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282 试错之道
    第282

    试错之道

    莫非傅永炐与原喜信私下勾结,原喜信埋伏柯江袭杀贺路千,傅永炐在海州逾越职权?待贺路千不幸死于原喜信等人的围杀,傅永炐便与原喜信里应外合,迅速接收贺路千的遗产?

    以上推理,只是怀疑。

    贺路千没有证据指控傅永炐与原喜信阴谋勾结。

    但有些事儿,不需要证据。

    只凭傅永炐恶心人的内残外忍,只凭傅永炐越权干涉边疆纠纷,贺路千便不能容忍他继续以左丞相职责在炐国阵营扩张影响力。

    可是,以傅永炐为代表的安乐王派系在炐国阵营根深蒂固,莫说将他下狱处死,单是削去傅永炐的左丞相职位,就会引发一场影响深远的内乱。另外,天子及其超品修行者猎犬步步紧逼,北黎国国王、南黎国国王,以及其他的番国超品修行者,也随时都有可能从四面八方涌来。此时贸然惩戒傅永炐,隐患可想而知。

    该如何取舍呢?

    贺路千斟酌许久,决定优先解决步步紧逼的外患,暂时严格限制傅永炐的职权范围。待彻底搞定天子这一轮进攻,贺路千再旧事重提,彻底解决安乐王派系隐患。

    ===

    世间有烦恼,也有欢喜。

    魏云福、魏云忠父子是乐州之主,甄延沙、沙小六夫妻是灵州之主,他们逝世卷起的风波藏无可藏。

    或许天子及洝国朝廷另有阴谋,他们利用天时地利人和优势蓄意造假,把魏云福之死也推给贺路千。贺路千无奈背黑锅同时,也以“一日袭杀五大超品”彪悍战绩惊动两京十三州旧土,吓得所有修行者瞠目结舌。

    回顾以往历史,阎罗天女偶然杀死一名超品修行者,便能让人感慨天下第一不愧是天下第一;郭靖如连续阵杀两名超品修行者,便被世人夸赞为只手擎天,为残炐续命十年之久。贺路千一日砍死五名超品修行者这样彪悍的战绩,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世人做梦都不敢想象。

    消息传播之初,所有人都下意识怀疑:“这流言也太夸张了,根本不可能嘛。”

    直至破六韩海杰、阎罗天女等洝国超品修行者陆续坐实贺路千的恐怖战绩,修行界才哗然大噪,迅速接受了贺路千“一日杀五超品”的不可思议事实。伴随着“一日杀五超品”威名,各州各郡的修行者,海内海外的修行者,全都不约而同高估贺路千的实力。

    尽管贺路千未曾与阎罗天女交手,未曾与单义信、钟胜海等人交手,无数修行者却异口同声认为贺路千已然超越阎罗天女,是今世真正的天下第一。

    天子及洝国或许另有阴谋,或许被贺路千反杀甄延沙等四名超品修行者打乱了他们的节奏,洝国出乎意料地主动收缩防线。在西方战线,李布、石烈索安、叶兰安昌等三位超品修行者放弃乘胜追击薄常武的既定计划,改而与薄常武、舒立言、毒芍药等三名超品修行者继续僵持;在东方战线,洝国放弃了乐州、安州,全军退回应宁城死守。

    此前态度嚣张的北黎国国王,也慌里忙张地遣使请罪,说北黎军越界劫掠海州县乡一事纯属误会,说北黎国愿意赔偿当地县民的经济损失。

    等等。

    数亿玩家群体,也因为“一日杀五超品”事件集体震惊。

    玩家很多年前就摸清楚了土著世界的实力分级,晓得六品是修行者对抗火器的分界线,晓得四品是高阶修行者的门槛,晓得超品修行者是庇护一家顶级势力或一国的象征。长生者概念显世之前,超品修行者就是玩家眼里的实力上限。

    而今日,亿万玩家熟悉的修行者体系突然崩溃了,贺路千杀鸡杀狗般一次性砍死了五名超品修行者。

    这简直开玩笑。

    部分玩家嚷嚷着战力体系崩了,骂运营商春秋星海网络推出新版本太坑爹了;部分玩家则第一时间绘制新的实力分级体系:普通超品为一档,贺路千单列为独一档。

    从三山城到游空城,从游空招讨司到反攻海州、昌州,炐国阵营玩家跟着贺路千一路走到今日。十二年潜移默化影响下,炐国阵营玩家早就把贺路千视作炐国阵营的绝对主角、天命主角。

    尽管如此,炐国阵营玩家也没有想到,贺路千竟然强到能够“一日杀五超品”。

    阵营荣誉感,令炐国阵营玩家诚心诚意为贺路千欢呼,喧闹庆祝炐国在贺路千领导下走向伟大复兴。玩家向来没有忠诚可言,哪里有乐趣就往哪里钻,哪里有利益就往哪里跑。感觉炐国在贺路千带领下前景无限光明,灵州、乐州、安州、荆州、应州(洝朝拆分为应西州、应东州)等地的玩家,纷纷争先恐后更换门户。

    总而言之,因为不了解长生者势力分布,因为不了解天子的阴谋诡计,玩家群体全都看好贺路千和炐国阵营。

    乍看起来,贺路千颇有一些只手遮天的味道。

    以一日杀五超品事件为时间分割点,之前炐国内忧外患,好似到了崩溃前夕;之后时局瞬间转危为安,洝国退避,北黎国请和,一切都往好的趋势发展。

    但贺路千知道,炐国转危为安只是表象。

    天子及洝国朝廷必然正在紧锣密鼓筹备新一轮进攻。没了薄常武、钟胜海分担火力,天子下一轮针对贺路千布置的陷阱,或将集中洝国阵营和罗国阵营的所有超品修行者精英。

    唯有熬过了由天子带队的第二次伏击,炐国才算真正转危为安。

    ===

    洝国主动收缩防线,薄常武不敢触怒一日杀五超品的贺路千,灵州、乐州、安州等三州遂变成无主之地。

    某日,贺路千正在纠结炐国是否趁机兼并三州,助理突然疾步报告:钟胜海来访。

    贺路千愣了好一阵儿:玩家论坛爆料,新丰教这些日子持续内乱,总坛及各地分坛每日都有流血事件。钟胜海这位新丰教教主,侥幸逃脱毒杀阴谋之后,不在北方平乱,千里迢迢跑到海州干什么?

    当然,钟胜海活下来就是好事儿。钟胜海有着坚定的反洝立场,无论如何都能帮贺路千牵制一名或数名洝国超品修行者。

    贺路千把好奇藏在心底,以准盟友规格盛情接见钟胜海。

    与数年前率众增援海州不同,钟胜海而今只剩下两名同伴随行。

    第一名同伴,是此前露过脸的黄龙堂堂主。按照新丰教玩家的说法,钟胜海夫人张青檬在黄龙堂堂主护卫之下,拎着手脚无力的钟胜海逃入大海。可现在,钟胜海身边只有黄龙堂堂主,没有张青檬的身影,显然途中又发生了什么变故。

    第二名同伴,贺路千此前没有见过。

    钟胜海第二名同伴身穿小市民服饰,面貌非常普通,气质非常普通,丢在人群里,转眼就找不到。助理报告钟胜海的随从细节时,特意关注第二名同伴许久,有人怀疑他是善于潜伏的情报工作人员,有人怀疑他是帮钟胜海引路的普通百姓。

    此人实在太普通了。

    普通到,丢人群里,没人看他第二眼;普通到,跟在钟胜海身边,异常的不协调。

    但是,他其实一点儿都不普通。

    他的实力,游戏系统判定为110级。不仅高于钟胜海,也高于玉观音燕如玉、蛇仙龙秀秀。

    如此实力的修行者,土著世界屈指可数。

    贺路千目光灼灼地盯向这名怎么看怎么普通的110级修行者:“前辈是钟教主的师父,长生者武帝?”

    110级修行者没有说话,和善笑着点头承认。

    钟胜海代为解释说:“师父正在修行闭口禅,已经二十余年没有开口说话。”

    土著世界的长生者,都很有个性。

    玉观音燕如玉美到惊心动魄,武帝普通如一介平民。

    燕如玉与贺路千交流时,从始至终瘫在床榻上,不曾起身相迎,也不曾起身相送;武帝执着修炼闭口禅,二十余年不说话,不与钟胜海言语交流,也不与贺路千言语交流。

    交流是相互的,武帝不愿开口说话,交流便无从谈起。简单客套数句,钟胜海主动挑明来意:“数年前,贺门主曾说愿意把抚临郡、鹰湖郡让给我。我现在答应,还来得及吗?”

    贺路千没有莽撞拒绝或答应。

    仔细凝视钟胜海,贺路千发现钟胜海的心情好像并没有受到新丰教内乱的影响。恰恰相反,此时此刻的钟胜海反而有一点儿浴火重生味道,洗尽铅华方为真。贺路千忍不住好奇追问一句:“你们新丰教的内乱,搞定了?”

    钟胜海摇头:“新丰教事业,已经失败了。”

    贺路千:“哦?”

    钟胜海晓得贺路千在好奇什么,主动解释说:“新丰教事业,是我的理想,也是老师的理想。老师曾辅佐炐朝太祖钟群生光复中原,曾引导魔教教主推翻炐朝,曾引导岳太白渐进改良炐朝。钟群生到魔教教主,岳太白到大丰教,老师三四百年来已然经历无数次失败。”

    “最初的钟群生之败,魔教教主之败,老师的确灰心丧气,一度想彻底认输。直至约百余年前,老师才真正悟道:理想是理想,现实是现实,现实奔向理想的无尽苦海,并没有一条清晰可见的道路。”

    “苦海之难,难就难在无路可走。因为无路可走,你的坚持或许毫无意义;因为无路可走,向南向北,或许都是背道而驰。我们若想在迷雾苦海开辟一条新路,失败是无法避免的。过去是失败,现在是失败,未来等待我们的还有一场又一场失败。”

    “但若想奔向理想,若想抵达彼岸,我们必须熬过途中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失败并不可怕。”

    “钟群生的失败,魔教教主的失败,岳太白的失败,大丰教和新丰教的失败,仅仅证明这四条路走不通而已。”

    贺路千听懂了钟胜海的意思:“你们准备继续走新路?”

    钟胜海给予肯定回答:“一条路走不通,那就换一条路,继续向前走。”

    钟胜海回望武帝一眼,笑容尤其灿烂:“我已经76岁了,或许看不到新路能否指向成功。但老师有着无尽的寿命,十次走不通,就走一千次一万次;一百年走不通,就走一千年一万年。总有一天,老师会为世人找到一条出路。”

    贺路千点头,又摇头。

    土著世界的超品修行者,与一品、二品等普通修行者相比,仅仅是力量层次的质变;九大长生者,则是思想层次的质变,他们与普通修行者乃至超品修行者有着截然不同的思想境界。无论真神的数学之道、燕如玉语焉不详的新道路,还是武帝的不断试错之道,常人都无法比肩。

    常人也没有条件与他们比肩。

    武帝的试错之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其实很难。凡人百岁而死,身强力壮的黄金年龄更只有短短的二三十年,一旦走错了路,大概率赔上自己的一生。唯有武帝这样的长生不老者,他们才能奢侈地浪费一百年又一百年寿命,才能不断检验新道路能否走通。

    贺路千突然有点儿明白长生的意义了。

    长生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它能延长你的寿命,延长你的事业。悠久的生命,更能允许你不断犯错,或者说允许你不断试错。

    错着错着,或许就醒悟了;错着错着,或许就对了。

    这才是长生的力量。

    只要你愿意进步,漫长寿命带给你的增幅就是指数幂方程。

    十年百年或许看不出来什么变化,五百次方、一千次方乃至亿万次方的无限叠加,终将带来无法想象的恐怖增长曲线。

    继而,贺路千想起了无间地狱的种种指数幂设置。无间地狱之所以推崇指数幂增长模式,是否就是因为智慧生命获得无限寿命之后,都将衍变为一个又一个指数幂曲线。当时间无限大时,只要你能够保证始终正增长,哪怕正增长效率低到一万亿分之一,指数幂曲线的最终结果也将是无限大。

    :。:</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