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164 背叛
    第164

    背叛

    尽管五块长生愿石已经瓜分殆尽,贺路千却仍旧准备暗中扶持萧红雨,令其成为五位实验对象之一。可谁想到,在民愿世界里摸打滚爬二十年的萧红雨,玩了一辈子鹰,最终却被鹰啄瞎了眼睛。

    贺路千通知顾景秋,请她多等一段儿时间。

    而后,贺路千全速孤身返回涳国,深入调查萧红雨的死因。

    萧红雨死于亲信背叛。

    共和十六年正月,萧红雨慰问地方百姓期间,她指定的继承人白巧红,她赖以抵抗侠客侵袭的亲信鬼怪,她亲手组建的侠客近卫团指挥使赫芳雨,突然间一起背叛。

    白巧红毒杀萧红雨之后,就地屠杀一群无辜百姓冒充盗贼,把萧红雨之死嫁祸给并不存在的盗贼袭击。可是,背叛者无法掩盖她们的背叛,因为她们后续的政策与萧红雨的理念截然不同。毒杀萧红雨不久,白巧红就不惜以全面退出原州的巨大代价,寻求与铵国权贵和谈的可能。

    萧红雨旧部哗然大波,一群主战派将领撕毁白巧红签发的军命,率兵围攻白巧红。白巧红进退两难之际仓惶逃亡铵国,途中被亲信部下逼迫自杀。这时候,早有准备的赫芳雨突然拔剑出鞘,以平定叛乱名义设计围杀一群主战派文武官员,“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般成为新一代首领。

    白巧红等人为什么背叛萧红雨呢?

    汇总主战派的爆料和涳国情报网络收集的资料,贺路千大概拼凑出萧红雨的一生。

    就像贺路千昔年的东魔绰号名不副实,萧红雨当年的西魔绰号也名不副实。萧红雨之所以被门阀江湖呼作西魔,是因为她的政治理念比魔教更加激进,而非真正得到了魔教传承。

    魔教教徒的确曾经欢欣鼓舞地把萧红雨当成教友,甚至不远千里跑到石峁大营投靠萧红雨,但萧红雨的导师范儿却令魔教高层大为不满。数论谈判确认萧红雨不愿与他们共享权力之后,魔教高层直接把萧红雨打为异端,骂萧红雨在独夫民贼道路上狂奔。

    萧红雨掌握的御鬼奇术,并非魔教教主的传承,更像民愿规则对她的赐福。

    萧红雨竖起的旗帜之一,是拯救被两千余年封建经济压迫的女性,是拯救被门阀江湖压迫一生的女性。醒悟民愿背后是民心支持,萧红雨更屡次在延、原两州疾声大呼:“天下十五州,女子五千万。我们若能众志成城,谁能抵挡浩浩荡荡大势?”

    萧红雨后来与贺路千沟通,也直言不讳说:“我哪有什么鬼法天赋。分明是五千万女子被门阀江湖欺压了两千余年,怨念已经积成汪洋大海。”

    萧红雨早期的百鬼夜行声势,根源就在于她撬动了能当半边天的女人民愿。

    萧红雨治下,强行废除妻妾旧习,男子只能娶一妻,女子只能嫁一夫,与王建龙、李新海等妻妾成群画风截然不同;萧红雨又尝试废除种种性别歧视,不仅允许女子公平公正参与军事政治,更以严苛的法律保证女子的财产权、教育权等。

    萧红雨竭尽所能地尝试建立一个公平公正的平台,不许男人有特权,亦不许女人矫枉过正地趁机索要特权。

    亦是因为萧红雨苛求攻克一地救一地,不惜成本推行义务教育,妄想解救城市到农村的所有男女,她的扩张速度才异常缓慢。如果萧红雨无意纠结那些世人习惯成自然的罪恶,她完全可以依赖早期的百鬼夜行优势提前数年崛起。

    可惜,萧红雨小觑了人心懈怠。

    以白巧红和郝芳雨两位背叛者为例。

    白巧红五岁时被父母卖给当地豪强家做丫鬟,受尽各种各样的欺辱和折磨,有着非常悲惨的童年和少年。直至萧红雨抄家这户豪强,白巧红才第一次感受到世间原来也有温暖。

    巧是她的原名,红字则是萧红雨的红字,白巧红从此迎来新生。

    白巧红跟在萧红雨身边,因为性格机灵且善于学习,渐渐成为萧红雨左膀右臂,乃至被萧红雨指定为继承人。然而,随着权力越来越大,白巧红不知不觉间越来越堕化。

    萧红雨监察不到的角落里,白巧红迅速变成非常恶劣的新式勋贵豪强。

    白巧红的法定丈夫,被她当作大户豪强家的小妾肆意殴打;因为口角冲突,她直接把婆婆殴打致死,从容伪装成意外身亡;白巧红又私下里威胁六十一名青年才俊做她的男妾,像当年大户豪强欺辱她那样欺辱他们,像当年大户豪强折磨她那样折磨他们;白巧红又以子侄亲戚和数十名男妾编织一张权力网,动辄以崇高的口号打击对手。

    等等。

    白巧红越来越嚣张,越来越傲慢,最终被萧红雨发现她的罄竹难书罪恶。

    萧红雨震惊白巧红的堕化,并毫不犹豫地判处白巧红死刑。萧红雨春节时携带白巧红等人慰问地方,就是想与白巧红死前好好谈谈,寄望白巧红死前醒悟,并以白巧红的曲折一生警告其他亲信万万不要忘记初心。

    但萧红雨万万没有想到,白巧红直接狗急跳墙,联合萧红雨最信任的鬼怪和郝芳雨毒杀了她。

    郝芳雨和鬼怪,也都堕化了。

    郝芳雨牢记萧红雨教诲,没有像白巧红那样走上邪路。可是,郝芳雨的一对儿女却仗着郝芳雨夫妇的权势为非作歹,嚣张害死数条性命。郝芳雨清醒明白萧红雨眼里揉不得沙子,一旦事情暴露,儿女必将被萧红雨判处死刑。为了保住儿女性命,郝芳雨狠辣无情地帮他们擦屁股,最少杀害了三十余位无辜者。

    郝芳雨与萧红雨的冲突,非常类似李丰瑾先祖李百春与钟群生的冲突。

    已经死去的鬼怪,她又为何背叛萧红雨呢?

    因为鬼怪生前有亲戚朋友,当这些亲戚朋友触犯法律时,鬼怪也像郝芳雨那样起了私心。

    白巧红擅长阴谋诡计,早早掌握了郝芳雨和鬼怪的犯罪把柄。如果郝芳雨和鬼怪拒绝协助白巧红袭杀萧红雨,白巧红就会揭发两人的死罪,让她们与白巧红一起走向身败名裂。郝芳雨、鬼怪没有器量束手就擒,于是响应白巧红的阴谋,利用萧红雨对她们的信任而毒杀了萧红雨。

    等等。

    萧红雨部战斗力始终提不上去,就是因为前期贪多嚼不烂,到处都人手短缺;后期则不断批量出现白巧红、郝芳雨等堕化者,间接影响影响了地方百姓的支持度和战斗力。受限于落后的生产力,萧红雨不仅无法建立有效的监察系统,甚至无法及时收到各郡各县的准确资料,以致她的亲信纷纷瞒着她为非作歹。

    萧红雨死的不冤。

    指定的继承人、最信赖的鬼怪和侠客近卫团指挥使郝芳雨都背叛了,萧红雨不死才奇怪。

    贺路千摇头遗憾。

    钟群生到魔教教主,再到萧红雨,他们的失败异常相似。

    都是来自亲信的背叛。

    昔年浴血奋战的勇士,品尝到权力的滋味之后,思想都转为精神门阀世家或实体门阀世家。钟群生到萧红雨的悲剧,就像历史上一次又一次的流民起义,那些流民首领的最终目标不是让世间再无流民,而是成为人上人,做将军、做丞相、做皇帝。

    萧红雨不许他们佃农翻身做地主,便立刻站到这个群体的对立面。

    汇总萧红雨资料时,原州又传来最新情报。

    郝芳雨夺权之后,一边封赏旧时同僚,一边赦免类似白巧红的罪犯。内部局势稍稳,郝芳雨又率领侠客近卫团赶赴前线与铵国和谈,把连年战争祸乱推罪给萧红雨,乞求回到宫千钧时期的和平共处状态。

    可是,站在铵国的视角,郝芳雨凭什么拥有和平?

    铵国权贵假意与郝芳雨积极和平谈判,期间却骤然发难,直接把郝芳雨等高层一网打尽,间接为萧红雨复了仇。

    随后,铵国精锐士兵长驱直入,准备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抹去萧红雨隐患。

    当贺路千抵达原州,迎入眼帘的画面就是丰族豪强与安车骨权贵缔结成牢不可破的同盟。安车骨骑兵纵横平原和山间,把萧红雨旧部逼到聚城而守;豪强私兵则如篦子般梳过每个城镇和村庄,叫嚣说萧红雨治下的百姓都是魔教余孽,必须杀干杀净才能彻底清除隐患。

    贺路千沿着前线转一圈,就遇到了十余次有组织的屠杀。

    延、原两州局势,迅速走向全面失控。

    若无外来干涉,铵国权贵豪强肯定把原州西南部和延州北部杀到荒芜人烟,而后再迁入新的移民。

    贺路千没办法无视这些屠杀,遂紧急启动预备作战计划,一边在原州亲自阻止铵国权贵豪强的复仇式杀戮,一边命令涳国内阁遣兵攻灭已经没有必要存在的铵国。

    过程则没有什么好说的。

    安车骨昔年挡不住贺路千的无双冲锋,今日的铵国也照样挡不住贺路千的无双冲锋。

    除了少数同归于尽式殊死反抗和针对平民百姓的袭击,涳国很快在贺路千领导下轻松吞并了铵国三州。

    :。:</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