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141 闻风丧胆急求降
    第141闻风丧胆急求降

    李家兄妹意料之中即时答应。

    甚至顾不得眼前尚未彻底了结的武装冲突,李凤瑶便主动提议启程返回济州。

    贺路千感谢李家兄妹毫无犹豫的倾力支持,却婉拒了他们的即时启程提议:“我总不能让你们提着心吊着胆去济州帮忙,先把悬空寺这档子事儿,彻底了结吧。”

    李凤瑶笑吟吟说没事儿:“公子亲自露面,悬空寺上下肯定吓得两股战战,不敢再来骚扰苏家岭道场。”

    贺路千笑了笑:“半小时路程罢了!”

    悬空寺扎根石、原两州边界的清凉山,与苏家岭直线距离六十余公里。不过,因为沿途都是曲折山谷、原始道路,普通百姓若想从苏家岭赶赴清凉山悬空寺,必须沿着苏家岭西边儿的旧道绕一大圈儿,然后借道原州郡县,才能顺利抵达清凉山下。但

    贺路千这样的侠客,即使背负等级20民愿惩罚,也能直来直去,在半小时之内跑到清凉山。

    再者,悬空寺的实力也非常有限。

    悬空寺的佛法底蕴,曾先后惨遭钟群生和魔教教主的两轮镇压,至今仍处于低谷。

    悬空寺的武功底蕴,毁于魔教教主镇压之后,曾因祸得福迎来了一位天下第一掌门。可惜,这位天下第一掌门不仅出身于岳山派,理念也倾向道家的逍遥自在。悬空寺幸运复兴于这位天下第一掌门,也不幸地因为天下第一掌门的逝世而陷入内斗,以致最后分裂出悬空寺和悬空观两家传承。

    悬空寺虽然号称北地第一佛门、原州第一武林门派,其实它的名气高于实力,并不能像玉皇派那样君临济州。而且,最近数十年,都悬空寺一直不曾涌现过什么名侠——连玉皇派徐掌门那样的水货掌门都没有。

    悬空寺比玉皇派实力更弱。

    对于现在的贺路千来说,悬空寺与李家兄妹的矛盾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悬空寺若敢不配合空狱门的政策,贺路千就去清凉山惩恶扬善,提前帮他们梳理一遍祸害。虽然贺路千与萨姆会签订《盖清协约》,把原州和延州善意让给了萨姆会,但想来宫千钧及安车骨大单于破六韩王吉,绝不会冒着激怒贺路千的风险帮悬空寺主持公道。

    贺路千径自留在道场叙旧,询问李凤瑶转化鬼仙之后的种种变化。

    等茶余饭后有了心情,贺路千再饭后百步走般去悬空寺拍苍蝇。

    但贺路千没有料到,他的天下第一威望和惯来的杀伐果断、嫉恶如仇印象,已经深入人心。悬空寺掌门闻听贺路千在苏家岭露面,并亲手惩处了悬空寺间接控制的武僧,当场吓得差点儿昏厥。

    悬空寺掌门毫不犹豫地把苏家岭冲突,当成事关悬空寺生死存亡的大事,立即不惜一切代价启动了最高级别的应急预案。悬空寺掌门集结所有能够联系上的长老、各院首座,把速度提到极致,急匆匆赶赴苏家岭,向主动请罪。

    贺路千这边儿刚在道场吃完饭,正准备启程去悬空寺溜达一圈儿,外面慌里慌张跑来了一名信徒:“大事不好,悬空寺大侠找上门来了。”

    却是这名信徒出身乡间,见识浅薄,不理解悬空寺害怕贺路千到了什么程度。

    信徒一辈子活在悬空寺阴影里,习惯性把制霸石原两州边界的悬空寺当成庞然大物,又想当然地误会空狱门最多比悬空寺强上一线。信徒以乡村帮派交互的印象,臆测空狱门和悬空寺的对峙,觉得贺路千这位空狱门门主即使号称天下第一,也得给悬空寺几分薄面;觉得悬空寺即使不如空狱门,两者也得舞刀弄棒斗一番。

    类似心理的信徒,比比皆是。

    许多信徒诚惶诚恐重新拿起火铳和长矛,心惊胆战地小声悲观讨论,觉得双方随时爆发大决战。

    当然,魔教道法天才李丰瑾和历经诸事的李凤瑶,不会像这些村民信徒那般没有见识。闻听信徒报信说悬空寺集体出动,李丰瑾呵呵笑了起来:“门主声名远扬,直接吓得悬空寺心急火燎跑过来投降啦。”

    走出门,李家兄妹却惊讶发现悬空寺高层比他们想象的更加谦卑。

    悬空寺掌门及长老、各院首座,不管年龄大小,不管辈分高低,全都如小兵小卒般向贺路千恭恭敬敬地鞠躬行礼。没有诡辞辩解矛盾由谁引发,也没有请求贺路千饶恕案犯,悬空寺全体高层全部干脆利落地认错:“悬空寺御下不严,以致二三狂徒顶撞门主,我等罪莫大焉。”

    随后,悬空寺拿出一颗人头,说策划强攻苏家岭鬼仙道场的首犯,已经被他们斩首惩处;悬空寺又指向两百余名绑缚双臂的青壮,说所有参与强攻苏家岭道场的从犯都他们被绑了过来,任由贺路千发落;悬空寺最末推出来三箱子地契,说愿意把石州境内的十二万亩良田及相关产业,统统献给空狱门赔罪。

    悬空寺的认错态度,好到不可思议。

    饶是李丰瑾和李凤瑶晓得贺路千威震四海,也忍不住面面相觑:“昔年铁血屠戮魔教余孽的悬空寺掌门,何时变得这样好说话啦?”

    想来想去,李家兄妹只能把悬空寺掌门的无条件臣服,归结于贺路千的恐怖名声。越坐越稳的天下第一宝座,和以百以千杀戮的传言,令悬空寺高层确认贺路千抵达苏家岭霎那,就不约而同地默契选择了投降认输。

    悬空寺高层不敢争,也不敢赌,趋利避害地选择了破财免灾。

    悬空寺如此乖顺地配合,贺路千也不好意思赶尽杀绝,仅仅批评悬空寺掌门了一顿:“涳国制度,禁止私人杀戮,即使是十恶不赦死罪,也须报到济泉内阁审核。无论此人是否是首罪,无论此人是否该死,你们都无权杀人,晓得吗?”

    开玩笑。

    涳国境内的死刑犯,可是贺路千的经验值来源之一。

    话说,自空狱门成立以来,势力范围内的每位死刑犯,都需要送给贺路千亲手裁决。为了避免哪位死刑犯被人诬陷,贺路千还刻意利用无间地狱漏洞,让每位死刑犯临死前攻击他一次,满足“谋逆为重罪之首”前置条件。

    当然,作为回报,贺路千则尽量随机在无间地狱小宇宙里与每位死刑犯沟通。如果发现某人的确冤屈而死,贺路千就会在现实世界对旧案重新调查,还给冤屈而死者一个公道。

    悬空寺掌门虽然不晓得他们的擅自杀人行为等同恶劣地与贺路千抢经验,却对不敢正面违逆贺路千的训斥,连忙磕头虫似认错:“门主教训的是,我等以后再也不敢了。”

    贺路千嗯了一声:“石安郡是自治郡,宣传本来就不到位。你们悬空寺又在安车骨治下的原州,可谓不知者不罪。今日之事,且到此为止,我就不继续追究了。但以后,你们务必把涳国律法牢牢记在心里,若有再犯,定斩不赦。”

    悬空寺高层心中的一颗石头安全落地,纷纷高声赞扬贺路千宽宏大量。

    但是,这些热情的赞扬,究竟有几分真心呢?

    悬空寺高层回返清凉山途中,相继露出了他们的真面目。

    有人表示庆幸:“还好掌门郑重其事对待,没有浪费时间犹豫。否则,若是让那位杀人魔王拎刀冲到了清凉山,我等恐怕都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有人愤愤埋怨:“这位贺门主,真是又傲慢又贪婪啊。十二万亩良田的地契啊,他竟然不谦虚一句,说收下就收下了。”

    有人担忧未来:“咱们悬空寺的产业,一半在石州,一半在原州。失了石州十二万亩良田,断了一半财源,咱们未来要过苦日子咯。另外,一品堂借尸还魂扶持安车骨吞并延、原两州不说,又与红娘娘邪魔关系密切,不比贺路千好相与。如果原州产业也被红娘娘和一品堂夺走了,咱们这些人,难道要饿肚子不成?”

    长老及各院首座,尚能勉强控制住情绪。那些不经事的少年,想到未来种种黑暗和绝望,纷纷控制不住情绪,忍不住哭了起来。

    悬空寺掌门收录的嫡传弟子清光,他今年才十二三岁。

    清光小佛僧老家在石州,拜悬空寺掌门为师后,悬空寺回报清光父母三百亩可以转让的永租田。永租的意思,指这些田地的产权属于悬空寺,但清光父母只要别恶意欠租,便有权永久租赁三百亩地;转让的意思,指清光父母可以把三百亩田转手让给其它佃农耕种,二地主般坐收三百亩良田的地租差价。

    现在,包括清光家三百亩永租田在内的十二万亩良田,都摇身一变成了空狱门的产业。

    清光想到父母失去三百亩永租田的画面,想到未来或许再也不能荣耀回家,忍不住悲从中来,哼哼唧唧小声抽泣起来。

    悬空寺掌门觉察到众高层的气氛,晓得众人的怨气随时有可能爆发。悬空寺掌门稍作思考,刻意与嫡传弟子清光交流起来:“清光,你是否埋怨师父,直接把石州十二万亩良田无偿献给了空狱门?”</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