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010 飞蛾扑火
    第010飞蛾扑火

    李二姐的哥哥李秀才,恰是李二姐的死穴。

    或许李家的血脉比较特殊,或许李家兄妹的灵魂比较特殊,李秀才也没有彻底死绝。李秀才虽然未能转化为李二姐那样的怨魂厉鬼,当时却诡异地把一丝残魂寄托在李二姐坟前的一株小树,与李二姐死后再续阳间的兄妹情谊。

    但与李二姐相比,李秀才的缺陷极多,甚至不能自主脱离坟前小树移动。

    李二姐复仇陈家之后,陈家第一时间派人求救附近的知名寺观。地处宁津县的虎塘寺,也有善于精通捉鬼降妖的僧人,某位高僧按图索骥调查到李二姐的坟墓,一眼看穿李秀才的残魂寄托在坟前小树。高僧当即命人挖断了这株小树,施展秘法李秀才的残魂融入小树主杆的一截,祭炼成某种防御型法器,送给陈家二老爷防身。

    陈家二老爷叹服高僧法力深厚,恳请高僧宜将剩勇追穷寇,彻底剿灭了李二姐。高僧却摇头婉拒了陈家二老爷,说他从不杀生——厉鬼李二姐也是生灵,他同样不能妄起杀心。高僧复又悲天怜悯姿态劝说陈家二老爷冤冤相报何时了,与其你杀我我杀你,不如两两和解:李二姐从此放弃复仇,离开不属于她的阳世;陈家则努力补救昔日冤错,真诚乞求李二姐的原谅。

    防御法器,即是高僧不杀理念的体现。该防御法器没有半点儿攻击性,它只能保护陈家二老爷一定程度不受厉鬼侵袭;而若厉鬼李二姐坚持袭杀陈家二老爷,她必须先破掉这件防御法器——此举意味着李秀才的残魂瞬间魂飞魄散,且永世不得超生。高僧人给李二姐出了一个难题:要么放弃复仇,要么复仇同时彻底灭杀亲哥哥的残魂。

    亦是因为陈家二老爷新得了这件防御法器,李二姐前些日只能眼睁睁地放过主谋,仅仅复仇了帮凶谢管家;李二姐这几日才没有来陈家闹腾,也是正在想方设法突破高僧的秘法钳制,救回哥哥同时杀死陈家二老爷。

    陈家二老爷同样不满意高僧的两两和解方案。玄吾道人抵达陈家不久,陈家二老爷便恳请玄吾道长出手,彻底除掉李二姐这个不稳定因素。玄吾道人没有甚么不杀理念约束,且他的修为不弱于高僧,今日下午便轻松解开高僧的秘法,把李秀才的残魂投入三十六天罡伏魔阵的阵眼处煅烧。

    如果李二姐今晚不来送死,李秀才将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如果李二姐今晚来送死,她和李秀才将会双双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李二姐来不来呢?

    秦真鹤转述陈家二老爷的论断:“陈彦琅(陈家二老爷)说,李二姐与李秀才兄妹情深。即使情知必死,她也会飞蛾扑火冲过来。”

    贺路千皱起眉头,小声质疑说:“这样利用李秀才与李二姐的兄妹情深,不好吧?”

    秦真鹤惊讶地望了贺路千一眼。

    秦真鹤正欲说些什么,玄吾道长突然猛地站起来,沉声喝道:“来了。”

    无须多问,肯定是厉鬼李二姐来了。

    陈彦琅被玄吾道长的提醒吓了一跳,下意识摸向腰间的防御法器,忽又迟钝记起他的防御法器已经被玄吾道长毁掉。没有了防御法器,陈彦琅的胆气顷刻间少了大半,对厉鬼李二姐的恐惧不受控制地写在整张脸上,间接令其世家子弟的雍容气度变得有些沐猴而冠。

    陈彦琅条件反射地拼命靠近玄吾道长,寄望玄吾道长能够顺利镇压李二姐。

    秦真鹤暂停了她与贺路千的低声交流,顺着玄吾道长的目光望向远处。

    贺路千也同样顾不得质疑秦真鹤的立场,凛然望向圆月之下的未知黑暗。忽略数日前的池塘鬼脸超自然力量现象,这还是贺路千自出生以来第一次直面鬼怪传说——尽管它们的本质或许只是超级科技的模拟而已。

    厉鬼未到,鬼风先来。

    火堆燃起的火苗陡然被风吹得飘忽不定,东南西北随缘乱晃的火苗仿佛一条条鬼影在肆意狂笑。与此同时,一股潮湿的土味迎面扑来,令人联想起鬼怪长眠的阴暗坟墓环境。也不知心理作用,还是这阵阴风的确被李二姐施加了某种超自然力量,贺路千忽然觉得冬夜的寒风愈加寒冷。阴冷的寒风好似透过了棉衣,好似直抵五脏六腑,仿佛整个人被丢入结冰的水池,又仿佛整个灵魂都被冻僵。

    李二姐没有直接露脸。

    远处陆续响起一片惊悚叫声,有丫鬟凄厉地惨叫“鬼啊”,有护院恐惧地惨叫“不要杀我”,还有“血,都是血”“我看不见了”等乱七八糟惨叫。随着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响起,陈家宅院很快陷入无序的混乱,一拨又一拨男女家仆满脸惊慌地向前院草地冲过来。

    前院草地参考某种阵法规则,燃起了三十六个火堆,且每个火堆前都最少有一位青壮护卫。虽然玄吾道长没有详细介绍三十六天罡伏魔阵,但三十六个火堆匹配三十六天罡伏魔阵的三十六之数,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三十六个火堆就是三十六天罡伏魔阵的本体。

    李二姐显然也这样认为。

    男女家仆慌乱冲向前院草地时,他们看似慌不择路乱跑,其实却被李二姐有意识导向三十六天罡伏魔阵西边儿的数个火堆。砰砰几声乱响,数个火堆架子被混乱人流冲倒,燃烧一半的半截木柴散落一地。火堆连续倒了数个,三十六天罡伏魔阵还能继续发挥作用吗?

    瞧见混乱人流撞倒第一个火堆,陈彦琅迅速醒悟李二姐的目的。陈彦琅猛地瞳孔缩小,连声提醒玄吾道长:“道长,厉鬼想驱赶人流冲破你的三十六天罡伏魔阵。”

    玄吾道长却没有半点儿慌张情绪。

    哪怕又有三五个火堆被混乱人流冲垮,玄吾道长依然不慌不忙地安抚众人:“勿慌。”

    或许自觉目的已经达成,或许疑惑玄吾道长的镇静,李二姐渐渐停止了恐吓家仆冲阵的行为。一群慌乱逃窜的家仆背后,远远飘来了一道陈家丫鬟样式的人影或者说鬼影。鬼影距离贺路千等人还有两百余米远,她的声音就已清晰传到众人耳中:“清凉观玄吾道人,你我素不相识,又无怨无仇,今日为何阻止我复仇?”

    李二姐现身了。

    但因为距离较远,且月光黯淡,贺路千无法看清她的面孔。倒是她的丫鬟样式打扮和她的清脆声音,令贺路千莫名想起了刚才与他交流数句的那名丫鬟。

    玄吾道长直面慢步飘来的李二姐:“我知你冤屈而死,心怀无限愤懑。但阴阳两相隔,人不能以阳乱阴,鬼亦不能以阴乱阳。你既已死去,还是安心转世投胎去吧。”

    李二姐阴森森地冷笑一阵,愤怒叱责玄吾道长:“又是这句话。你们这些僧人、道人,只会说这么一句话吗?”

    “呵呵,我绝望地受冤而死,你们看不到听不到。或者说,看到了听到了,你们也故意装作没有看到没有听到,说什么出家人不管尘世恩怨。待我幸运化作冤鬼,好不容易有了复仇力量,你们却突然出现了,又是劝我说死了就死了,又是劝我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凶手害人是理所应当,受害者复仇凶手则大逆不道。嘿,你们捉鬼降妖,原来是为了保护恶人吗?”

    李二姐越说越怒,突然鬼影一晃,笔直冲向玄吾道人。

    陈彦琅骇于李二姐的声势,吓得连连倒退好几步。理智想起玄吾道长才是最终保障,陈彦琅复又慌里慌张地尴尬回到玄吾道长身边,口不择言地指挥玄吾道长起来:“道长,快拦住她。”

    玄吾道长却对冲过来的李二姐视而不见,镇定地转圈环视四周:“不要害怕,那只是厉鬼的虚影……”

    但玄吾道长话说一半,突然看见李二姐向后仰头吸气,哇地一声吐出一颗火球。玄吾道长不知道想起来了什么,猛地脸色大变,手忙脚乱地捏起一张符箓,并以最快速度惊慌地拔出腰间木剑:“阵起!”

    玄吾道长话音未落,符篆已经无火而燃,随即化成一朵朵小火苗。小火苗仿佛开枪的子弹,又仿佛射出的弓箭,迅捷地飞向草地残存的火堆。原是木柴凡火的火堆,得到指甲盖般大小的火苗助力,突然猛地火焰高涨,化作二十余条火龙直冲夜空。二十余条火龙冲到最高点,撞向一处又轰然炸开,化作三十六条蛟龙形状火龙,以更快速度冲向草地。

    前面的二十余条火龙,火龙两字是形容词,实际情况是两三米长的拉伸火焰诡异冲向天空;后面的三十六蛟龙式火龙才是真正的火龙,火苗在某种奇异力量约束下,竟然诡异形成了一米长的蛟龙样式小火龙——虽然只是蛟龙模样,却无疑已经转化成真正的火龙。

    三十六条火焰蛟龙自高空迅猛扑下,其中十八条火焰蛟龙冲向李二姐吐出的火球,另外十八条火焰蛟龙冲向李二姐的鬼影。火焰蛟龙看起来声势不凡,实际战斗力也不容小觑,一条火焰蛟龙张嘴吞下李二姐吐出的火球,其火球攻击威胁霎那间无影无踪。</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