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本体是把剑 > 第五十三章:迟来的正义
    钱文博往后这一退,林若宣的剑势立马就缠上了他。

    与北剑山门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宁可硬接这个门派中人的一剑,自己也决不能后退一步。

    但凡自己退了,哪怕心生了惬意,那么整个攻势,自己就再也别想占到丝毫的上风了。

    北剑山门的剑法,讲究的是如细雨般绵柔,又如潮水般生生不息。

    一旦你无法守住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被北剑的剑法沾染到,那么很快,你的这块地就会被雨水淹没。

    雨点从来都不是单独落下的。

    武学中破招,拆招,借势都是上等手法。

    北剑山门的剑法就是一个积势的过程,当这场小雨变成了中雨,大雨,暴雨,乃至特大暴雨,雨中的人已经失去了基本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五感时。

    他就离死不远了。

    钱文博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

    原本的他还想要使出《清风剑诀》拆招。

    但慢慢地,他的眼前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漫天的剑雨落下,钱文博胡乱地挥动着剑,一步又一步地往后退去,最后跌倒在了墙根的位置,一只手捂着头,右手还在不停地出着剑。

    而到这时。

    林若宣早已停了攻势。

    且已有五息之久了。

    他们又不是来杀钱文博的,林若宣的手下自然留了几分力。

    原本的林凡还以为这会是一场硬仗。

    但没想到这种三流门派出身之人的身手,着实有些让人失望。

    林凡看着还缩在墙角乱砍的钱文博,咳嗽了一声。

    “咳咳,钱长老,可以了。”

    直到此时,钱文博才停下了手,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此时的他距离林若宣已有三丈之远,自己缩在一个小角落里,一旁的东西被他撞翻,散落了一地。

    李左乐站在门口,林凡二人上前围在他的身前。

    除非钱文博能够挖穿墙根,否则他已经没有办法逃走了。

    于是钱文博开始挖墙根。

    林若宣直接上前,一把拎住了钱文博的后衣领,如拎小鸡一般,就把钱文博扔到了三人中间的地方。

    钱文博六十有六,但此时的他却如一个受伤的小狗一般,缩在三人中间,样子看起来竟有些可怜。

    很难想象,这是一位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适才,钱文博打翻屋中的物样时,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此时已有几位弟子举着火把来到这里,当看到林凡他们三人的时候,也有震惊。

    “别傻愣着了,去把掌门他们叫醒,就说有急事。”

    这几位弟子也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地便跑了出去。

    很快的,掌门,其他的三位长老,还有一些师叔,也都来到了这里。

    大半夜的被人扰动,掌门的脸色也有些不悦,不过等他进门看到这一幕以后,不悦就变成了疑惑:“林师弟,你们怎么还未离开?”

    林凡笑了笑,该做的礼节还是得做到位,他对着掌门一作揖:“掌门,这案子虽然看似已经结了,不过我却发现了一些蹊跷之处,恐怕此案还另有隐情。”

    “哦?此话怎讲?你难道忘了吗,就在昨晚,那杀人凶手可是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杀的人,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呵呵,掌门大人,死去的弟子好歹有五位,怎么能够说这五人都是这师叔一人所杀呢?”

    “可他分明已经都招了……”

    “傻子的话难道掌门也信?别的不知道,要我说,这赵师弟,陆师弟以及孙师妹,都是被钱长老所杀的!”

    林凡说得斩钉截铁,铿锵有力,一时间都将众人给镇住了。

    不过镇住归镇住,很快地,躺在地上钱长老就开口了:“你,你这小子血口喷人!凭什么污蔑我?你们大半夜闯入我的起居,什么都没说就直接动手,险要将我至于死地,你们这算蓄意杀人!哪还有理由在这里诽谤我?要我看呐,你们就是专程为了来杀我的!”

    掌门转过头看向林凡道:“林师弟,钱长老说的话可否属实?”

    掌门这番话,已有怪罪之意了,若林凡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恐怕林凡他们就不好解释了。

    林凡倒是冷笑了一声道:“钱长老说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但是!跟你这种败类比起来,我们哪有你说的这么高尚?”

    “我们要杀你?要杀你你觉得你现在还能活下来吗?知道我们为什么要留你一条狗命吗?那就是因为,我们要还大家一个真相!”

    说完这话,林凡又对掌门一行礼道:“掌门大人,不是小子出言不逊,因为适才,我已经掌握到了足以证明钱长老杀人的证据!”

    此话不管真假,总之钱长老听完这话之后,冷汗就已经流了下来了。

    不对啊,我分明未留下任何破绽,那本能够暴露我杀人意图的日记薄我已经烧掉了,几人的行踪也被我遮掩的没有一丝可疑的地方,就连这几人的尸体……

    等等。

    尸体……

    钱长老感觉到有些口干舌燥。

    不会吧……

    但紧接着,林凡的一句话就如惊雷一般,狠狠地劈在了钱长老的胸口。

    “因为据弟子的推断,这几位弟子的尸体,应该就在这钱长老的储物袋中!”

    “什么?”

    此话一出,众人皆哗然一片。

    就连林若宣和李左乐都有些震惊。

    要知道,储物空间乃是一个人的私有品,这就和一个人的老婆一样,怎么可能轻易地给别人看呢?

    林凡绝对是不可能看过钱长老的储物空间的。

    难道这一切都是林凡猜测出来的?

    要真是这样,那林若宣和李左乐可都为林凡捏了一把汗。

    这个时候了,如果打开钱长老的储物空间,有,那就说明林凡的猜测是正确的。

    但要是没有的话,林凡他们三人今晚夜闯清风派,这事可就解释不清了。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钱长老。

    钱长老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

    他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可能?

    这一个小娃娃与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林凡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径直地走向了钱长老。

    那个被自己摸过,用过不知道多少次的储物空间,这一次竟被林凡一把就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

    钱文博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你是怎么知道这就是我的储物空间的!”

    要知道,每个人的储物空间都是不一样的,因为个人的需要,任何物样都能成为储物空间。

    但林凡一把,就从钱文博的身上拿走了那个香囊。

    钱文博的这句话,就如囚笼中野兽最后的嘶吼一般,一点用都没。

    林凡回头看着钱长老那慌乱的神色,心中的石头又落下了几分,他笑了笑道:“进门前确实不知道,不过进门后就知道了。”

    随后,林凡直接一拳打晕了钱长老,将那储物空间上的印记抹除,大声道:“各位请看!这!是!什!么!”</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