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205 红龙纹身
    想到这里,贺路千顿时变得积极起来。

    贺路千和蛇公主的速度都高于高速公路上的汽车,每次对拼都仿佛车载武器相撞。而贺路千手中的苗刀,只是普通材质的制式刀械,遇到蛇公主同样内力加持的细剑,简单激烈对抗两三次,刀刃便砍出了缺口。

    连续砍杀数十次后,苗刀更迅速到了极限,断裂为两截。

    贺路千只好就地取材,不断夺取沿途部落土著家中各种各样的铁器,时而拎起锄头,时而操起镰刀,端的毫无高手风范。

    不过,尽管贺路千打得非常狼狈,却始终能够保持不败,偶尔还可以利用蛇公主的剑法漏洞进行反击。

    如此斗了十余分钟,贺路千惊讶发现蛇公主的力量和速度开始逐渐变弱。

    怎么回事?

    难道蛇公主准备施展奸计?

    贺路千谨慎无视蛇公主变弱露出的弱点,继续以旧节奏和蛇公主快打、快攻。这样又斗了大约十二分钟,蛇公主的力量和速度降低得越来越明显,其长距离冲杀时,竟然开始跟不上的贺路千的冲击速度。

    再仔细观察蛇公主的面庞,她已经散去了最初的自信,改而泛起了一丝惊慌情绪。结合无间地狱竞技场里与部落土著五步蛇的搏杀经验分析,贺路千猜测蛇公主的武学,理该也存在无法持久弱点。

    正常状态下,蛇公主等修行者能够以每小时一百多公里平均速度跑一天;但若遇到同级别高手的你死我活斗争,修行者积蓄的内力、法力等超自然力量,将会迅速陷入入不敷出困境。

    简单来说,蛇公主承受不住消耗太多的同级别死斗。

    反观贺路千,无间地狱提供的动力系统虽然也有耐力限制,却能保持在214战(最新战斗力指数)数小时乃至数十小时。最少,贺路千在无间地狱竞技场做耐力测试时,他可以与同等实力的敌人轻松拼杀八个小时。

    区区数十分钟的拼杀,对贺路千来说,只是最基本的热身罢了。

    斗到三十分钟左右,贺路千的耐力优势开始越来越突出,速度和力量都慢慢反超了蛇公主。寻到一个机会,贺路千以拳击佯攻引诱蛇公主变招,实际则一脚踹向蛇公主的小腹。蛇公主危急关头觉察到贺路千的脚踢,却因为迟缓下来的速度仅能向右偏移稍许,被贺路千一脚踢在胯骨。

    这是贺路千第一次实打实地击中蛇公主。可惜蛇公主的防御并不逊色她的攻击,她连闷哼一声都没有,脸色不变地继续施展她的剑法。

    然而,这却是贺路千后来居上的标志。

    以脚踢蛇公主胯骨为分界点,贺路千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击中蛇公主的频率越来越高。期间为了躲避贺路千的致命攻击,蛇公主甚至不得不违背女子爱美习惯,主动以脸颊硬接贺路千的拳头,以致瞬间被贺路千捶掉数颗牙齿。

    被贺路千拳打脚踢数次,蛇公主渐渐意识到她没有希望击败贺路千。

    稍稍挽回一点儿劣势,蛇公主突然转首冲向东方。

    不是计策陷阱,也不是拉开距离施展特殊剑招——蛇公主直接逃了!

    与疯疯癫癫的竹叶青蛇不同,蛇公主挨了贺路千一阵拳脚,就果断向东逃走。但贺路千怀抱着杀死蛇公主念头,哪肯放她逃跑,当即毫不犹豫追了上去。

    贺路千与五步蛇搏杀得来的经验,土著世界的修行者,内力积蓄效率惯来超过常规速度奔跑的消耗。如果让蛇公主以高速汽车均速奔跑一会儿,她必然会慢慢回血回气,渐渐把逃亡速度提升到最初的速度。

    若想遏制蛇公主的逃亡,便不能给她喘气回血、回气的机会。

    贺路千果断抄起一块石头,以暗器手法砸向蛇公主。趁着蛇公主闪避石块暗器的多余动作,贺路千迅速拉近距离,逼迫蛇公主与她继续战斗:“留下来,再打一会儿吧。”

    蛇公主逃跑不得,只能恨恨地被迫迎战。

    打到现在,蛇公主心里已经有些害怕贺路千了:这人的耐力,怎么如此持久?

    蛇公主与贺路千的搏杀非常迅猛,比拼力量时,两人的余波随随便便撞断大树、撞塌房屋;比拼快慢时,两人又可以一分钟内出招四五百刀或四五百剑。莫说每分钟四五百剑,便是让普通人持续不断聚集会神全力刺出四五百剑,都会感觉到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疲惫。蛇公主这样的修行者,虽然身体素质远超普通人,却也无力抗住这样的消耗。

    蛇公主恍惚间回忆起旧事,她与师姐师妹们鏖战时,曾经不吃不睡连续打了三天。

    但那时候,蛇公主疲惫时,师姐师妹们也会疲惫,大家的战斗力几乎同步降低。鏖战三日三夜之后,蛇公主与师姐、师妹们彼此比拼的,主要是个人的意志力和极端疲惫状态下的本能反应。

    今日与贺路千的交战,却让蛇公主第一次觉得剥皮部落太小了。

    初与贺路千交手,蛇公主清晰感受到贺路千的绝对实力低于他,仅能利用丰富的搏击经验与她勉强打平。蛇公主自谓与贺路千打一段时间,熟悉了贺路千的战斗风格,就能轻松压制住提前陷入消耗状态的贺路千。如果贺路千的保命绝招不过关,她甚至寄望于,在蝙蝠蛇、百花蛇辅佐下活擒贺路千。

    蛇公主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贺路千竟然仿佛锁了耐力条,压根不怕持久战。

    交手之初具备怎样的战斗力,三十分钟激烈拼杀之后,还是怎样的战斗力。

    这让人怎么打!

    这人练的什么武学,内力怎么如此绵长?

    如此不惧消耗的武学,简直是所有爆发型修行者的噩梦。

    蛇公主意识到不妙时,她郁闷发现自己已经想跑都跑不了:回气、回血之前,她的逃亡速度低于贺路千的追击速度。

    蛇公主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再这样消耗下去,我肯定死于他刀下。”

    蛇公主不甘心这样毫无意义地死亡。

    但是怎么办?

    蛇公主想来想去,始终想不到甚么自救办法:“没办法了,还是向母亲求救吧。”

    蛇公主口中的母亲,即是蛇母。

    蛇母平时的交流,不以师父、师母等称谓自称,直接让所有弟子都直呼她为母亲。而且,蛇母的母亲称谓,在剥皮部落里具备法律意义。无论弟子们生母为谁,属于哪个小部落、小氏族,拜师蛇母之后,蛇母便是她的唯一母亲。

    躲避贺路千拳打脚踢期间,蛇公主寻机撕碎左臂衣袖,露出一个醒目的红色纹身。仔细观察纹身图案,绣的竟是一条盘起来的红龙。

    蛇公主以细剑掠过红龙纹身,精确划开浅黑色皮肤上,伤口顿时溢出一条血痕。但是,伤口渗出的血液,却没有像寻常伤口那样在高速运动中甩向空气中,也没有在伤口凝结成血痂。

    伤口渗出鲜血大概三秒钟左右,突然奇异蒸发成一团红雾,覆盖在红龙纹身。又过一秒钟或两秒钟左右,红雾突然间消失地无影无踪,蛇公主的红龙纹身的伤口,也奇异地恢复了原样。如果没有亲眼看到这种变化,简直让人怀疑蛇公主根本不曾划开皮肤,血痕也不曾变成一团血雾。

    贺路千与蛇公主激烈拼杀期间,纯粹的肉眼已经看清楚彼此的剑招痕迹,只能通过内力体系提供的内力气场和无间地狱提供的某种第七感观察蛇公主的细微动作。蛇公主割裂红龙纹身时,贺路千仅能大概看见蛇公主的动作,无法精确看清楚红龙纹身的细节。

    贺路千明白,蛇公主绝不会做无用功,蛇公主激活左臂的红龙纹身肯定有其用意。但蛇公主消耗速度是渐进式的,贺路千现在并不能对她形成绝对优势,仅能继续快攻快打,尽量以最高效率把蛇公主拖到疲惫状态。

    可惜,仅仅大约五分钟,远处就奔来一位丰人服饰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的奔跑速度慢于傅永炐,却明显高于蛇公主、贺路千一个档次。其头顶上,游戏系统为贺路千辅助添加的91级标志,更直接表明她是一位二品高手。

    剥皮部落只有一位二品高手,即传说中很少抛头露面的蛇母。

    贺路千已经通过蛇公主意识到他与88级的差距,以他的谨慎性格,怎会继续挑战蛇母?瞧见蛇母即将抵达战场,贺路千果断放弃猎杀蛇公主的既定计划,转身就向南逃跑。贺路千没有直接逃回游空城,因为偌大游空城,无论孟吉利,还是不死不灭的玩家,他们都没有希望抵抗蛇母与蛇公主的联合双打。

    贺路千只能向南跑,跑到北路招讨司,跑到新丰郡,寻求安乐王阵营的庇护。

    但出乎意料的事情再次发生,瞧见蛇母到来,蛇公主突然像竹叶青蛇那样疯疯癫癫起来。为了留住贺路千,蛇公主不仅施展了出有遗患的爆发性武学,更舍弃了绝大多数防御招数,以命换命打法与贺路千进行殊死搏杀。

    例如,眼看贺路千的拳头即将垂向她的胸口,蛇公主却不管不顾继续进攻,疯狂地与贺路千以伤换伤。

    而且,定睛观察蛇公主的神情,她显然不是“不怕死,才能不死”心态。

    蛇公主也不是同归于尽心态。

    贺路千突然想起类似的画面。

    竹叶青蛇临死前的凶悍,蛇公主现在的以伤换伤,颇有点儿像玩家们的战斗风格。玩家们不怕死亡,莫说以伤换伤,便是死换伤,他们都会觉得赚了。竹叶青蛇、蛇公主对伤势的淡漠,仔细想想,竟然与玩家们殊途同归。

    贺路千心脏猛地一跳。

    难道竹叶青蛇、蛇公主等部落土著,也能复活?

    如果蛇公主也能像传统游戏中的野怪那样不断复活,事情就大条了。

    玩家不死不灭就够贺路千头疼了,如果连野怪也都能不死不灭,土著世界岂非危险到了极点。

    贺路千可没有无限复活本事。

    回到眼前搏杀。

    不得不说,以伤换伤的打法实在威力无穷,蛇公主拼着被贺路千被打断了鼻梁、打陷了胸口、打断了左臂的惨重代价,硬是把贺路千拖到蛇母到来。

    蛇母赤手空拳而来,径自以手掌迎接贺路千拳头:“飞飞,你先回去疗伤。”

    蛇公主答了一声是,又提醒蛇母说:“母亲小心,此人非常擅长持久战。”

    蛇母平淡声音回答说:“我知道了。”

    蛇公主没有犹豫,也没有纠缠,即时听从蛇母的吩咐脱离战场,全速奔向东方。

    贺路千的对手,由此变成蛇母。

    88级的蛇公主,贺路千尚能勉强打平;对手变成91级的蛇母,贺路千顿时感觉到沉重的压力。

    不得不说,游戏系统的等级体系很容易让人泛起数字欺骗感觉,仿佛86级与91级相差不远。

    事实上,绝对实力根本不能这样简单对比。

    相对来说,无间地狱的战斗力指数体系,更能清晰表现彼此之间的差距。

    1战到2战区间,被游戏系统详细划分为足足20个等级。到了80级层次,贺路千估计80级相当于128战,而90级相当于级与90级区间,每一级平均代表12.8战落差;如果后续平方增长模式不变,傅永炐的100级,理该相当于512战,即90级到100级区间,每一级平均代表25.6战落差。

    按照贺路千的猜测,蛇母预估处于战之间。

    贺路千现在才214战。

    即使蛇母以最低的281战计算,她的战斗力指数也领先贺路千近乎三分之一。

    最少七十余战差距,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甫与蛇母交手,贺路千就处处感觉被动,仿佛生死操于蛇母之手。想拼杀,拳头打出去,常常如打在棉花上般难受;想逃跑,蛇母却总是一次又一次提前挡住贺路千的退路。

    但非常奇怪,蛇母虽然不允许贺路千逃走,却也没有杀死或者杀伤贺路千的念头。蛇母的出招,一是防御贺路千的进攻,二是阻止贺路千逃走,三是切磋般测试贺路千的极限,期间未曾发起过一次致命攻击。</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