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本体是把剑 > 第五十二章:三入清风派
    林凡再次摸出清风派后,便将他探得的消息告诉了李左乐二人。

    “哦。”

    李左乐的脸上表情可谓丰富极了。

    林若宣倒是有那么一丝的……兴奋。

    没想到林若宣还是个腐女?

    林凡嘴角抽了抽。

    不过眼下这不是最主要的,如何将那位钱长老绳之以法,才是他们要做的。

    “此时的证据不足,也没有足够多的证人,这位师弟说道话未必有人会听,这钱文博做事太过于慎重,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咱们人证物证都不齐全,如何才能让着钱长老认罪呢?”

    李左乐的这番话不无道理。

    此事清风派已草草了结,加之他们手里其实并没有充足的证据,若是贸然再闯清风派,对方未必不会把他们当做敌人来对待。

    林凡倒是摸了摸下巴道:“如果真如那位弟子所说,这个长老是杀人凶手的话……我倒是有一个能让他认罪的证据,而且这个证据,就如铁证一般,只是……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若是这铁证不在我猜测的地方,那咱们就解释不清了。”

    林凡的一番话说得这二人云里雾里的,林若宣一时没有听得懂。

    “凡凡,你说的是什么铁证啊?”

    “嗯,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不过估计八九不离十了,如果要真的验证我的这个猜想的话,我还得再去见那钱长老一面。”

    李左乐道:“还去?林兄,这事本来就比较艰险,你要再去……”

    “放心,这次咱们三个一块去,我害怕到时候这钱文博狗急跳墙了要动手,以我这小身板怕是顶不住,所以这次你俩都跟我来就行了。”

    这次,二人倒没有反对,于是林凡三人又一次来到了清风派。

    此时已是深夜,即使巡逻的弟子,也有些乏困,所以巡逻的力度下降了不少,林凡几人十分轻松地便摸到了这位钱长老住所的附近。

    林凡他们蹲在墙外,林凡小声叮嘱道:

    “记住,等会一定要第一时间将这钱长老控制住,即使不惜惊动他人也要做到,咱们对这钱长老并不熟悉,待会动手时切记要慎重,小心着了这老小子的道。”

    两人都点了点头。

    与人交往,可比与野**往要难多了。

    人拥有智谋,这比简单的武力要复杂。

    钱文博虽只有三十七级,但他好歹风风雨雨混迹了这么多年,其手段一定要比林凡他们这些愣头青们老辣了许多。

    这一战他们绝不可掉以轻心。

    几人先是纷纷翻进庭院中。

    钱文博所住的乃是如四合院一般的地方,这是门派内一些有地位的人才能住到的。

    除过钱文博外,这院子里还住着几位仆人,不过都是些普通人,主要照顾钱文博的起居生活。

    此时的院内因为是深夜的缘故,并没有灯火亮着,显然人们都已经睡下了。

    林若宣与李左乐都来过这里,所以对于钱文博住在哪里都很清楚,带着林凡,三人就来到了钱文博的门外。

    “上面进去还是正门进去?”

    李左乐这话的意思,就是从房顶进还是直接从这里进。

    “直接进。”

    林凡想都没想道。

    反正他们此次来,也没准备偷偷摸摸的,只要能擒住着钱文博,用什么方法都可以。

    “好。”

    此时的门是锁着的。

    像这种精致木门的锁,一般从里边或者外面,都能扣住,林凡轻轻推了几下,发现推不开,显然这钱文博已经从里面将门锁住了。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硬闯!干就完了。”

    林凡想都不想,手上一用力。

    “咔擦!”

    这道木头断裂的声音在四下寂静中可谓十分清脆。

    “什么人?”里面还在睡觉的钱文博一下就被惊醒了。

    “吱呀~”

    钱文博猛地直起身子,三道黑影就已经站在了门外。

    “愣着干嘛,动手啊!”

    李左乐还是负手而立,而林若宣也傻乎乎的站在他的一旁。

    林凡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就冲了上去。

    黑夜中,林凡抄出长剑,对着钱文博就刺了过去。

    林凡当然不指望这一剑能杀了钱文博,而他也不是他们这边主要的战力。

    见一剑闪着寒芒袭来,钱文博也算见过大场面的人,没有丝毫的慌张,也直接从他的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一把利剑抵挡。

    而钱文博的身子也终于翻滚下了床。

    林凡这时眼睛不经意间的眯了迷。

    “铛~”

    一声脆响,一紫一橙一绿,三道印记浮现在了钱文博的周身,钱文博低喝一声,就直接将林凡的身子震飞了出去。

    但这还没完。

    当钱文博刚将林凡击退后,又是一道不知道比林凡的攻势凌厉了多少倍的利剑,从斜侧里,宛如一道闪电般汹涌地刺了过来。

    林若宣周身三道红色印记浮现,一出手,便是北剑山门的绝学。

    钱文博后背直冒冷汗,自知这一剑自己绝不可能硬接,当下急忙朝一侧闪去,想要避开这一剑。

    但也就在此刻,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足以将他血液凝固的寒意,他用余光瞥向了此时仍然站在门口的一个男子。

    这个男子在钱文博的心中并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象,以至于钱文博一直都忽视了这个人存在。

    可就在这个时刻,钱文博可以明确地感知到,致使自己心中犯起寒意的源头,便是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男子!

    如果自己动一步,那么自己就会死。

    这是钱文博此刻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钱文博只能硬着头皮去接林若宣的这一剑。

    然而就在两剑将要交锋时,突生异变!

    这本势若雷霆的一剑,在这一刻,忽然变得延绵如细雨,竟给钱文博一种丝滑的感觉。

    只见此剑贴着钱文博的长剑,竟如长蛇般直接与钱文博的长剑擦肩而过,直奔钱文博的咽喉而来。

    那跳跃着的寒芒,此刻却如熄灭的火焰一般消失不见,不知为何,竟带给钱文博一种万物生长的气息。

    那是一种延绵不绝,万里有余的感觉。

    “什么?!”

    面对直奔咽喉而来的这一剑,钱文博的身形立刻向后退去。

    只是这一退,钱文博就再也没有办法赢了。</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