡做了一个通报,把脏水全都泼到王梓杰身上去了,说自己就是一个五好少年,只是出于给同学帮忙的心理,才参与了这件事,然后收了一点点辛苦费。嗯嗯,的确不多,也就是区区十几万而已。

    “真是后生可畏啊!”

    周衡听完唐子风的叙述,沉默许久,最后才长叹了一声。

    唐子风隐瞒了一些细节,但大体的事情是真实的。周衡甚至还曾在谢天成的办公室里看到过那本《企业管理知识百科》,当时还觉得这本书挺不错的,却没想到居然是出自于唐子风之手。早知如此,是不是可以找唐子风打个折呢……,呃,跑题了。

    唐子风介绍攒书的成本和利润,周衡听得很明白,也知道是实情。照唐子风他们那样的销售方法,一年时间每人赚上十几万是完全可能的。社会上有一个“金点子”就能赚大钱的事情,周衡也知道不少,唐子风的成就,在这个年代并不算是很离奇。

    不过,饶是如此,周衡还是感到了震惊,要知道,他作为一名处长,一年的工资也还不到3000元。唐子风只是业余时间干了点私活,一年就赚了十几万,这还了得?

    咦,他似乎也不是仅仅在业余时间干私活吧?他三天两头请假回学校,原来是干这个去了。是不是该让二局把他的工资扣回去呢?

    胡思乱想了一番之后,周衡还是回到了现实里,他笑着说:“小唐,你选择在这个时候跟我交底,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样一来,我倒真的可以对你放心了。不过,你可别觉得我会完全不管你,会不会向国家财产伸手,与你有没有钱是无关的。有些人已经贪了很多钱,可照样不收手。临一机原来的班子,不就是这样吗?”

    “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向临一机的财产伸手的。如果您发现我伸手,我任打任罚。”唐子风说。

    周衡这话,也就是例行警告而已。唐子风有钱,的确是可以让他更为放心的。最起码,一个腰缠15万存款的人,肯定要比一个穷困潦倒的人更经得起金钱的诱惑。他说:“这件事,我会替你保密。不过,不管你个人有多少财产,最起码在未来一年时间里,你还是要保持艰苦朴素的本色,否则别人就该有议论了。我想,你也不希望组织去查你赚钱的事情吧?”

    “那是一定的。”唐子风说,同时把恋恋不舍的目光,从他刚才放到茶几上去的那台手机上移开了。

    说实在的,唐子风是真想把这部手机留下,哪怕自己掏12000元补给厂里也行。作为一名穿越者,哪能忍耐没有手机的生活。在京城的时候,他就不止一次地与王梓杰去邮电局的手机柜台看过,所以刚才他才能如此流利地把这两台手机的型号、价格说得分毫不差。在京城,他的确不便买手机,因为他不可能带着一台手机去办公室,除非他想被同事们的仇恨淹没,顺便再被上级审查个生不如死。

    这次来临河,他就有点想买个手机了,哪怕是为了方便指导公司那边的业务也行。现在听周衡一说,他才意识到,自己依然没到能够露富的时候。

    “我明白了,周厂长,你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回房间把所有的衣服都打上补丁。”唐子风假装严肃地说。

    周衡没有在意唐子风的贫嘴,他说:“小唐,我们现在面临的局面,比我在京城的时候预想的还要复杂得多,也严峻得多。在火车上的时候,你跟我说到了厂里要先把业务抓起来,有了业务一切都好办了。但刚才在车上我向樊彩虹了解了一下厂里的情况,再结合韩伟昌说的情况,还有他们现在这样的安排,我觉得恐怕是要先把厂里的风气扭转过来才行。

    “现在职工普遍对厂领导不信任,人心涣散。虽然上级安排了我们这些人过来,但群众对我们肯定是采取观望态度的。如果我们这些人来了,还和原来的厂长一样,坐着豪华轿车,住着小招待所,手里还拿着最新款的移动电话,大家会怎么想?我们说的话,又怎么会有人听?届时我们就算要推出一些措施,只怕也是阻力重重,最后不了了之。”

    “的确。”唐子风这回再没有调侃的意思了,他认真地说:“企业管理里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企业的文化建设。没有健康的企业文化,一个企业就没有了灵魂,没有了动力。临一机这么好的基础,还竞争不过周边那些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的私营机床企业,说到底就是没有了精神。”

    “你不是学计划经济的吗,怎么还懂企业管理?”周衡没好气地呛了唐子风一句,这就是报复唐子风此前在他面前说的瞎话了。

    唐子风凛然说:“我学计划经济不假,计划经济的本质,就是把整个国家当成一个大企业来管理。企业管理需要文化建设,国家管理同样需要文化建设。苏联为什么垮台了,就是因为它的文化崩溃了。”

    “算你有理。”周衡无语了,这厮实在是太善辩了,那条舌头几乎可以医死人、活白骨。他回到正题上,说:“我有个考虑,咱们俩在招待所最多住两天,就搬到宿舍楼去住,也不允许张建阳他们买什么豪华家具。厂里的豪华轿车,我准备封存起来。这两部移动电话,我也打算让张建阳拿去退掉,把钱还给财务。秦仲年和宁素云他们过几天来报道,也照此办理。”

    “就这样?”唐子风看着周衡问。

    “怎么,不够?”周衡反问道。

    唐子风笑道:“樊彩虹和张建阳对咱们这样殷勤,又是送手机,又是买家具,这是送上门来的人头,咱们为什么不用用呢?”

    “人头?”周衡还是不明白。

    唐子风说:“当年曹操大军缺粮,曹操让仓官王垕用小斛放粮。士兵不满,曹操便砍了王垕的头示众,说缺粮的原因就是这小子捣乱,结果大家都觉得曹丞相英明。现在老樊和老张上赶着把人头送过来了,你还犹豫什么?”</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