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183 不死入侵(二)
    第18不死入侵(二)

    五名玩家死亡一次又一次,却没有什么实质损失。

    相反,通过与疴獭部落猎人实战博弈,五名玩家的藏匿水平越来越高,对疴獭部落的了解越来越深。死到一定程度,学到一定程度,五名玩家渐渐能够避开疴獭部落神出鬼没的射杀,悄悄潜伏到村落附近,断断续续袭击那些落单的低等级土著。

    与洝国那些肆意攻击平民而被系统惩罚的玩家不同,系统把玩家对疴獭濮联盟的袭击视作阵营战斗,死亡惩罚只有掉落装备一项,没有什么“改名”“18日复活时间”等可怕惩罚。

    死亡不扣经验同时,玩家每袭击一名土著,又能得到若干经验奖励。也即是说,玩家死前只要能够袭杀一名土著,就赚了。如此,疴獭部落每死一人就少一人,实力越来越弱;而玩家死亡一百次,非但不会稍稍变弱,反将因为等级提升和实战经验增加而变得越来越强。

    虽然玩家非常弱小,这却是一场不对称战争。

    玩家杀的越来越尽兴,疴獭部落死的越来越憋屈,最后不得不龟缩到村子里保护平民。

    镜头移向被玩家盯上的疴獭村子。

    疴獭部落没有姓氏文化,土著习惯以山石、草木、野兽、传说为名。

    意译为小吃人鸟的一名疴獭土著,他的名字便来自疴獭部落的神话传说,一种非常凶猛、以人为食的大鸟。吃人鸟这种名字相对尊贵,只有村落中的最勇敢的贵族后裔,才有资格被大家敬称为吃人鸟。

    小吃人鸟的父亲,也叫吃人鸟,现在习惯被村民们敬称为大吃人鸟。大吃人鸟是村落的头领,或者可以翻译为世袭村长;小吃人鸟被赐名吃人鸟时,他已经被大家视为下一代世袭村长。

    为了匹配吃人鸟荣誉和世袭村长荣誉,小吃人鸟最近七年,每年都会亲自猎杀活人,像神话传说中的吃人鸟那样当众生吃人肉。小吃人鸟已经吃过七个人了,其中六人来自敌对部落苏拉部落,一人则是移民三山城的丰人。

    前年猎杀丰人士兵并当众活吃,令小吃人鸟在疴獭部落里名声大噪,好几位其它村落的世袭村长都准备把小吃人鸟推选为疴獭部落的酋长。小吃人鸟渴望成为疴獭部落的酋长,在心里默默发誓,今年秋猎一定要再猎杀一位丰人,拖到那些尚未支持他的疴獭村落里当众生吃。

    除了立威需求,小吃人鸟还从心底憎恨驻守三山城的丰人士兵。

    疴獭部落曾是泥毒番征服此地的盟友,小吃人鸟那时候跟着泥毒番进攻苏拉部落,从一个胜利走向一个胜利。眼见苏拉部落即将灭族了,安乐王却突然诡计击败泥毒番,扶持苏拉部落抵抗疴獭部落,进而导致疴獭部落称霸疴獭河上游的美梦碎成一地。

    小吃鸟人也不害怕三山城,因为三山城驻兵很弱,少数也很少。若非疴獭部落的大酋长害怕惹来安乐王的愤怒和围剿,小吃人鸟都有信心率领族人攻陷三山城。

    岂料形势突然发生变化,前些月,三山城突然来了十艘大船,据说其中还有一位守备强者。疴獭部落大酋长和父亲大吃人鸟,都满脸恐慌地禁止小吃人鸟再猎杀丰人士兵。小吃人鸟却不以为然,反而觉得越是能够在在这种情况下猎杀一位丰人吃掉,才能显现他的手段。

    小吃人鸟曾穿山越岭靠近三山城和空狱门新址,遗憾发现丰人越来越懦弱,竟然不敢独自出城。所幸就在小吃人鸟烦恼如何骗丰人出城时,一名手下突然慌里慌张跑过来,说五名白白嫩嫩的丰人,沿着人迹罕见的毒虫谷直线向村子靠近。小吃人鸟阻止手下把丰人靠近消息传给父亲大吃人鸟,径自领着三五名亲信埋伏,果断将五名丰人一一射杀。

    可当小吃人鸟欢欣鼓舞准备把五名丰人的尸体拖到村落里时,他却震惊发现五名丰人竟然没有留下尸体。射死五名丰人的地点,荒唐地只有五把刀剑武器。诡异的画面,当场吓得某些人跪地叩拜,恳请刀神、剑神原谅他们的冒犯。

    小吃人鸟也害怕五把刀剑是什么刀妖、剑妖,却看不惯村人的懦弱模样,冷哼说:“世上的真神,只有吃人鸟,怕什么刀妖、剑妖?这是吃人鸟真神赐给我的武器。”

    可惜,小吃人鸟的噩梦开始了。

    已经死去的五名丰人,随后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村落附近,吓得所有村民都恐慌不安。不幸中的万幸,五名丰人非常弱小也非常迟钝,小吃人鸟及其他猎人每次都能轻松射杀,间接削弱了村民的畏惧。

    可五名丰人怎样杀都杀不死,每一次复活都让小吃人鸟和村民感觉压力在不断增加。

    当五名丰人或者说丰鬼变得越来越阴险,越过猎人直接袭击平民,死亡恐惧又渐渐化作实体。

    某某沿着河流去隔壁村落贸易,至今未归;

    某某出去捕鱼,尸体从上游漂回;

    家住村子角落的某某,突然被发现全家死于袭杀;

    ……

    小吃人鸟的村落,总计不到两百人口,哪经得起这样的持续袭杀?

    当死亡人数上升到二十时,村子的秩序就开始走向崩溃,不断有村人开始指责小吃人鸟冒犯了刀神、剑神、战争之神。大吃人鸟见势不妙,果断领着巫师和十名猎手,赶赴下游求援疴獭部落大酋长,恳请部落大巫师出手,解除刀妖、剑妖的复仇噩梦。

    村子总计只有约三十名猎手,减去窝囊死于袭杀的和大吃人鸟带走的十名资深猎手,防卫力量已经所剩无几。噩梦偏偏在这个时候加剧,村子外突然传来了噼里啪啦的铳声。

    小吃人鸟村落对火铳并不陌生。

    泥毒番征服此地时,直接把疴獭部落对武器的认知从石器和青铜器带到火器时代。小吃鸟人部落不懂火铳意味着什么,却通过一次又一次战斗清醒明白了火铳的强大:不入品级,火铳称雄,九品以下的不入流武者与田间农夫只差一杆火铳。

    尽管小吃鸟人等猎人更喜欢便于袭击、捕猎的弓箭,村子却不惜耗费所有积蓄,从泥毒番那里购买了三十余杆新旧不一的火铳。

    村子里的大吃人鸟、巫师、小吃人鸟,都是不入流的武者,没办法正面硬抗火铳袭杀。

    小吃人鸟听到火铳声音就泛起不好念头,连忙集合五名猎人探查敌情:“你们去瞧瞧,到底是谁在放铳?”

    然而,村外数声铳响之后,只有一名猎人狼狈逃归。却是五名猎人刚小心翼翼走到一处小山坡,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打”,随后数颗铅弹呼啸钻入四名猎人的胸膛或头部,当场身死灯灭。只有这位猎人慢了半拍,侥幸避过火铳伏击,连忙狼狈逃回村子。

    小吃人鸟抓住这位幸运逃归的猎人:“对方是苏拉人,还是那五个怪物?”

    猎人却尴尬摇头:“我没看清。”

    以五名猎人遇袭为分界线,小吃人鸟村落的形势急转直下。

    小吃人鸟主动肩负起保卫指责,把巡视范围缩小村落边缘百米。小吃人鸟不惧五名丰人的不死侵扰,却害怕斜地里突然伸出一杆火铳,每日每次巡视都小心翼翼。直至回程到河边时,小吃人鸟才敢稍稍放松。

    河边水草密集,照理说应该小心岸边草丛里有无埋伏者。但小吃人鸟却知道,水草里有蛇虫活动,还有吸血虫,莫说远道而来的丰人,哪怕近在咫尺的仇敌苏拉部落,也不敢跑到水草里埋伏。

    可惜,小吃人鸟小瞧了对手。

    当他又一次靠近水草丛时,水草丛里骤然五道铳声齐响,小吃人鸟身边的猎人顷刻间横死倒地。若非一名猎人紧急关头冒死推了小吃人鸟一把,小吃人鸟人也得瞬间被火铳打死。因为愤怒,因为仇恨,小吃人鸟瞬间红了眼。

    小吃人鸟曾尾随泥毒番攻伐苏拉部落许多次,业已非常熟悉火铳的优缺点。火铳的优点是威力大,九品之下乃至八品之下的武者,谁也不敢忽视索命的铅弹;火铳的弱点则是射速慢,一轮射击结束的二十余秒时间,便是弓箭猎人反击火铳的良机。

    小吃人鸟来不及思考敌人究竟是谁,也来不及畏惧水草丛的威胁,条件反射拔出匕首冲上前,准备击杀藏在灌木丛里的伏击者为同伴们复仇。突进到一半,小吃人鸟突然间隐约听见更换枪械的声音:“对方每人准备了两把火铳。”

    小吃人鸟顿时心生畏惧,直线突刺变成横向跳入大河,并第一时间潜水逃向远方。

    水面砰砰射击数次,水草丛里迟迟钻出李斯特洛夫等五名玩家:“那个土著头目应该逃了。唉,系统引导的射击,毕竟不是由我们操控的自主射击,只能在二十米内百发百中。”

    玩家驰风骤雨笑说:“知足吧。如果这些野怪的智商再高点儿,我们好不容易凑齐的十杆火铳,肯定折耗在这里。”

    李斯特洛夫:“也不能这样说。这群原始土著猎人,哪能想到我们能够把疼痛比例调低到0,‘忍着无法想象的痛苦’直接藏身水草丛里。有降低疼痛比例这条优势,我们玩家本来就是最好的刺客。”</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