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317 神火
    尽管最终目的是打断小林凛、秦岛慧子、石川真二等人的剧本宿命、借机窥探秦岛慧子背后的灵神,贺路千却不会冷酷无情地把小林凛视作一件一次性人形工具。恰恰相反,贺路千准备收小林凛为徒弟,把他的武学、知识、心得,无私传授给小林凛。

    民愿世界到新玩家世界,贺路千历经无数失败与成功,已然渐渐积累出一套成功率相对可靠的教学体系。贺路千环视四周地形,发现废弃主殿这边儿相当空旷,意外地非常适合教导小林凛:“小林凛,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小林凛乖巧点头:“好。”

    贺路千步行返回三连排屋,一边与无间地狱小宇宙内部半封闭空间站永久局面沟通,委托他们针对小林凛建立分析模型;一边结合压抑的社会现状,思考神灵世界需要怎样的崭新小林凛。

    岂料,贺路千行至距离三连排屋还有数十步路,无间地狱突然弹出一条提示:有一位信徒愿意真心实意信仰你,满足点燃神火的最低门槛。

    点燃神火?

    贺路千愕然停住脚步。

    ===

    仔细翻阅无间地狱解锁的资料集,贺路千惊讶发现:就像无间地狱在新玩家世界镜像复制那里的修行者体系那般,贺路千降临神灵世界之后,它也初步镜像复制了神灵世界的神灵体系。而且,类似无间地狱在新世界允许贺路千消耗玩家经验演化武学,无间地狱也允许贺路千在神灵世界消耗信仰提升实力。

    回到“点燃神火”关键词。

    无间地狱解析神灵世界反馈得来的初步资料,只要满足神火、神力、神性、神格、神职等五大要素,任意智慧生命都能晋职为高高在上的神灵。其中,神火是一切智慧生命转化神灵的第一步。

    智慧生命如欲点燃神火,有两项前置条件。

    第一条,以神灵世界职业者体系为准尺,个体实力需要达标36级。无间地狱战斗力指数体系的3680战,折算到神灵世界职业者体系,约为38级,贺路千恰好以微弱优势迈过了智慧生命个体实力门槛。

    第二条,以虔诚信徒的祈祷信仰为一份信仰标尺,获得最少0.01份信仰。

    当然,以上只是点燃神火或者说激活神火的最低标准。当智慧生命个体实力达到41级、集齐10000份信仰,才算真正点燃了神火,才算真正迈过“成神五大要素”之一的神火门槛。

    指向贺路千0.01份信仰,来源于哪位信徒呢?

    答案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心思简单的小林凛,她虽然觉得奇怪,却相信并执行了贺路千的“还不如祭拜我呢”玩笑,此时此刻正在地藏菩萨庙寺废弃主殿前默默向贺路千祷告。

    小林凛不算贺路千的虔诚信徒,提供的信仰数量也只有0.01份。可不管0.01份信仰多么微不足道,它也是无间地狱认可的信仰,从而帮助贺路千正式激活了神灵体系。

    ===

    啧啧感慨一会儿,贺路千试着泛泛研究神火的机制。

    参考无间地狱提供的粗糙资料,贺路千摸索数分钟,身前凭空浮现一朵微弱的火苗。它是那样的小,仿佛一粒芝麻;它是那样的黯淡,仿佛下一秒就要熄灭;它是那样的不起眼,映照在太阳余晖中,好似不曾存在过。

    但无论怎么微弱、黯淡、不起眼,神火终究是神火。哪怕距离10000份信仰还有一段非常遥远的距离,眼前这一丝或者说一点儿神火,都已经初步具备神灵威能。

    例如,接受信徒信仰、回馈信徒神术,它都能做到。

    当然,未成型的神火,有着非常多的约束力。以普通信徒最重视的回馈神术为例,由于神火尚未正式成型,贺路千现在若想回馈小林凛神术,必须牺牲自己的神体或者说自身实力。简而言之,贺路千如果愿意从他的3680战实力割裂出160战,而后经过神火高达十六分之一的可怕耗损,该160战实力就可以即时赐给小林凛。

    这样的神术回馈,显然隐患极多。

    160战实力的产权固然永久属于贺路千,贺路千随时随地都能从小林凛身上取回。

    可是,160战赐给小林凛时候,瞬间起效;当贺路千收回160战时候,每16日才能切切实实恢复1战。也即是说,索回160战实力之后,静等长达2560日的漫长时间,贺路千才能从3520战慢慢恢复到3680战。期间若是遇到什么紧急状况,谁能保证贺路千有充足的时间恢复实力?

    再者,神火的转化效率低到无法容忍的十六分之一,消耗160点战力上限培养一位10战属下,也恁的浪费。

    除了研究需要,回馈任何信徒神术都是赔本生意。

    ===

    突然激活的神灵体系,为贺路千指出新的道路。

    无论贺路千喜欢不喜欢,他都有必要深入研究神灵体系以及那些依赖神灵体系维持运转的众神。就像民愿世界和新玩家世界的轮回历练,只要贺路千攀爬到毫无争议的世界最强,甚么主线任务都将会变得异常简单。

    于是,贺路千果断放弃既定计划,重新为小林凛制定培养方案。

    临时思考数分钟,贺路千拿起由轮回殿重塑的长生斩日刀和属于地藏菩萨庙寺的两把扫帚,慢步回到地藏菩萨庙寺废弃主殿。

    意料之中,小林凛背对着废弃主殿,左右掌合起,闭目低头,默默祈祷。但小林凛的祈祷并不专心,她听到贺路千的脚步声,便即时结束祈祷状态,快步跑到贺路千身边,伸手去接握在贺路千右手中的扫帚。

    贺路千递给小林凛一把扫帚,而后寻一块相对干燥的空闲地方单手挥动扫帚,拂去水泥石板上的积灰与腐败落叶。小林凛有样学样,默默帮助贺路千打扫卫生,直至贺路千一声“可以了”提醒,她才拘束地停止清洁,杵着扫帚站在原地。

    贺路千把长生斩日刀随手放在一边,随意蹲坐在勉强扫干净的水泥石板,招呼小林凛坐下:“来,我们说会儿话。”

    小林凛无视水泥石板的坚硬和粗糙,下意识采取了比较正式的跪坐姿态,左右手叠在大腿上。小林凛的校服裙子很短,只能遮住一半大腿。当她采取跪姿时,膝关节直接接触粗糙的水泥石板,乍看起来好似一种惩罚。

    贺路千及时运用心理学知识安抚小林凛,劝她说:“换一个舒服的姿势吧。”

    小林凛嗯了一声,乖巧改变坐姿。

    贺路千不急不缓地与小林凛交流:“你刚才向神祈祷了?”

    小林凛点头承认:“哥哥走后,我有点儿害怕。”

    贺路千:“都向哪些神祈祷了?”

    小林凛的脸蛋儿泛起微红,小声回答说:“我原准备向地藏菩萨和知识之神祈祷,但想到哥哥说还不如向你祈祷,我就改为在心里默默祈祷哥哥庇护我。”

    贺路千恍然。

    思想不成熟的单纯高中生,遇到不把神灵当成一回事儿的贺路千,情理之中地造就了种种巧合。

    贺路千延续这个貌似敏感的话题:“小林凛,你觉得我是神吗?”

    小林凛猛地抬头,惊诧望向贺路千:“咦?”

    尽管刚才把贺路千当成神灵祈祷,小林凛却从始至终不觉得贺路千是一位神灵。亦是因为小林凛指向贺路千的信仰不够虔诚、不够牢固、不够持久,经无间地狱数据化之后,它才只有可怜巴巴的0.01份信仰。

    可是,小林凛没有错。

    在神灵世界,信仰是一个非常严肃、非常较真的问题。

    妄想者躲在小屋里自矜自夸尚可,一旦走出家门,在世人面前宣扬自己是某某神,乃至要求大家跪拜他、祭祀他,必将迅速升级为世界政府重视的大案、要案。回顾黑船天降以来的宗教历史,几乎每一位自称神灵、神使的妄想者,都被世界政府郑重其事地以亵渎神灵罪名判处死刑。

    若非小林凛缺乏足够的社会阅历,若非持续多年的苦难令小林凛本能地怀疑起地藏菩萨、知识之神等神灵,她刚才肯定诚惶诚恐阻止贺路千的“还不如祭拜我呢”狂妄言论。但话题进行到“你觉得我是神吗”,小林凛再迟钝、再无知,也意识到不对了。

    这句话,实在太亵渎神灵了。

    除非真正的神灵显圣,否则只凭贺路千这句话,世界政府就会毫不犹豫判处贺路千死刑。一时之间,小林凛只能自欺欺人地往好处想:“哥哥轻轻一跃,就托着我翻过了学校外墙,怎么可能是那些大逆不道的狂妄病患者。嗯,哥哥口中的神灵,肯定是比喻修辞手法。”

    小林凛的畏惧和犹豫,都看在贺路千眼里。

    贺路千没有逼迫小林凛稀里糊涂地做出无意义的选择,呵呵笑着暂时结束了该话题。

    目光从小林凛身上移开,贺路千环视废弃主殿周边的树木。

    目光移至右侧的一株榉树,贺路千觉得其中一条树枝粗细大小合适,即时拔刀斩了过去。榉树距离贺路千约十余米远,但依赖无间地狱镜像复制的神灵体系及职业者体系,两轮刀气瞬息之间跨越十余米距离,精确斩断贺路千想斩的树枝。左手虚握再一扯,斩去前段和尾端的一截树棍,笔直飞入贺路千手中。

    拔刀出鞘、远距离斩击,总用时不足一秒钟;削去两段的树棍,被远距离转入贺路千手中,总用时也不足一秒钟。

    小林凛尚未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结束。

    直至废弃不用的树枝咔嚓嚓坠落地上,直至视野里突然多出一截木棍,小林凛仍旧一脸懵懂,不知发生了何事:“咦?咦?呀?咦?咦?呀?”

    空旷的废弃主殿前,多了一位只会咦呀的小姑娘。

    贺路千把长生斩日刀当作工匠器具,上切下割,左凿右磨,很快雕琢一柄与长生斩日刀同比例的木刀。而后,贺路千在小林凛惊讶目光中、咦呀惊奇声中,把木刀塞入小林凛手中:“你试试怎样。”

    小林凛局促接过木刀,乱七八糟挥舞两三下:“有些沉。”

    榉木是普通木材,最多有点儿湿;木刀也是正常的苗刀比例,它其实一点儿都不沉。小林凛觉得沉重,是因为她身体素质太差了。精确测量的话,她连无间地狱战斗力指数体系的最低下限1战都不够格。

    贺路千:“你刚才怎样向我祈祷的,现在还怎样向我祈祷。”

    小林凛又是一脸迷茫惊讶:“咦?”

    尽管不理解贺路千意欲如何,小林凛还是默默乖巧地执行了贺路千的吩咐。

    ===

    神火非常独特。

    神火有着火焰外形,却不是真正的火焰。水浇不灭它,沙土掩灭不了它;同时,它也不会直接引燃木材、石油等易燃易爆物。

    贺路千甚至怀疑神火并非存在于宏观三维世界的事物,贺路千可以召唤出它在宏观三维世界的火焰投影,也能通过意识莫名其妙地与它沟通。除了功能有限,贺路千与神火的沟通方式,非常类似于他与无间地狱的沟通。

    贺路千在无间地狱辅佐下,小心翼翼进行所谓的神体分割。第一次试验,贺路千不敢忽视神体分割的任何细节,仅仅以最小有效单位,分割出16点战力。无间地狱宿主面板,随之有了更直观的反馈:战斗力指数-16)

    除了能够随时随地自由收回,神体分割对贺路千的削弱机制,简直是翻版的民愿诅咒、星壁阻尼。

    ===

    当小林凛闭目向贺路千祈祷霎那,贺路千瞬间通过神火感知到了小林凛。顺着她与神火的隐隐约约联系,切割完毕的16点战力,按照贺路千的心意精准投向小林凛。

    神赐!

    最多一秒延迟,神赐猛然生效,小林凛的身体素质在瞬息之间被强制提高到1战左右。

    神赐怎样起作用的?

    贺路千没有观察到能够理解的迹象,小林凛的四肢莫名其妙地变强了。

    沉下心来仔细感知小林凛与神灵世界的交互,小林凛的碳基细胞器官、四肢肌肉都没有明显变化,力量更多来源于她对灵气的无意识调动。贺路千若有所思,如果神灵世界的神灵体系和职业者体系是一套类似网络游戏技能的权限调用,所谓的神赐,是否仅仅提高了小林凛利用灵气的权限?</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