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298 像蟑螂一样活下去
    第298

    像蟑螂一样活下去

    何谓天子?

    进则为龙,退则为虫。

    强时腾云驾雾,俯视众生;弱时或盟或臣,审时度势。

    真神选择了数学解析世界之道,武帝选择了基于百姓的试错之道,天子的长生之道则是枭雄般能进能退,能成常人所不能成,也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弃常人所不能弃。

    三百余年的长生者旷世大战,天子察觉其崩溃大势难以逆转,立即毫不犹豫地舍弃漠朝江山,毫不犹豫地抛妻弃子,险而又险逃脱武帝等长生者的围捕。

    天子此前不断辗转逃亡,并非性格有所改变,而是贺路千的实力不具备碾压优势,目前只能击败天子而不能击杀天子。天子非常熟悉这样的对峙,他与武帝、神主、龙女等长生者之间的强弱对比,也是只能击败他们,不能击杀他们。天子复制武帝、神主等长生者的智慧和韧力,试着一直逃一直逃,逃到贺路千无奈放弃追杀。

    直至三月遭遇战、四月遭遇战,天子才惊恐发现贺路千与他有着本质区别。

    贺路千仿佛没有上限概念,每日都在变强,且不知不觉间已然强到有几率杀死天子。意识到自己越来越危险,意识到前途越来越晦暗,天子才醒悟他的第二次崛起之路,尚未开始便已结束。如此这般,天子才甘心情愿重演三百余年前的旧景,贺路千妥协投降。

    既然决定真心投降,那便彻彻底底投降。

    要么不退,要么退的干脆利落,天子行事从不婆婆妈妈。

    虽然内心对贺路千有畏无敬、有恨无恩,天子却能说服自己尽可能理智行事。

    一如三百余年前的旧事,天子选择投降贺路千同时,也放弃了所有概率不到90%的投机取巧心思。天子不仅乖乖交出了金丝软甲、《日月长生经》等长生经相关物品,还以常人无法想象的大手笔一退到底,将他苦心经营多年的罗国和洝国,也拱手献给贺路千。

    这是天子的智慧。

    也是天子对世界的认知。

    世间的芸芸众生,貌似无法解析的爱恨情仇,其实都寄托在那些可以感知、可以计算、可以量化的物质利益。及时舍弃世人想要的利益,及时退出世人的视野,就能躲掉利益背后的阴谋诡计。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天子相信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一边真心实意地向贺路千投降,一边表现出卸下了千钧重担的神情,努力降低他在贺路千心中的威胁。等贺路千与天子没有了根本利益矛盾,等贺路千忘记了关注天子,这场劫难自然而然烟消云散。【…~爱奇文学www.iqiwx.com #&最快更新】

    ===

    贺路千不晓得天子敢拿敢放的本心。

    乍闻天子彻彻底底的无条件投降言论,贺路千诧异地直视天子一会儿。

    天子担心贺路千不相信他真心投降,似真似假地主动解释说:“贺丞相与我之争,表面看起来好像纯粹的修行者搏杀,本质其实却是炐国和洝国、罗国的新旧王朝对决。持续两年的追击,好似一场场军事胜利,打垮了洝国、罗国的脊梁;又好似席卷天下前的势如破竹,打醒我卷土归来的野心。我现在就像王朝末年的皇帝,眼睁眼看着大厦将倾。”

    “可是,我不愿意与旧王朝陪葬。”

    “古之帝王,灭其国而不绝其祀。我这位王朝末年皇帝,斗胆恳请贺丞相放我一马,允许我躲在山林间苟活。”

    天子说的有些绕。

    但贺路千听懂了天子的真实想法:长生者寿命无尽,没有必要与洝国、罗国同生共死。

    嗯,应该说,不仅仅是洝国、罗国。

    对于天子来说,所有的事业权力,他都可以放弃;所有的荣华富贵,他都可以放弃;所有的男欢女爱,他也都可以放弃。

    唯有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活着,才有未来。

    类如三百余年前的果断,今日天子再一次毫不犹豫选择砍号重练,主动放弃了洝国、罗国,以及藏在两国之后的修行者势力。天子而今所求,仅仅是躲在角落里,低调熬过第五次玩家降临、游戏入侵现实、贺路千强势崛起等危机,像蟑螂一样顽强地活下去。

    天子的谦卑态度,出乎贺路千的意料。

    但贺路千自家晓得自家的难处。

    首先,天子感知中的危险,仅仅表明他有可能死于贺路千突袭。

    有可能仅仅是有可能。实际操作中,贺路千凭借112级实力擒杀天子的概率,其实低到可以无视——天子纯粹只是不敢冒险而已。以天子展现出来的既有实力推测,贺路千估计他攀到114级乃至115级,才有希望真正掌握天子的生死,像袭杀石烈索安那般轻松了结天子的性命。

    此时此刻,贺路千并没有信心杀死天子。

    其次,炐国阵营目前只有一位贺路千。

    除了贺路千,炐国莫说没有长生者庇护,甚至连第二位超品修行者都找不到。炐国显而易见地攻高防低,贺路千作为一柄利刃,可以砍败土著世界一切强敌;贺路千作为一张盾牌,却无法为己方百姓遮风挡雨。

    一旦与天子彻底撕破脸,谁敢保证天子不会越过土著世界修行者默认的底限,肆意袭击、破坏炐国各州各郡?如果不计后果地同归于尽式对战,贺路千即使最终杀死了天子,炐国恐怕也将毁于天子的无差别攻击。没了可靠属下的辅助,没有了中高层修行者的支持,贺路千难道准备依赖自己的一双眼睛和一对手统治偌大的炐国?

    天子这样顶级长生者的同归于尽威慑,绝不弱于地球二十一世纪和玩家世界的核武器威慑。

    鉴于眼下没有不惜成本袭杀天子的必要性,贺路千主动缓和局势说:“恢复炐国是我的既定计划,洝国各州我便不客气。但两京十三州已然足够辽阔,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扩张到罗国。我只要洝国数州,你且继续庇护罗国吧。”

    天子却拒绝了贺路千好意:“我的家乡,有一句俗语:当你决定离别时,就不要留恋回头。”

    “众所周知,我对罗国、洝国的控制,其实流于表面。两国的内部运行,分别依赖阎罗家族、破六韩家族。罗国虽然是我的基业,罗国高层却有他们自己的想法,难保他们不会利欲熏心,脑袋一懵,蓄意挑衅由你庇护的炐国。”

    “我清醒明白罗国修行者的缺点,却没有足够的精力时时刻刻约束他们。与其未来因为罗国和炐国利益纠纷而惹恼贺丞相,我还不如退出这个大漩涡。”

    说到这里,天子又郑重其事发誓说:“请贺丞相原谅我的自私,我实在不愿意卷入炐国与洝国、罗国的旋涡。今日之后,我将携带妻女遁入海外孤岛,从此不理世事纷扰。所以,如果贺丞相还有什么吩咐,请你一次性说完。”

    “我可不想隐居孤岛之后,推门一看:哎哟,怎么又是贺丞相你的风尘仆仆面孔。”

    “我人老了,心也老了,经不起贺丞相你三番五次的蓄意惊吓。”

    天子说到担心处,身随意动,整个人显得可怜巴巴,非人惹人同情。

    贺路千忍不住笑了起来。

    贺路千终究担心天子狗急跳墙,顺着天子语气安抚说:“罗国等事项,由你自行处置吧。除了洝国,我只要与四卷长生经相关的特殊物品。只要你没有其它长生经遗物,只要你没有其它不轨心思,我绝不会打扰你与妻儿的隐居。”

    天子稍稍露出笑容:“请贺丞相放心,认输就是认输,我绝不会再有什么不轨心思。贺丞相,希望你遵守诺言,就此放过我一马。”

    贺路千点了点头,郑重其事警告说:“我再说一遍,免得你误会我说话不算话。刚才我已经说过,我有办法追踪长生经遗物。如果你还有长生经遗物带在身上,不管你躲在哪里,我肯定还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你若不想再见我,最好仔细想想,身边到底还有没有其它长生经遗物。”

    天子苦笑回答说:“四卷长生经是世间所有修行者都无法释怀的真经,除了有诅咒嫌疑的斩日刀、斩月剑,谁敢慢待长生经遗物。”

    天子指着丢在地上的《长生剑法》《太白长生经》、珍珠、黑铁等长生经遗物,谈起说:“除了已经被你夺走的烈火龙刀、金丝软甲,我只有这些……”

    话说到一半,天子好像突然想起了一件旧事,猛地拍了一下额头:“等等,我还有一件长生经遗物的线索。”

    天子口中的四卷长生经遗物,例如珍珠、黑铁等,并不一定是长生石碎片。天子这样的大富豪,骤然拿出五件长生经遗物,结果只有貌似手抄本的《日月长生经》附着了长生石碎片。

    贺路千重视天子提供的线索,却没有把这条线索视作必不可少的线索,仅以平淡态度追问:“什么遗物?”

    天子缓声道出始末:“是一块壁画。”

    壁画需要追溯到第一次玩家降临。

    第一次玩家降临期间,土著世界前后总共涌现了三位剧情主角。剧情主角甲,是玉观音燕如玉的第一任丈夫;剧情主角乙,是当时的瑶池派掌门,也是剧情主角甲的政治盟友;剧情主角丙,是剧情主角甲的结义兄弟。

    经过剧情主角甲的穿针引线,三位剧情主角彼此关系融洽走向辉煌。

    前面已然介绍过剧情主角的局限,随着第一次玩家降临结束,笼罩三位剧情主角头顶的气运迅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第一次玩家降临结束为时间点:十四年后,剧情主角丙的义兄弟吕邻石,走投无路投靠瑶池派不久,突然背叛并毒杀了剧情主角乙;又数十年,吕邻石被神主袭杀,瑶池派变成神主的基业;又数十年,天子强势崛起,威压四海,玉观音燕如玉为了保住性命,率领强兵赶走神主,替天子夺取了瑶池派传承。

    瑶池派历史悠久,更在第一次玩家降临期间名震天下,号曰十大门派之一。但经过第一次玩家降临的洗礼,瑶池派的核心传承绝学,不知不觉异变成剧情主角乙夺得的《长春不老逍遥功》及其衍生武学。

    瑶池派秘密传承的《长春不老逍遥功》,刻印在一间密室的石壁上,乃是一副与太白长生经石碑相似又有所不同的壁画。

    因为《长春不老逍遥功》当时是世间唯一的长生经,天子对它重视到了极点。天子不仅把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当作武学秘宝努力遮藏,更抛弃漠朝实际权限,最少耗费一半时间在瑶池派闭关,努力参悟《长春不老逍遥功》。

    武帝崛起后的长生者旷世大战,天子意识到他无力抵抗数位长生者的联盟,果断舍弃漠朝天下乃至烈火龙刀。只有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天子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放弃,第一时间逃到瑶池派,把壁画削成数块石板,带到北方荒原里默默修炼。

    然而,一度执掌瑶池派的神主,怎会忘记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才是瑶池派的真正绝学?神主悄悄脱离长生者联盟大队伍,偷偷伏击在天子必走之路,一剑刺伤了天子。

    所幸,天子对此早有准备。瞧见神主埋伏圈霎那,天子果断怀着“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的心思,趁乱把记载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的石板,丢入昏黄色的沙漠风暴之间中,任由无情的砂石将其吞噬。

    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本身并无超品力量波动等特殊性,天子将其丢在沙漠,就像一块碎石丢在沙漠。天子昔年丢弃时,丢的容易;想把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石块找回来,则就千难万难咯。

    天子蛰伏期间,神主集结无数部下,几乎将当地沙漠翻过来数遍,至今没有找到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的踪影;天子卷土归来后,持之以恒地在当年舍弃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之地,很多年都没有半点儿收获。

    直至游戏入侵现实事件爆发之前,天子才勉强找到了长春不老逍遥功壁画的下落。

    :。:</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