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289 各有所求
    第289各有所求

    对玩家来说,游戏入侵现实是坏事也好事,因为他们有希望把游戏角色的力量带回玩家世界。

    十名玩家里,最少有九位玩家不肯放弃转职修行者、伟力归于自身的大好机会。但修行者玩家的玩家模版只在玩家世界起作用,玩家的玩家模版只在土著世界起作用。玩家如果想继续提升游戏角色实力,必须留在土著世界;可玩家失去不死不灭特性,已然没有资本再肆意作死,他们若想安全留在土著世界,必须理智交结各家势力。

    因此,虽然玩家世界与土著世界目前处于敌对状态,虽然基层人员正在为了世界利益、国家利益而奋勇牺牲,两个世界的高层却第一时间谋求妥协和平。

    土著世界高层渴盼降临玩家世界,研究四卷长生经的发源地,追寻游戏系统背后的本源力量,尝试永久保住不死不灭特权;玩家世界高层想要的更多,除了未知的游戏系统力量,土著世界已有的修行者体系和长生不死现象,也令玩家世界的统治阶层集体疯狂。

    仍以大周联邦为例。

    大周联邦普通百姓视角,国家高层如今举着“绝不投降”旗帜激励人心,严肃要求各地驻军严守人类最后防线;但在以黎启进为代表的土著世界高阶修行者官僚眼中,大周联邦最顶级的权贵,早已经准备màiguo求和了——以防守力量不足理由放弃面积辽阔的市县,就是大周联邦向炐国、平云藩、洝国等势力主动释放的好意。

    为什么呢?

    因为有时候,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

    大周联邦现总统路行成、前总统熊东发,以及一群地位稍逊他们的高层,数日前通过玩家身份亲自拜访炐国、平云藩、洝国等势力高层,希望三家势力为他们提供各种各样的练级福利,以便跟上“游戏角色实力带回现实”的大浪潮。

    大周联邦的高层权贵,比贺路千想象的更理智,也比贺路千想象的更贪婪。

    特别是那些手握权力的七老八十的濒死者,世间不存在长生希望时,他们只能被迫看开,坦然接受死亡命运;当长生不死乃至不死不灭希望降临时,无数接受死亡宿命的权贵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扶我起来,我要再干五百年。”

    贺路千无语摇头,追问黎启进说“所以说,他们是真心想求和?”

    黎启进“真心与否,暂时无法判断,但他们的确主动让步很多。”

    海河市的袁坡体育场玩家复活法阵倒影,真相其实也是大周联邦的让步。

    游戏入侵现实事件爆发后,炐国第一时间封锁了各州各郡各县的玩家复活法阵。而后,炐国有计划进行测试,首先激活偏远地区的县级玩家复活法阵,次之激活郡级玩家复活法阵,炐国朝臣所在的海州广秀郡,谨慎放在最后的最后。直至炐国与大周联邦谈判取得初步共识,黎启进才以贺路千嫡系身份激活了广秀郡复活法阵,降临到海河市。

    海河市玩家复活法阵倒影,乃是炐国与大周联邦的初步合作成果。

    黎启进又继续介绍。

    炐国五州的玩家复活法阵,分别映射到玩家世界大周联邦境内的海河军区和鼓业军区;炐国北黎自治州玩家复活法阵,主要映射到玩家世界交趾国北部。因为彼此利益关系密切,炐国目前主要与大周联邦的海河军区、鼓业军区和交趾国合作洽谈。

    有利益,就有分歧;有政治,就有派系,大周联邦也不例外。海河军区非常重视海河市玩家复活法阵倒影,希望利用海广行省海河市与海州广秀郡的特殊联系加深海河军区与炐国的友谊。

    外界百姓因为袁坡体育场剧变人心惶惶时,海河军区及海广行省、海河市的高官却在秘密筹备宴会,欢迎黎启进等修行者玩家远客。

    叙述到这里,黎启进请示说“海河军区辖管的四行省布政使,已经陆续赶至海河市,老师你要见他们一面吗?”

    贺路千不答反问“谁在那边主持?”

    黎启进“舒心广师弟、惠恒师弟、胡心东师弟也都来了,舒心广师弟率队与海河军区高层敷衍,惠恒师弟、胡心东师弟与我分别执行其它任务。”

    贺路千突然降临玩家世界这些日子,炐国高层一边紧锣密鼓寻找贺路千的下落,一边基于贺路千执政理念和炐国利益,进行不涉及条款细节的谈判预准备工作。

    贺路千从不把致胜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受贺路千影响,炐国高层也不指望大周联邦能够完美保证炐国的利益。

    表面与大周联邦维持和平谈判姿态同时,炐国也以自己的方式探索玩家世界。

    譬如,威逼利诱策反土著世界里只剩下一条命的玩家。

    黎启进今夜脱队自由行动,目的便是解救一名已投降炐国情报部门的玩家

    黎启进把两份资料递给贺路千,简单介绍说“域外天魔甲,天魔名{游戏名}阎王三更死,真名阎侯广,家住xxx;域外天魔乙,天魔名艾薇国栋梁,真名梁成,家住xxx……”

    阎王三更死,或者说阎侯广,是第二批降临土著世界的玩家,一度曾被贺路千重点关注。

    可惜,阎侯广在玩家世界的社会地位较低。

    阎侯广生在世界大同联盟崩溃裂解为大周联邦等国家的混乱年代,那时候农业崩溃、基础教育崩溃,阎侯广遂小学未毕业就无奈辍学。家里闲散数年后,大周联邦经济复苏、内外形势转好,阎侯广也踏着时代潮流,从小县城郊区农村老家千里迢迢跑到海河市打工。

    打工生涯非常辛苦,《十国春秋》运行测试那一年,阎侯广每日加班14小时、每月加班28天,拿到手的税前工资仅仅只有区区1400元。《十国春秋》改为即时付费,高昂的月卡门槛,霎那化作沉重的负担。

    可阎侯广舍不得放弃《十国春秋》机遇,他咬紧牙关拿出内测、公测时期的积累,兑换成现实货币;像在工厂站流水线那样,努力打金、努力做雇佣任务,继而把游戏收益套现转让给那些不缺钱的真玩家、土豪玩家服务。

    阎侯广是一位真职业玩家,对他来说,十国春秋就是另一种站流水线般劳累工作。

    阎侯广颇有天赋,也曾是被贺路千重视的优秀玩家。

    可是,因为他不得不把游戏收益转化成玩家世界货币,游戏进度理所当然慢了下来。而后,一步慢,步步慢,阎侯广提前降临土著世界的优势,渐渐因为经济负担被后来者赶超。与其他第二批降临的玩家相比,阎侯广混的很差,仅比那些被迫退出游戏者好一丢丢。

    但无论如何说,阎侯广终究是45亿玩家之一。

    与其他连门槛都跨不起的655亿中低层平民相比,阎侯广早已经逆袭人生。

    2846年开始玩游戏,到2851年,不到短短五年时间里,阎侯广就在寸金寸土的海河市买了两套房子,成为老家亲戚口口相传的好榜样。待职业玩家渐渐成为大众眼里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工作,阎侯广的社会地位随之越来越高,甚至把十年前只敢在心里默默暗恋的女神娶回了家。

    小学辍学资历,令阎侯广有些自卑心理,他逆袭人生后不断以房、车、表等外在物质加持自己的中产阶层光环。职业玩家名誉转好后,阎侯广更迫不及待地寻求情感认同,恨不得旧同事、小区邻居、老家远近亲戚等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位在虚拟现实游戏里非常有前途的职业玩家。

    阎侯广的心态越来越像中产阶层,工作累,生活累,节奏快,许多时候感觉自己的人生毫无意义。但在疲劳时候,走到窗前俯视楼下那些在一线大城市买不起房的迷茫者,忽又泛起成功人士的喜悦——呵呵,还有比我更惨的呢。

    奈何,福祸难料。

    游戏入侵现实事件,打断了阎侯广的中产阶层安宁与美好。

    当修行者玩家籍仗着不死不灭特性呼啸各国、各行省、各市、各县时,工作毁于游戏入侵大事件的失业者,亲朋死于游戏入侵大事件的不幸者,纷纷基于各自的朴素情感仇视修行者玩家,仇视45亿玩家“都怪你们把游戏怪物引到了现实世界。”

    阎侯广作为圈子里被人羡慕嫉妒恨的职业玩家,理所当然无法逃脱这次劫难。

    阎侯广老家的远亲,打工时的同事,小区附近的邻居,利用阎侯广的麻痹大意砸开他家的大阎侯广家的大门,愤怒情绪激烈批判阎侯广“说,你这个狗腿子,都做了什么孽!”

    领头砸门的阎侯广远亲,本意只是看不惯阎侯广成功后人模人样的傲气,想借着国民仇视修行者玩家和职业玩家潮流,狠狠揍阎侯广一顿。但人数一多,千奇百怪,针对阎侯广的批判很快失序。混乱中,怀孕六月的阎侯广妻子被人意外推入地下停车场入口,翻滚一段距离之后当场流产,随后遗憾死于送往医院的途中。

    惨案之后,阎侯广性情大变,极端憎恨旧时的远亲、旧时的同事和邻居们,极端憎恨充满恶意的玩家世界,而后毫不犹豫投降了炐国的情报部门。

    梁成{艾薇国栋梁}是海河市当地小市民,当年依赖拆迁款迈过了十国春秋的门槛,与阎侯广相处一段时间后结为好友。梁成向来厌恶玩家世界稳定而又无趣的秩序,发自内心地渴盼土著世界的任侠生活。闻听阎侯广的不幸遭遇后,梁成果断投降了炐国的情报部门,倾囊献上他们所知的玩家世界资料。

    黎启进简单介绍了阎侯广、梁成的身份背景,解释说“阎侯广、梁成曾为海河军区某些高层服务,掌握有许多必不可少的秘密。阎侯广昨日不幸遇到暴力犯罪事件,被囚困在第二套房的地下车库,我去把他救回来。”

    营救阎侯广这样的小事,本来不必黎启进亲力亲为。

    奈何星壁阻尼削弱修行者884实力,寻常八品、七品修行者,降临到玩家世界后,直接弱成普通人;六品、五品修行者,降临玩家世界后,虽然的确超越了人类肉身极限,却也强的非常有限。只有黎启进这样的二品、一品修行者玩家,才能飞檐走壁,执行特殊任务。

    贺路千没有无故干涉情报部门的工作流程,仅仅嘱咐一句“因利益而降我者,也将因利益而叛我;因仇恨而降我者,也将因仇恨而叛我。阎侯广、梁成这样的投降者,比因为利益而降者更不可靠,只能放在非关键位置利用。”

    黎启进得令而去。

    贺路千则调整前进路线,走向炐国与大周联邦海河军区秘密谈判所在。

    越往前走,治安越好。

    以某大学附属医院为边界线,路灯没有肉眼可见的残缺,沿途的便利店也在正常营业,稀稀疏疏还能看见若干脚步匆匆的行人。与之前的军管区、被放弃的远郊,这里的治安状况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同日而语。

    越过陌生的学校、商厦、酒店,贺路千准时抵达海英公馆。

    海英公馆被一排排荷实弹的士兵四面八方封锁,迎入眼帘的还有装甲车、火箭筒、街垒障碍物等攻守防御武器。这是摆在明面的防御措施,贺路千看不到的角落里,估计还有更多、更严密的火力部署。

    仅凭130战表现,贺路千没有能力硬闯过去。

    不过,贺路千也没有必要硬闯。

    拿出黎启进上交的邀请函,一名警卫便拉开临时钢丝网,恭恭敬敬把贺路千领入海英公馆。踏入海英公馆的客厅,贺路千的嫡传二弟子舒心广等炐国朝臣,玩家世界电视电脑视频里频频出现的海河军区提督、海广行省布政使等高官,全都满脸笑容欢迎贺路千的到来。

    这是玩家世界的信息优势。

    密集的监控镜头,密集的无线通讯。

    贺路千刚刚出现在门口,聚在海英公馆协商的众高层便第一时间通过监视器看清楚了贺路千的面孔,确认了贺路千的炐国丞相身份……6</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