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本体是把剑 > 第五十一章:二入清风派
    浓浓的夜色下,清风派今日巡逻的人比以往少了许多。

    兴许是因为凶手已经被抓住的缘故。

    林凡有一手高超的伪装技术,他能让在野外混迹多年的野兽都难以发现自己的存在,这区区几名弟子,当然对林凡构不成多大的威胁。

    经过一番摸索,林凡已然到了那位弟子的屋外。

    此时夜并不深,屋内还点着油灯,看来这位弟子还没有睡。

    林凡不敢太大力地敲门,因为这里弟子居住的地方都是连成一片的,而此次他来的途径并不正规,是偷摸着跑出来的,所以林凡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

    好在这位弟子还算机敏,他听到了敲门声。

    “谁啊?”

    这弟子在屋内问道。

    “我,林凡。”

    林凡小声说道。

    不一会儿,那名弟子就打开了屋门,林凡一个闪身,便进了屋子。

    这位弟子有些纳闷地看着林凡,不明白林凡为何跟做贼一样。

    其实不怪这弟子纳闷,主要是林凡他们离去的消息并没有在山门内传开而已。

    林凡给那弟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那位弟子也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显然他还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么晚,林凡能来找自己,这弟子也猜到了林凡多半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两人各自拿了张椅子对坐后,林凡率先开口道:“这么晚,打扰了。”

    “没事,我一时半会也不会睡的。”

    “嗯……我来找你的目的相信你也大致能猜到吧。”

    这弟子说实话,也能够猜到个大概,于是他便说道:“林师兄你有话就直说吧。”

    “是这样的,这个案子虽然结了,那位师叔该招的也都招了,但是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事实的结果跟我想的不太一样,而且,这个案子的结果也未免太草率了。”

    “所以林师兄是想从我这里获取一些更多的信息吗?可是该说的我都说了,林师兄再问下去的话,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了啊。”

    谁知,弟子这话说完之后,林凡的面庞突然凑了过来,吓了这弟子一大跳。

    林凡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真的说完了吗?”

    这弟子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耸了耸肩膀道:“真,真说完了……”

    这次,林凡可没有前几次那么客气了,林凡的身子重新坐正后,“你啊,真的不擅长撒谎,你知道吗,如果你还不愿意把你隐瞒的事情说出来的话,赵师弟以及那几位弟子的死都是白死的,你就忍心看着这些弟子平白无故地死去,结果最后替他们背冤的是一个替死鬼,而真正的凶手缺依然逍遥法外?你心里一直藏着的那个秘密难道就十分重要,以至于见不得人吗?赵师弟的死难道就对你一点触动都没吗?他可是你的好朋友,好兄弟啊,他平日里待你不够好吗?你这么做对得起他吗?你就忍心让自己最好的兄弟冤死吗?你就甘心让……”

    林凡的一大堆话,犹如连珠炮一般。

    而有些话,真的扎到了这位弟子的心上。

    忍心?对得起?

    “够了!不要再说了!”这位弟子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已有一丝泪痕浮现了出来。

    林凡再没有说话。

    笑话,嘴遁大法,那可是比风遁木遁土遁火遁水遁还要牛埃克斯不知道多少倍的忍术。

    但林凡真没料到自己这么一张口,竟能把这弟子给说哭了。

    这弟子的眼泪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流得根本停不下来了。

    眼看呜咽声越来越大,林凡一时间头都有些疼了。

    要是这被外面的人听到了,那可就不好解释了。

    于是林凡又得好话好句哄着:“好啦好啦,我就是随口说说,你也没必要这么难过啊,我知道你为赵师弟的死感到伤心难过,但哭有什么用呢,人死不能复生……”

    “你不懂,我爱他!”

    那位弟子边哭边说道。

    。

    。

    。

    。

    。

    。

    林凡:嗯。

    林凡:嗯?

    林凡:嗯??????????????????????????????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林凡愣住了,愣了足足有三分钟的时间。

    那个弟子依旧还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不过好在哭声已经小了许多。

    林凡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感受,就跟冲水马桶堵住后,有人点了一根二响炮扔了进去,而自己又恰逢内急,直接坐到了马桶上时的感受是一样的。

    他被这则火爆的消息,炸得不青。

    好在林凡的反应很快,三分钟一过,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那,咳,那个,咳咳咳,那个那个那个,你,你,你不要这么难过……”

    林凡下意识将自己的凳子往后挪了挪。

    好在那弟子一直在哭,并没有在意到林凡的这个举动。

    就这样,约莫半个时辰后。

    终于。

    待到这个弟子的情绪稳定以后,林凡才开始了自己的的提问环节。

    既然这个弟子都能将这个秘密告诉林凡,那么剩下他隐瞒的事情,就说起来十分利索了。

    “赵师弟其实早就跟我说过这个事,记得他出事的那一晚,他还特地来找过我,给我诉说了他的苦恼,听完后当时我真的伤心欲绝,但我又不能将我的痛苦告诉他,当时我还诅咒他,让这个野男人死在外面,结果就呜呜呜~”

    “赵师弟平日里有一个习惯,就是他会写日记,为了不被人发现,他通常都会把日记本藏在床下,那日,我去他家时,偶然便在他家的床下发现了那个日记薄,只可惜赵师弟不让我看,让人有些伤心,呜呜呜~”

    “赵师弟出事以后,我已经隐约猜到了究竟是何人所为,而刚才你说到赵师弟的日记薄被人拿走了,我便更能确定凶手究竟是谁了,而陆师兄,孙师妹出事,恐怕都与此人有关,没想到那钱长老,还真能狠下心去对那么一个貌美如花的男子……呜呜呜~”

    午时。

    林凡趁着黑摸出了这位弟子的屋子。

    适才他已经警告过弟子,万万不可将这一切透露出去。

    而他朝思暮想的赵师弟的仇,他林凡会帮他报。</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