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211 紫薇宫
    既然现在无法完成任务,那便最好不要暴露目的。

    贺路千对轮回殿的回收建议视而不见,暂时把斩日刀视作一件神兵利器,稳稳当当挂在腰间。

    龙秀秀却比贺路千想象的还要大方,又将太白长生经石碑借给贺路千:“我遁入深海避难,不便携带这块石碑,且将它也放在你这里吧。”

    还是一句话,只要龙秀秀敢送,贺路千就敢收。

    哪怕太白长生经石碑和斩日刀神兵利器惹来了其他超品高手的窥视,贺路千也可以紧急把它们转化长生石碎片或丢入无间地狱小宇宙,而后趁势设计请求龙秀秀帮忙主持正义。

    龙秀秀与贺路千的第一次会面,随着两笔交易的达成而结束。龙秀秀喊来蛇母、蛇母师姐,郑重其事要求她们在龙秀秀遁入深海避难期间,督促其她记名弟子诚心诚意效忠贺路千:“我归来之前,贺路千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你们不得稍稍违抗半句。”

    蛇母、蛇母师姐非常不理解龙秀秀的决断,不明白龙秀秀为何把蛇湖托付给实力有限的贺路千。

    但是,龙秀秀在她们心中的地位,是仙、是神,神仙的裁断容不得凡人置喙半句。所以,无论她们如何疑惑、如何不理解,最终都乖乖听命龙秀秀的嘱咐,当场跪拜贺路千表示恭顺。龙秀秀欣慰地点点头,巨大身躯缓慢沉入湖泊中:“我离去时候,就不另行通知你们了。这次会面,便当作咱们的离别吧。”

    蛇母、蛇母师姐恭送龙秀秀离去完毕,不慌不忙从湖畔砂石地上爬起来,向贺路千道了一个万福:“未来麻烦门主了。”

    土著世界以武为尊观念根深蒂固,蛇母、蛇母师姐虽然牢记龙秀秀吩咐,却不可能像敬拜龙秀秀那样敬拜贺路千。

    在蛇母、蛇母师姐眼里,只能勉强打平蛇公主的贺路千,本身毫无威严,只能被视作龙秀秀留在乐东岛的代理人。

    如果贺路千违背了龙秀秀的嘱咐,如果贺路千大言不惭侮辱了龙秀秀的荣耀,蛇母、蛇母师姐甚至会毫不犹豫以龙秀秀记名弟子自居,声色俱厉地批判贺路千。反过来说,如果贺路千愿意遵守约定并守护龙秀秀的荣耀,蛇母、蛇母师姐也会谨慎尊重贺路千的代理人身份。

    当然,贺路千对此也有心理准备。

    今日只是贺路千与龙秀秀第一次相遇,莫说蛇母等记名弟子凭什么效忠他贺路千,贺路千又何尝敢真正毫无保留地相信她们?

    再说,贺路千向来推崇独立自主、以我为主等精神,本就不会奢望龙秀秀能够变成一把为他遮风挡雨的保护伞。只要蛇母等记名弟子不阻止游空城修路,只要蛇母等记名弟子不扯后腿干涉贺路千复现玩家世界的科技树,此次蛇湖之行就算取得了圆满成功。

    蛇母指引贺路千翻过深入蛇湖中心的半岛,踏水而行奔向蛇湖的东北湖畔:“蛇湖湖畔的紫微宫,是我们记名弟子的住所。”

    贺路千一边尾随蛇母、蛇母师姐赶路,一边试着与她们交流:“这位蛇母的师姐,以后我该怎么称呼你?也喊你师姐?”

    蛇母师姐呵呵笑了笑:“妾身名惠,门主平时直呼我名字‘十三惠’就好。”

    蛇母也重新自我介绍说:“蛇母是部落土著对我的敬称,妾身本名为玉,门主平时直呼我名字‘十三玉’即可。”

    十三惠、十三玉,非常奇怪的姓氏。

    贺路千不懂就问:“咦,你们都姓十三?”

    蛇母十三玉摇头否定,耐心解释说:“我们没有姓氏,十三是指我们为蛇仙膝下第十三代记名弟子。所有十三代弟子,名字都是十三某;同理,十二代弟子是十二某,十四代弟子是十四某。”

    十二某、十三某、十四某,真是简单直白的取名办法。

    贺路千按照紫微宫习俗推测说:“今日与我对战的蛇公主,她是十四代弟子,所以正式名字为十四飞飞?”

    蛇母小小纠正一点:“是十四飞。紫微宫弟子全部都是单名,飞飞叠音,只是我们长辈对她的昵称。”

    贺路千点头表示明白。

    面对如此奇葩的名字,贺路千忍不住想吐槽:“你们十三代弟子总共有几位?其中有没有一位名叫十三香的?”

    蛇母听不懂贺路千的吐槽,老老实实回答说:“除非特殊情况,紫微宫每代弟子一般都是固定的九人。我们十三代弟子,按照入门次序,分别是真、雪、惠、玉、青、翠、宁、芪、莺,没有谁叫十三香。十一代前辈里,倒是有一位名‘香’的长辈,门主莫非与她有什么渊源?”

    贺路千连忙摆手:“没有渊源。我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蛇湖由河流堵塞而成,四周到处都是山峰化作的山地半岛。

    紫微宫坐落在东北湖畔的一座半岛山腰间,但与其他荒僻湖畔相比,紫微宫周边显然经过精心开发。首先,紫微宫建筑群规模接近一座小宫殿,四周铺满了平整的石板,给人感觉好似来到了地球二十一世纪古建筑风景区;紫微宫左侧,又有一条宽阔平板石路蔓延向后山,路上时不时看见许多奴仆装扮和九蛇部落土著衣饰的行人。

    紫微宫显而易见地比九蛇部落繁华了许多,也文明了许多,仿佛藏在群山深处的桃花源。

    缓步行至紫微宫外,贺路千隐隐约约听见一群女子叽叽喳喳喧闹声:

    “左臂断了,肋骨断了,鼻梁断了,牙齿掉了五分之一。飞飞真是凄惨啊。”

    “心肝也是重伤,飞飞再晚回来一会儿,恐怕就内脏失血而死了。这贺路千也太野蛮了。”

    “心肝和鼻梁,大约需要一月时间恢复;臂骨、肋骨,大约需要三月时间恢复;牙齿比较特殊,估计需要一年时间恢复。这贺路千,实在太可恨了。都说打人不打脸,他倒是好,拳脚全往你脸上打。”

    “飞飞你放心,母亲(蛇母)肯定会给你出气。”

    “对,咱们也打断他的手臂、肋骨、鼻梁。然后,挂在高杆上暴晒一年,好好给飞飞出一口气。”

    ……

    无须浪费时间推理,贺路千就明白一群紫微宫弟子,正在同仇敌忾批判、诅咒贺路千。如果没有龙秀秀从中缓和矛盾,这群隐居在蛇湖湖畔紫微宫的弟子,恐怕瞧见贺路千,就疯狗出笼般拎刀拔剑,为蛇公主十四飞复仇。

    贺路千理解紫微宫弟子的敌视,耸肩转望蛇母十三玉:“要不,你先进去和她们说说?”

    蛇母十三玉神情尴尬,却理智地采取了贺路千的建议:“请门主稍等片刻。”

    蛇母十三玉独自冲入紫微宫不久,紫微宫迅速因为龙秀秀的命令陷入新一轮喧哗和质疑,无数紫微宫弟子条件反射地质疑。但龙秀秀毕竟是龙秀秀,蛇母毕竟是蛇母,经过大约半小时的辩论和安抚,紫微宫渐渐恢复安静。

    蛇母十三玉独自走出紫微宫,神情疲惫地邀请贺路千入宫:“门主,我已经处理好了。”

    贺路千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好。”

    尾随蛇母十三玉走进紫微宫,贺路千迎面看见二十名老中少女子规规矩矩排成三列。二十名老中少女人依次向贺路千见礼,第一排六名老年女人,是十二代弟子;第二排五名中年女人,是十三代弟子;第三排九名青少年女子,是十四代弟子。

    蛇母十三玉补充介绍说:“紫微宫如今总计二十四名弟子,六名十二代弟子和九名十四代弟子,尽在此处;十三代弟子,七名弟子守在紫微宫,另外两名弟子奉命执行机密任务。”

    贺路千沉默点头。

    环视包括蛇母十三玉、十三惠在内的二十二名紫微宫弟子,贺路千不禁暗暗心惊。

    十四代弟子平均年龄最小,平均实力也最弱。但是,哪怕其中最弱最年轻的十四爽,也被游戏系统判定为80级。十四爽如果去了游空城,她就是仅次于贺路千的第二强。

    十二代弟子平均年龄最大,平均实力也最强。其中实力最强的十二云,赫然被游戏系统判定为97级。

    紫微宫果然不愧是龙秀秀培养的势力。哪怕龙秀秀投入精力有限,哪怕龙秀秀始终不肯收录一名正式弟子,紫微宫的底蕴也强到令人心悸。考虑傅永炐山海会无二品可用的尴尬现状,紫微宫除了高端武力抵挡不住安乐三杰的联手,她们的二品底蕴、三品底蕴,恐怕不弱于整个安乐王政权。

    但紫微宫势力越强,贺路千越冷静。

    十二云这样的97级一品高手,以及蛇母十三玉等二品高手,怎会甘心情愿效忠区区86级的贺路千?瞧瞧她们的眼神吧。蛇公主十四飞等紫微宫弟子,对贺路千的反感和抗拒,几乎写在脸上;十二云等紫微宫弟子,眼眸里虽然没有仇视,却也感觉不到丁点儿诚意。

    紫微宫弟子终究是紫微宫弟子,她们尽管慑服于龙秀秀的命令,却绝不可能真正为贺路千所用。如果龙秀秀另有其它安排,二十四名紫微宫弟子随时都可能爆炸,突然间背刺袭击贺路千。

    紫微宫弟子,不能大用。

    贺路千现在也不敢大用,后患太多了。

    贺路千不准备与紫微宫弟子建立较深关系,索性长话短说,三言两句结束了他与紫微宫弟子的第一次见面会。

    贺路千而后故意避开敏感话题,请求蛇母十三玉领着他在紫微宫附近转转。

    不同于九蛇河出口到蛇湖深处的蛮荒山林,也不同于山下剥皮部落的原始社会粗粝,紫微宫后山经过了一代又一代紫微宫弟子的精心开发。沿着紫微宫左侧的宽阔石板路继续走,山林间遍布许多村寨。当然,这些村寨的经济模式非常单调,甚至可以根据产业结构简单划为分四块:小鸡村寨、青蛙村寨、茶园村寨、商贸村寨。

    顾名思义,小鸡村寨以养小鸡为生,青蛙村寨以养蛙为生,茶园村寨以养茶为生。这些小鸡、青蛙、茶,都卖给谁呢?答案是谁都不卖,这些村寨饲养小鸡和青蛙,是因为龙秀秀喜欢吃小鸡、青蛙;茶园村寨种茶,也是因为龙秀秀有品茶的习惯。

    说起来,土著世界毕竟不是纯正的仙侠世界,龙秀秀哪怕强到109级、强到接近化形,她也不能饮露餐风、辟谷不食。

    龙秀秀不必烦恼身躯太大,因为蛇湖面积将近3000平方公里,蛇湖及附近山林的鱼虾鸟兽都是她的鲜美食物。但龙秀秀具有甚于普通人类的智慧,她不想这样积年累月生吃鱼虾,于是令紫微宫弟子请来许多善于饲养小鸡、青蛙的养殖师傅,再请来一批厨师为她烹饪鲜美的小鸡、青蛙美餐。

    紫微宫后山,数十村寨总计将近三千人,全都兢兢业业为龙秀秀一人或者说一条蛇服务。

    龙秀秀并不满意紫微宫后山的村寨群,因为她食量非常恐怖,一顿可以轻轻松松吃4000吨的食物。可藏身群山之间的村寨,哪有能力一次性为龙秀秀提供4000吨美食啊?即使紫微宫弟子及时捕捉4000吨的青蛙,些许厨师也没有能力在食物保质期时间内迅速做出4000吨青蛙美食。

    龙秀秀尽管想顿顿吃熟食,却不得不迫于艰难的现实条件,把小鸡、青蛙美食当作难得的零食享受。

    说到这里,龙秀秀的美食需求,其实是修行者需要无数普通百姓为他们服务的缩影。

    绝大多数超品高手之所以积极走上前台,之所以积极建立国家、建立政权,首要目的就是为了制度化剥削一群普通百姓。

    就像龙秀秀,她其实也可以自己养小鸡、养蛙,但龙秀秀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她怎舍得在吃穿住行上浪费太多时间。炐朝、洝朝那些以包税制方式而存在的修行者势力,也都是以州、以郡、以县为单元驱使万千百姓,督促他们种田养殖解决自家的口腹所需,督促他们种桑织锦解决自家的穿衣难题。</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