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244 一群养在荒山野岭的猪狗
    第244一群养在荒山野岭的猪狗

    不过,无论大周联邦想在土著世界里追求什么,他们也逃脱不了被贺路千当作韭菜割的命运。

    例如大周联邦聚集起来的各行各业精英,他们可以为贺路千解决许多致命难题。

    如乐东岛的缺铁困扰。

    大周联邦为了刷贺路千的好感,特意从玩家世界里召集一群矿产勘查精英,而后在游空招讨司境内跑东跑西,帮忙寻找铁矿及其它矿产。事实证明,乐东岛虽然缺铁,却不至于缺到一点儿铁都没有,单是游空城附近的山川河流,大周联邦的国家队精英玩家就找到数个具有开采价值的小型铁矿矿点。

    这些铁矿石矿点虽然储量少、品位低,却足以帮助乐东岛初步解决存在无数年的缺铁短板。

    等等。

    有国家队玩家帮忙统筹全局,贺路千的玩家世界科学成就复现计划越来越来顺利。

    ===

    这日,贺路千割玩家韭菜搞掂当日杀戮经验,惯例翻开今日行程安排表,准备按计划前往板桥港视察由大周联邦国家队玩家建立的滨海砂矿矿区。这座滨海砂矿,主要出产品质稍高的磁铁矿、钛铁矿,颇有一定价值。

    但贺路千尚未出门,紫微宫弟子十五思突然红着眼睛跑了过来:“我奶奶快不行了。”

    十五思的奶奶,即是紫微宫第一高手十二云。

    贺路千停止赶赴板桥港视察砂矿的脚步,诧异追问十五思:“云前辈怎么了?”

    十五思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往外流:“奶奶练武练出岔子了,突然让我们帮她安排后事。门主,你救救奶奶吧!”

    贺路千恍然。

    龙秀秀留给紫微宫的圣池,只能治疗常规创伤或者说以物理伤害为主的创伤,它对内力性质的特殊伤害几乎没有多少疗效。十二云如果练功练到走火入魔,一则年老力衰无法硬抗,二则不能利用圣池及时疗伤,的确容易走向死亡。

    那么,救不救呢?

    说句实在话,贺路千对十二云印象不佳,始终没有与她真心合作的念头。但无论如何说,十二云前年终究响应了贺路千的求援,并不计消耗完成牵制马嘴利莫的任务。当时若是少了十二云的牵制,第二次彭公岛战役大概率很难打赢。

    贺路千斟酌一会儿,觉得还是回报十二云的善意比较好,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帮她一把。贺路千不懂医术,也没有信心彻底治好十二云,他仅能保守回答十五思的恳求:“我先去看看吧。”

    终止今日视察行程,贺路千转身向东,很快来到紫微宫。

    紫微宫的气氛有些异样,许多紫微宫弟子满脸茫然。

    龙秀秀前些年遁入深海,从此音信全无;如果第一高手十二云死了,紫微宫岂非只剩下两三位二品修行者主持大局了?

    二品修行者在土著世界一点儿都不弱,洝国内陆许多知名势力的头领,也不过二品、三品罢了。可紫微宫弟子向来自视甚高,少了超品高手龙秀秀、一品高手十二云撑腰,她们骤然有些忐忑不安,没有底气再维持先前的傲慢。

    走入紫微宫,十三惠的笑容堆积成花,热情招待贺路千。却是贺路千在彭公岛连续击杀歪脖杀莫、马嘴利莫等两位泥毒番大将后,十三惠愈加相信贺路千天赋超群,最少有二分之一希望参悟《太白长生经》延长寿命。十三惠如今把贺路千视作准超品诚心诚意礼敬,渴盼贺路千在关键时刻为她们丰人派系撑腰。

    而以十三芪、十四飞为代表的泥毒番派系紫微宫弟子,厌恶贺路千同时又害怕贺路千。她们讨厌贺路千,不愿意对贺路千违心露出笑脸;她们又敬畏贺路千越来越高的实力,害怕贺路千吹毛求疵苛责她们或羞辱她们。远远看见贺路千身影,泥毒番派系紫微宫弟子纷纷提前躲起来。

    少了泥毒番派系弟子搅局,紫微宫人人都是春风拂面的笑脸,她们热情到好似贺路千回到了老家。

    尾随十五思走到十二云休息疗养的小院落,气氛才慢慢回归平静。但这不是紫微宫弟子怠慢十二云、冷遇十二云,而是十二云主动以种种理由禁止紫微宫弟子、蛇仆靠近,独自一人躲在寂静的角落。

    守在院落门口的蛇仆,看见贺路千、十五思,连忙小碎步迎上来:“主人练功出了差错,受不得吵闹,还请贺门主见谅。”

    蛇仆又对十五思说:“主人说她有事和贺门主谈,还请少主留在门口等待片刻。”

    十五思关心十二云健康,哪怕帮不到十二云什么,也想默默守在十二云身边。但十五思晓得奶奶的性格,十二云生凭最烦有人婆婆妈妈耽误她办正事,十五思如果强行跟着贺路千走入小院,只会惹得十二云烦躁。十五思只好停步门口,把希望寄托在贺路千身上:“门主,请你救救我奶奶。”

    贺路千跟着蛇母轻手轻脚走了百余米,抬眼看见了白发苍苍的十二云。

    十五思没有说谎,十二云的确到了她的寿命终点。

    十二云的内息不是正常走火入魔的紊乱,而是一潭死水般绝望,好像她散了功,变成一位普通老妪。死水般内力理所当然无法帮助十二云延缓她的容颜衰老,只见她颈部以上所有的毛发,全部变白,而且是那种没有生命力的苍白、老白;她的面庞、额头,也像正常七八十岁老人那样,涌现出一条又一条深深的沟壑。

    贺路千甚至能够从十二云身上主观感受到一股死气。

    十二云快死了。

    主因不是练功出错,而是她年龄到了。

    贺路千在脑海里试着复原十二云的悲剧:十二云修炼期间出现差错,不得不调遣所有储备内力纠正、弥补错误。这时候,失去内力持续不断滋养的器官组织,立刻不可逆转迅速老话。

    十二云的病,是“老”病。

    十二云的病根,是无法逆转的衰老。

    救无可救。

    土著世界的神医们,或许能够实现远超地球二十一世纪医学成就的各种奇迹,却没办法扭转一个人的衰老宿命。

    贺路千更无能为力。

    贺路千忍不住泛起物伤其类的伤感:“十二云快老死了,我呢?”

    贺路千的碳基躯体,也已经61岁了。如果无法在有限时间里突破寿命枷锁,眼前的十二云,就是贺路千的未来。

    衰老,这是让人一言难尽的苦楚。

    十二云却没有贺路千这么多感慨,她抬起无神的瞳孔,吃力地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贺门主到了啊。”

    贺路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沉默点头回应。

    十二云却主动说起话来:“正好,我有些话想说给贺门主听。”

    贺路千:“前辈请说。”

    十二云费力地挪动右手,艰难地从怀中摸出一叠兽皮,递给贺路千:“送给你了。”

    贺路千疑惑接过这卷材质未知的兽皮,惊讶发现兽皮上以蝇头小字记录着约两千字左右的文字和七八副人体插图,竟然是一本写在兽皮上的武功秘籍。简单读了两句,其文字内容更令贺路千熟悉到无法再熟悉:《日月长生经》。

    这卷兽皮记录的是《日月长生经》经文,而且与昆仑派版《日月长生经》只有少数细微差别。

    但这卷兽皮版《日月长生经》,却不是昆仑派版《日月长生经》那样的无用经文。当贺路千翻阅兽皮版《日月长生经》正文时,轮回殿突然提醒贺路千它的真身:“发现长生石‘阳’的碎片。”

    长生石碎片!

    兽皮版《日月长生经》,竟然是类似太白长生经石碑那样的长生石碎片。

    《太白长生经》石碑,是“水”长生石碎片。

    源自《长生剑法》的斩日刀,是“金”长生石碎片。

    兽皮版《日月长生经》,是“阳”长生石碎片。

    回顾三块长生石碎片的属性差异,贺路千陡然间有了明悟:“七块长生石,应该是金木水火土加阴阳吧?龙秀秀修炼的《长春不老逍遥功》,是金、木,还是火、阴?即将伴随第五次玩家降临而诞生的第五部长生经,又将是什么属性呢?”

    贺路千一边思索,一边追向十二云:“这是《日月长生经》?”

    贺路千真正想问的,其实是你十二云从哪里得来的真本《日月长生经》,莫非也是龙秀秀所赐?可十二云没有轮回殿提醒,她怎能晓得昆仑派版《日月长生经》是假,兽皮版《日月长生经》是真。十二云想当然地曲解了贺路千的疑惑,仅仅给出贺路千想要的一半答案:“这卷《日月长生经》,据说是魔教教主传下来的珍本,可信度非常高。”

    贺路千笑了笑。

    当然高了,它可是长生石碎片。

    十二云这时候露出难看的苦笑,脸皮仿佛老树皮般拧在一起:“可惜,可信度再高也无用,修炼长生经需要非常特殊的天赋。我好不容易得到了《日月长生经》,却苦苦参悟不透,稍有急迫,立即走火入魔练到岔路。唉,贺门主,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你吗?”

    贺路千理解十二云的哀愁。

    因为贺路千年初刚刚亲身感受过衰老宿命的恐怖。

    十二云表面是羡慕贺路千有修炼《太白长生经》的天赋,内核却是羡慕贺路千有机会突破寿命枷锁。

    这是一字头、二字头的青年男女暂时无法理解的哀愁。只有当你某一天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老了,只有当你清晰感受到组织器官一日不如一日,你才能真正明白时间与寿命的可怕。

    如果世人皆无能为力也就罢了,我死你也死,这便是我们生而为人的命运。既然是无法避免的宿命,我们就一起默默接受生老病死的轮回吧,反正祖祖辈辈不都是这样熬过来的吗?

    可是,土著世界有超品,蛇湖有龙秀秀这样的老妖怪。

    看到别人突破寿命枷锁时,你可还沉得住一颗躁动的心?当长生希望——例如,四部长生经——摆在你面前时,你这位老病将死之人,会不会拼命抓住任何一丢丢哪怕再微小的希望?

    贺路千心有所感,如是回答十二云:“你对我的羡慕,想来就像我对龙秀秀前辈的羡慕吧。”

    十二云愣了愣。

    发呆了一会儿,十二云突然改变话题:“我寿命已尽,救无可救,这辈子算是认命了。但有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有些话我必须告诉你:小心蛇仙娘娘(龙秀秀),她送你《太白长生经》石碑和斩日刀,肯定不怀好意。”

    贺路千讶然望向十二云。

    贺路千万万没有想到,十二云临死前突然蹦出来这样一句话:“我一直以为,你对你们的蛇仙娘娘忠心耿耿呢。”

    十二云再一次展现老树皮拧在一起的难看笑容:“你觉得她值得我们忠心耿耿吗?”

    贺路千耸了耸肩:“十三玉、十三惠,都挺忠诚的。”

    十二云毫不留情批判:“那是因为她们愚昧。”

    贺路千懒得关心十二云与十三玉、十三惠的矛盾,直指最关键的核心矛盾:“云前辈怀疑蛇仙娘娘大奸似忠、大伪似真?”

    十二云摇头:“你或许觉得,我之所以背叛娘娘,是嫉妒她不肯传授我们长生经。”

    “说句实在话,我当初的确埋怨娘娘送你《太白长生经》和斩日刀,觉得她不公平也不公正。但对于我们这些叛逆者来说,这只是其中一条最微不足道的因素。真正让我怨恨娘娘的,是她不把我们当成人看。所谓的紫微宫,所谓的十五代弟子,在蛇仙娘娘眼里,只是一群养在荒山野岭的猪狗罢了。”

    贺路千忍不住冷吸气。

    十二云这句话,说的太严重了。

    不是得不到长生经的嫉妒或埋怨,而是恨不得把龙秀秀打倒的仇恨:十二云竟然觉得龙秀秀把她当成猪狗养。

    另外,贺路千敏锐注意到十二云使用了复数词“我们”。

    贺路千直截了当追问:“你说‘我们’,难道除了你,还有紫微宫弟子这样看待你们的蛇仙娘娘?”</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