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268 都在赌我还能活几年
    第268都在赌我还能活几年

    拍马屁功夫,才是杜小池混江湖的不败绝招。

    靠着精湛的拍马屁本领和圆滑世故,杜小池在青楼,获得一群临时父亲的庇护;在江湖,获得一群超品修行者的庇护。杜小池会拍马屁也肯马屁,能靠嘴巴解决的问题绝不依赖拳头,简直是土著世界修行者圈子里的异类。

    杜小池的临机应变能力,也非常强。

    譬如忠诚问题,不必贺路千等人询问他与阎罗天女、洝国小皇帝的关系,杜小池就积极表明立场。

    首先,杜小池诚恳坦白了他与洝国小皇帝破六韩富宁的有限情谊。

    杜小池与破六韩富宁的友谊,源自阎罗天女镇压苏尼奇那日的偶遇。

    站在苏尼奇立场,他对阎罗天女、破六韩富宁忠心耿耿,从来没有想过改朝换代;他仅仅看不惯某些弊政,想有所作为而已。苏尼奇不觉得自己该死,也没有料到阎罗天女突下杀手,那日去皇宫觐见破六韩富宁,他不仅没有防备,还大意饮了破六韩富宁赐给他的毒酒。

    直至阎罗天女图穷匕首见,一招偷袭将苏尼奇打成重伤,苏尼奇才迟迟意识到阎罗天女已容不下他。苏尼奇又委屈又愤怒,旋即发现阎罗天女已然堵死所有出路,甚至不允许他活着投降。苏尼奇怨恨阎罗天女到了极点,不计后果地硬接阎罗天女的数式杀招,寄望临死之前杀掉小皇帝破六韩富宁。

    伪装成侍卫被苏尼奇带入皇宫的杜小池,杜小池霎那间看清形势:阎罗天女镇压苏尼奇完毕,他作为苏尼奇的侍卫,肯定死翘翘。

    危急时刻,杜小池努力自救,他喊着诛杀奸贼口号,舍命拦在苏尼奇扑向破六韩富宁的必经之路。待阎罗天女彻底杀死苏尼奇,杜小池又临机应变地把潜伏苏尼奇府上的原因,移花接木成他愤恨舒姓七品修行者承受不白之冤。杜小池说舒姓七品修行者冤案由罪臣苏尼奇主导,他潜伏到苏尼奇身边,其实是想为舒老爹报仇雪恨,等等。

    得益于见缝插针的圆滑和马屁精本领,杜小池险而又险地说服阎罗天女、破六韩富宁绕过他一命,甚至准许他协助叶兰安昌抄家苏尼奇。而后,杜小池又把马屁精本领发挥的淋漓尽致,首先赢得叶兰安昌的信任,其后讨得阎罗天女和破六韩富宁的欢心,前年甚至与年龄相近的破六韩富宁结拜成了一对义兄弟。

    拍马屁才是天下第一流武学,简直无往而不利。

    傅永炐笑着提醒杜小池说:“你可不能因为与破六韩富宁结拜成义兄弟,就忘了你们杜家的血海深仇。”

    杜小池连忙表明立场,骂咧咧说:“龟孙子才是他的义兄弟,跪在安车骨鸟人面前发下的誓言算什么誓言?我杜小池,生是丰人,死是丰人,一辈子只信咱们丰人的神仙。”

    杜小池又举例证明自己:“狗皇帝乍看起来似乎把我当成兄弟,又封我大官儿,又赐我银钱。可是,我杜小池又不傻,心里都清楚着呢。”

    “我求他饶过舒老爹,狗皇帝说舒老爹造反证据确凿,罪无可赦;我求他免除我杜家的男死女娼刑罚,狗皇帝说那是他父皇钦定的铁案,恕无可恕。说来说去,狗皇帝非但不肯让我为舒老爹洗刷冤屈,还嫌弃我出身青楼,辱没了他的朝堂。狗皇帝竟然说什么要我与我娘、我干娘、我干爹划清界限,伪装成安车骨部族的孤儿……”

    “丢他老母,我杜小池是这样的人吗?”

    破六韩富宁与杜小池的情谊仅仅局限于私人观感,他愿意封赏与杜小池实力相符的官职,也愿意赐给杜小池良田丝绢。可一旦涉及到政治问题,例如舒姓七品修行者的造反嫌疑、杜家先祖宁死不降的刚烈,破六韩富宁就会理智地从利益出发,要求杜小池与舒姓七品修行者、杜家划清界限。

    杜小池对破六韩富宁的吝啬耿耿于怀,今日遂当着山海会众人的面儿,情真意切地把狗皇帝破六韩富宁和老妖妇阎罗天女骂的狗血淋头。山海会众人乃至傅永炐,都被杜小池的恨骂和誓言打动,坚定相信杜小池牢记杜家的血海深仇,随时都可以配合山海会背刺阎罗天女、破六韩富宁。

    贺路千却不以为然。

    土著世界以武为尊到了极点,绝大多数修行者都习惯简单粗暴行事,以致杜小池这样的马屁精罕见到数十年难遇一次。但跳出土著世界的局限,贺路千曾在地球二十一世纪和民愿世界,见识过无数精通马屁功夫的同事、侠客、官僚。

    贺路千对一切马屁精的观感,都是负面的。

    不可否认,阿谀逢迎有时候只是性格使然,许多马屁精都有真才实学。但马屁精终究是马屁精,圆滑性格让他们失去迎接挑战的能力:一旦需要他们肩负重大责任,他们总会习惯性圆滑逃脱,把困难让给其他人。

    不管杜小池现在说的多么好听,关键时刻绝不能指望他成事。

    但贺路千现在没有足够的亲信可以支配,以致不得不在海州、昌州境内推行一国三制,不得不默许安乐王、山海会等政治势力继续独立存在,以便与平乐藩降众、昌州降众等修行者势力异论相搅、互相遏制。

    贺路千不会允许炐国永远这样松散。

    可无论中央集权还是其它类似的改革,都需要具体的人来执行。在玩家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前,在嫡系亲信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前,贺路千没有条件废弃安乐王、山海会等小团伙,所以也没有必要提前打草惊蛇引来山海会修行者的警戒。

    贺路千把废除山海会的远期计划、对杜小池的质疑等念头都藏在心底,笑呵呵地与山海会众人打成一片。

    ===

    薄常武与薄欢欢的伦理惨剧,如今尚在小圈子里八卦传播。

    在山海会分舵主计乐江、杜小池等人眼里,事情还是这样的:薄欢欢误会杜小池变心,抱着必死念头,冒险行刺薄常武。奈何薄常武老奸巨猾,薄欢欢失手被擒,拘入平云藩藩王府私牢。

    嗯,傅永炐也不知道薄欢欢的真实身份。

    这座山海会秘密据点里,目前只有贺路千晓得薄欢欢竟是薄常武的亲生女儿。

    杜小池与薄常武无仇也无怨,此前根本没有打过交道,但他对薄欢欢一见钟情,如今整颗心都挂在她身上。得知薄欢欢失手被擒,杜小池立即不惜一切代价激活他的人脉关系网络,把舒立言、毒芍药、南海神尼等三位超品和陈会文、祁是非等多位一品请到云州,营救薄欢欢。

    杜小池的目标,仅仅是救出薄欢欢。

    可人各有志,杜小池呼朋唤友喊来的援兵,又怎可能乖乖听命杜小池的意志行事呢?

    舒立言、毒芍药、南海神尼、舒三娘、陈会文、李杏岩、祁是非、计乐江等人都是分散各地的反洝义士,当反洝义士越聚越多时,某些人忍不住提出新的建议:“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不如趁此机会,直接把大丰奸薄常武杀了吧。”

    南海神尼率先表示赞同,并肩王余部陈会文、李杏岩等人高举双手赞同,祁是非也不反对。

    众人随即推选资历最深的舒立言主持大局,毒芍药也念在同出岳山派情谊,答应帮忙猎杀薄常武。

    当三大超品修行者取得共识,余众还有什么好说的?

    于是,舒立言、舒三娘等人不顾杜小池的私心,强行把最初“营救薄欢欢”小目标改为“先杀薄常武,再杀石烈索安,毕其功于一役”大目标。

    杜小池对袭杀薄常武、石烈索安没有兴趣,他只想从薄常武手中低调救出薄欢欢。可杜小池清醒明白事情已经超出他的控制,圆滑性格令让他毫不犹豫响应了舒立言、舒三娘提出的“先杀薄常武,再杀石烈索安”新计划。

    山海会此前只有杜小池、计乐江坐镇,其中杜小池实力二品,计乐江实力三品,都没有资格影响舒立言、毒芍药、南海神尼等三大超品的决策。

    但贺路千、傅永炐的到来,瞬间改变山海会人微言轻的局面。

    傅永炐也就罢了,他虽然无限接近超品,却终究不是超品。

    贺路千才是山海会众人真正的底气。

    贺路千不仅是实打实的超品,最近两年还连续收割了原东可、白狼都保等两名超品的性命。反观舒立言、毒芍药、南海神尼等三位超品,他们虽然成名早、资历深,却始终没有单对单或多对单正面击杀超品修行者的记录。

    舒立言、毒芍药、南海神尼等超品,只是大家眼里的普通超品。

    贺路千这样的超品,才是大家眼里的超品之中的超品,可以与阎罗天女、单义信、郭靖如、靳明安、钟胜海等人相提并论。

    而且,较真说起来,靳明安仅仅数次以少打多,击退了洝国超品的进击而已,他不曾真正杀死一位洝国超品;号曰“只手擎举半壁天”的郭靖如,其核心战绩也是杀死两名超品,暂时遏制了安车骨鲸吞天下的步伐。

    当贺路千袭杀白狼都保,他已追平了郭靖如、靳明安的威名。

    去年昌州之战结束,山海会及各路反洝义士就把贺路千被吹捧为“靳明安复生”“再世郭靖如”。

    唯一令大伙儿揪心的,是贺路千的年龄实在太大了。

    郭靖如41岁病逝,靳明安38岁病逝,而贺路千呢?

    贺路千今年65岁了!

    这样老迈的年龄,这样频繁的战斗,贺路千还能坚持几年呢?据说洝国朝廷之所以愿意与贺路千和平对峙,就是赌贺路千熬不了几年了。炐国只有贺路千一位顶梁柱,一旦贺路千病逝老死,再辉煌的功业也将在霎那间烟消云散。

    洝国朝廷赌贺路千没有几年好活了,反洝义士则揪心贺路千还能活几年。

    超品修行者数量少,且普遍徘徊于101级到103级,寿命增益对他们的影响微乎其微。世人不知道寿命增益是恐怖的指数幂曲线,也不知道贺路千已经升到106级且110级并不遥远,想当然地以正常超品修行者的局限想象贺路千的寿命上限。

    无论贺路千实力多么强,想到贺路千的年龄短板,大家都不敢莽撞下注。

    如果贺路千今年不是65岁,而是35岁;如果贺路千有一位超品老婆,或者超品儿子、孙子,各地反洝义士和各地不甘心臣服安车骨的降将,早就成群结队投靠贺路千了。偏偏贺路千已经65岁高寿,今年投靠贺路千,明年为贺路千治丧,有什么意思?

    山海会精英等之所以不肯真心投诚,薄常武、魏云福等之所以不肯与贺路千真心结盟,都是担心贺路千没有几年好活了。

    寿命短板,是贺路千无法绕过的短板。

    所有人都看衰贺路千的未来。

    但话说回来,只要贺路千活着,就没有人敢小觑贺路千:洝国朝廷不敢莽撞组织第二轮围剿,薄常武、魏云福、甄延沙等藩王也不敢莽撞侵犯海州、昌州边界。贺路千先后袭杀原东可、白狼都保的恐怖战绩,足以让所有人尊敬贺路千手中的斩日刀。

    贺路千来到云州,舒立言、毒芍药、南海神尼都得给他面子。

    “先杀薄常武,再杀石烈索安”的既定计划是否执行,也须得询问贺路千的态度。

    山海会众人率先上交决策权力,由傅永炐代表大家请示贺路千:“舒立言、毒芍药、南海神尼都是响当当的老牌超品,若有他们从旁掠阵,想来门主只有八九可以杀死薄常武。但我海州与乐州、灵州、云州默契和平共处,贸然袭杀薄常武,恐怕会引来灵州、乐州四位超品的敌视啊。”

    贺路千晓得傅永炐的性格。

    傅永炐委婉反对袭杀薄常武,不是因为理智地优先看重炐国的利益,而是他妇人之仁老毛病又犯了。一边喊着无论如何都不投降口号,一边忌讳士兵、平民百姓被战争伤害,矛盾成傅永炐这样的奇葩,也算世间独一份了。

    杜小池从始至终对袭杀薄常武、石烈索安没有兴趣,见缝插针配合傅永炐说:“平云藩、平灵藩、平乐藩互相抱团取暖,我们若是逼迫太甚,把他们推到狗皇帝那边儿就糟糕了。”</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