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日请长缨 > 第三章 穿越者的先知先觉
    王梓杰的直觉是对的,此时站在讲台上的唐子风,和当年与他同宿舍的那个唐子风已经完全不同了,在他的身体里,有着一个来自于30年后的灵魂。

    没错,今天的这个唐子风,正是一位穿越者,在他的脑子里,藏着未来30年整个世界的发展历程和人生智慧。

    穿越之前的唐子风,有着一颗从不安份的心。他像古代那位追日的夸父一样,狂热地追赶着市场上的风头,希望自己能够逆风而起,成就一番二马一李般的大事业。可惜的是,他的命运也如夸父一般,始终没追上太阳,却渴死在半路上了。

    他是国内最后一拨参加传销的,刚刚混成一个小头目,就遇到了严打,若非跑得快,这会只是还在什么地方筛沙子。随后,他又揪住了互联网金融的尾巴,成为一家p2p公司的第10086名加盟者,干了没几天,整个行业都爆雷了,把他炸得身无分文。他研究过风水,炒过比特币,拍过搞笑视频,发起过几十种网红商品的众筹,写过几百份花里忽哨的商业计划书……

    他在前一世的最后一次豪赌,就是报名充当了一个地下黑科技项目的志愿者,这个项目的目标是测试一种时光机的可靠性。这一回他成功了,被时光机投送到了1992年的平行世界,成为一名人民大学的应届本科毕业生。顺便说一下,这位毕业生的运气与前一世的唐子风并无二致,他所就读的计划经济学系,在他毕业的第二年就随着市场经济的春风不翼而飞了,这给他的末班车乘车记录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唐子风穿越过来的时候,他的前身已经拿到了机械部的派遣证,被分配到机械部二局机电处工作。对于他们这一届的学生来说,能够留京,而且是进部委工作,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当年的大学生还没有像后世那样贬值,一个正牌大学生分到部委里,踏实工作几年,再稍微有点成就,30岁之前提个副处,40岁之前混个副局,那也是足以光宗耀祖的。

    但作为一名穿越者的唐子风,对这样的一个岗位以及这样的前途并没有太多的期待。正如他向被他忽悠来的师弟师妹们说的那样,90年代初是中国全面进入市场经济的时代,各种束缚创新创业的壁垒都被打破了,而约束和规范市场行为的各种法律准则还没有建立起来。这是一个可以随心所欲的时代,这是一个只要敢想敢干就能够一夜暴富的时代。

    举个栗子说吧,后世如过街老鼠一般的传销,在这个年代还是一个褒义词,代表着一种先进的营销模式,受到无数高校营销系教授的吹捧。当唐子风在学术期刊上看到一篇篇介绍和讴歌传销模式的学术文章时,他真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前一世的自己,命怎么这么苦啊!

    不过,感谢上天,感谢黑科技,感谢cctv,我唐子风终于要苦尽甘来了,终于有我唐子风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这是穿越过来的唐子风在经历了最初的不适应之后,从内心深处发出的一声呐喊。

    虽然知道未来几十年的历史,但辞职下海这种事情,唐子风暂时还是不会干的。部委机关是一个旱涝保收的地方,能够分房,能够提拔,还可以接触到各行各业的人,有助于拓展自己的人脉。前一世的他,做砸一个项目就不得不啃上几个月的方便面,连榨菜都买不起正宗涪陵的,只能买培陵的。没有人比他更知道有一个铁饭碗的必要性。至少,在他拥有完全的财务自由之前,他是不会考虑辞职一事的。

    好吧,其实他不敢辞职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这一世的亲爹曾经语重心长地教育过他,说如果唐子风敢辞职下海,自己就会亲手把他的几条腿全部打断。亲爹唐林是一位略有点文化的乡下农民,四肢发达,头脑一根筋。在唐子风从前任那里继承过来的记忆中,唐林一向是信奉棍棒出孝子的,唐子风从小到大被揍过的次数比后世被p2p网站骗过的傻子还多……呃,又想起伤心事了。

    唐子风也曾认真地思考过,作为一名穿越者,要不要接受前任的亲爹亲娘亲妹妹以及浩如烟海的七姑八姨。后来他从生物学上找到了答案,那就是不管他现在的灵魂是谁,至少身体里的基因是这一世的爹娘传承下来的,孝顺爹娘就是尊重基因,尊重基因就是尊重科学。再说,在他回家探亲的时候,爹娘对他的那份宠爱是毫无作伪的,妹妹对他的那份亲昵更是让人无法割舍的,至于七姑八姨,嗯嗯,以后再慢慢梳理吧。

    虽然暂时不打算辞去公职,但唐子风还是一刻也不能等待,马上就启动了自己的赚钱大计。他拉着前任在大学里的死党王梓杰合伙,靠“攒书”赚到了第一桶金。攒书这个点子并不是唐子风发明的,而是他从前世听说过的成功者那里剽窃来的。

    他想好了,自己这辈子,先通过攒书赚一笔快钱,然后进军几个热门行业。有了最初的资本之后,他要买下“非死不可”,雇小扎给自己当马仔。他要入股苹果,走老乔的路,让老乔无路可走。他要和什么拉里-佩奇拜把子,开一家名叫谷哥的网站……,总之,就是后世啥赚钱他就先插进去一脚。前一世的他,屡屡吃啥都赶不上热乎的,到了这一世,他要成为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那个男人!

    “老八,你笑啥呢?”

    王梓杰看着站在讲台上笑得像个弱智儿童一般的唐子风,没好气地问道。刚才接受培(洗)训(脑)的学生已经走光了,唐子风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还站在那里神游天外。

    “嗯?”

    唐子风正想象着站在食物链顶端,手里拿着两块五仁月饼,吃一块扔一块的美好生活,被王梓杰这一嗓子惊醒,才发现自己仍然是在地球上。刚才王梓杰对他的称呼,是照着宿舍里的排行算的,唐子风在宿舍里年龄最小,大学四年都是被人叫着老八过来的。至于王梓杰嘛,嗯嗯,他是老七。

    “老七,我问你,你赚了钱打算干什么?”

    唐子风擦着嘴角的哈喇子,走下讲台,对王梓杰问道。

    “吃!”

    王梓杰的回答简捷明了。

    “如果钱太多,吃不完呢?”

    “娶个老婆,生一堆兔崽子一块吃。”

    “如果加上老婆孩子还吃不完呢?”

    “纳几房妾,生更多的兔崽子来吃。”

    “……”

    唐子风败了。王梓杰说这些还真不是为了跟唐子风抬杠,而是他的心里的确有这样的执念。王梓杰也是农村出身,他老家是东南某沿海地区,这个地区的人一向是信奉多子教的,生得越多越有面子。上大学那会,王梓杰就不止100次地在宿舍里发起过讨论,让大家给他出主意,要如何做才能规避掉国家政策,多生几个孩子。

    “老七,你就没想过要做一家大公司,当个全球首富?”

    “当全球首富有什么好处?能多生孩子吗?”

    “当然呢。当了全球首富,你就可以移民到百慕大去,这样就不用受中国法律管辖,想纳多少个妾就能纳多少个妾。你还可以娶全球各地的老婆,生出一堆不同肤色的兔崽子,赤橙黄绿青蓝紫,一种颜色来一打,岂不美哉?”

    “真的?那咱们就开大公司!”王梓杰眼睛里闪着渴望的光芒。

    这种聊天当然就是舍友之间的瞎扯淡了,唐子风曾经以预测的名义,向王梓杰说起过未来的市场机会,为公司制订了一个几步走的发展战略。对于这个战略,王梓杰的态度是走一步看一步,如果未来的市场真如唐子风所言,那么就照着这个战略做下去,否则,就及时调整。至于说最终目标,二人是存在一些差异的,唐子风想成为全球首富,王梓杰觉得能让自己在京城有房有车就足够了。

    两人出了教学楼,一边向东门走,一边聊着公司的业务问题。唐子风对王梓杰说道:

    “老七,攒书这种事,咱们要抓紧。这种模式别人一看就会,万一做的人多了,咱们就赚不到钱了。”

    王梓杰深有同感:“是啊,我看来帮咱们攒书的那几个研究生就有照着咱们一样做的想法,只是他们现在还没胆。”

    “迟早会有人学样的。”唐子风说。

    “我觉得吧,咱们是不是也该搞点水平高一点的书,让人家没法模仿。”王梓杰献计道。

    唐子风说:“这个想法很好。那么,找选题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落到你肩上了。”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学霸啊,全班这么多人,就你留校当老师了。”

    “可是……”

    “别可是了,年轻人,多干点活没坏处的,以后你就懂了。”唐子风学着单位上领导们的样子,拍着王梓杰的肩膀,对他说道。

    正聊到此,只听得一阵嘀嘀嘀的声音,从唐子风的腰间传出。唐子风从皮带上摘下自己的汉显寻呼机,按开一看,屏幕上只有五个字:

    处长找,速回。

    “你看,我现在日理万机呢,我们处一刻也离不开我,我能有时间去找什么选题吗?”

    唐子风把寻呼机在王梓杰面前晃了晃,然后便扬长而去了。

    这厮,真是变了!是因为赚了钱,才变得这样牛气,还是他原本就牛气,所以才能赚到钱呢?……呸呸,琢磨他干嘛,自己也赚了钱,是不是该干点什么呢?

    王梓杰站在原地,看着唐子风奔出东门,坐进一辆面的,心里也开始想入非非了。</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