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本体是把剑 > 第四十九章:真相
    人性二字,禁不起一丝的考验。

    在利益面前,人能做出的事,又与野兽有何区别?

    孙若珊做梦也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贪婪,才导致了这一系列悲剧的发生。

    钱文博今年六十有六,来清风派已有数十个年头之久。

    在这几十年的风雨里,他见证了清风派从无到有的整个过程。

    随着岁月的推移,天赋并不高的钱文博升级起来愈发困难,他那三十七级,到如今,细细算来,已有六年没有任何长进了。

    掌门对他不薄,看钱文博跟随这么多年头的份上,将他封为了门派的长老。

    对于等级慢慢失望的钱文博自知再也无法拥有更长久的元寿,索性也就放弃了升级这条路。

    步入晚年的他,将自己的经历逐渐转移到了别的事情上。

    孙若珊便是他在三年前看上的一位女弟子。

    孙若珊长得并没有那么漂亮,或许正是因为她并不漂亮,资质又有限的缘故,机敏的她自知若想在清风派取得一定地位的话,那么就要借助别人之手。

    门派中最有威望的人,除过掌门之外,便是四位长老。

    一般的人怎么会看得上自己?

    除非自己动用一些歪门邪道。

    于是,钱文博和孙若珊两人,怀着不同的心思,不知不觉间,便勾搭在了一起。

    只是让孙若珊没有想到的是,资质平庸的自己,不知为何,让赵前望这个闷葫芦看上了。

    虽然自己各个方面都很普通,但在清风派混迹了几年之后,孙若珊也有了一些心机。

    与钱文博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发展,孙若珊自知根本没有前途可言,一个等级不到四十级的老人,其寿命也不会有多长久,况且老头年轻时似乎受过伤,这几年没有好的药物滋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大有一命呜呼之势。

    孙若珊只有二十多岁出头,正是一个女人风华正茂的年纪,她不甘心让自己的青春,浪费在一个糟老头子的身上。

    可这个糟老头子对自己又太好了,若不是钱文博对她的关爱,她也不会有现在的等级。

    她舍不得这笔升级的资源。

    不过若真等到几年以后,当自己的青春不复存在,人老珠黄,而又恰逢钱文博一命呜呼了,那自己的后半生,难道要孤苦伶仃的一人度过?

    所以孙若珊明白,赵前望是个很好的接盘手,但现在并不是时候。

    她要做的,便是想办法稳住赵前望的同时,又尽量地不要让钱文博发现这一切。

    日子一天天地就这样过去了,水面上依旧平静,但水面之下的暗流却愈发汹涌。

    这一切的变数,都发生在赵前望向孙若珊表白的那一天。

    孙若珊万万没有料到,仅仅与赵前望相处了几个月的时间,这个赵前望竟就直接找上了她。

    这段时间钱文博粘自己粘得有些紧,孙若珊不敢露出破绽,只能告诉了赵前望一个极其隐晦的答案。

    就是不同意,也不拒绝。

    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实人,赵前望哪里经历过这些,回去之后他翻来覆去仔细地想,仍想不通孙若珊所说的话语究竟是何意思。

    于是那天夜里,他怎么都睡不着觉,索性他直接起身下楼,怀着沉重的心事,想要去找孙若珊细细问一问。

    因为思考的太过于认真,以至于楼上的陆仁甲叫他时,他竟都没有听到。

    赵前望或许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便是那一晚去找孙若珊了吧。

    当他来到孙若珊住处后,他就再也不能回去了。

    (写了就404了,大家自行体会)

    钱文博将剑上的血渍仔细地擦拭干净,孙若珊缩在床角的位置,裹着厚厚的被子,浑身抖得如筛糠一般。

    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杀人,她能不害怕吗?

    “这是他自不量力,而且是他先动的手。”

    钱文博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而且赵前望来时说的那些话,钱文博都已经听到了。

    此时的钱文博还仅仅是认为这只是一位情场失意的青年罢了。

    杀害同门弟子乃是重罪,相信掌门也不会因为钱文博的地位,而对他区别对待。

    既然已经动了手,那便没有了回头路。

    “过段时间,我将他的尸体带出师门一埋就是了,反正这也是半夜,应该没有人发现的。”

    钱文博是这么想的,结果很不幸地,第二天,他便知道了有一个叫做陆仁甲的弟子,昨天晚上目睹了这一切。

    钱文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周之后,他又把陆仁甲给做掉了。

    年少时钱文博行走时间,杀伐之事没少经历,只是如今上了年岁后,早已没有了那种冲劲。

    只可惜赵前望竟然对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语,钱文博竟血涌上头,直接抽出了剑……

    杀害陆仁甲时,是钱文博亲自找上他的,陆仁甲走的时候,睡得还很香甜。

    终究只是一个连二十级都没有的弟子罢了。

    连杀两人之后,钱文博意识到这在门派里一定会引起不小的反响,如果有人调查下来,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最后查到自己头上,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于是钱文博也去了一趟赵前望所居住的地方。

    那一阵子,清风派的值守还不如此时这么严格,钱文博十分轻松地便来到了赵前望的居所。

    然后钱文博便拿到了那本促使他杀掉孙若珊的日记。

    自己的女人竟然勾引别的男人?

    钱文博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况且他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活到狗的身上,结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再联想到孙若珊当初是如何找上自己时,很快地,钱文博便看清了这孙若珊的本来面目。

    钱文博的心在滴血。

    一想到自己为这个狗女人付出了这么多,她竟然还背着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

    钱文博的杀意,就如惊涛骇浪般,翻涌不息。

    为了方便与孙若珊幽会,钱文博特意做了一条密道。

    那晚,钱文博从密道里来到了孙若珊的房内。

    在杀孙若珊时,她跪在隔音阵法里哭着求饶了半天,将自己的动机一切都招了,还发下了毒誓。

    但这并不代表着孙若珊就有了活下去的资格。

    钱文博依旧手起刀落。

    随后,他还将这条密道彻底封死,若非有人刻意破坏这栋房屋,是绝不可能发现这条密道。

    至此,钱文博的手中已经握有了三条人命。

    但他却将这些事做得几乎没有破绽。

    三人下来后,门派里登时大乱,一时间乱成了一锅粥。

    不是没有人怀疑钱文博,但那些怀疑的人都没有找到任何证据。

    而钱文博也自知如果自己再不做些什么的话,那么这件事迟早都会暴露。

    因此,钱文博做了以下两件事。

    第一件事,他发现了一个可以背锅的人。

    那就是掌门的傻儿子。

    别的人不清楚,但钱文博知道,那位怪异的夜行师叔之所以能在这清风派里待下去,正是因为他是掌门的私生子。

    这个傻缺,曾经或多或少地都与赵前望与陆仁甲接触过。

    如果门派里再死去一位弟子,而这位弟子与这个傻缺也接触过的话……

    一想到这里,钱文博便做了第二件事。

    他又杀了个人。

    这次杀的这个人,是一个与这一系列事毫不相关的人。

    目的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要说非有什么相关的,那就是这个人曾经与夜行师叔接触过。

    清风派内有太多资质平平的弟子,钱文博这次找上的这个弟子,便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位。

    钱文博稍加以利诱,这个弟子立马便上套了。

    被一位长老能够看重,这个弟子也是欣喜至极,至于这个长老告诉他不要在被人发现的情况下来找自己,这个弟子也都没多想,就欣然答应了。

    他丝毫都没有动脑子想想,自己为什么会被长老看中,也没有想想,这段时间里师门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只是以为天上掉下了馅饼,自己在师门内即将飞黄腾达。

    费劲心思绕开了师门内巡逻的弟子,这位弟子满心欢愉地来到了钱文博的住处……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掌门终于坐不住了,像北剑师门发出了求助。

    不得不说,北剑师门里来的这几个人确实有点本事。

    看似这几人中,修为最高的是那位女子,但钱文博通过短暂的接触,便意识到这个女子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本事。

    真正让钱文博头疼的,是那个叫做林凡的小子,来到山门后,仅仅用了几天的功夫,便怀疑到了他的头上。

    眼看情况越来越严峻,那个女娃子和装必男都已经审问过了钱文博,钱文博虽然侥幸混了过去,但他不能确定,自己能否在那个林凡的审问下不露出马脚。

    在钱文博心中计划了许久的一个计谋,也只能提前实施了。

    这天夜里,钱文博找到了一如既往在遛弯的夜行师叔。

    夜行师叔脑子不好,这是全师门都知道的。

    “想不想找妈妈?”

    别人不知道,但钱文博却对于这个夜行师叔的弱点拿捏得死死的。

    一听到有人要带他找妈妈,夜行师叔当场流着憨水,头点得如捣蒜一般。

    “想!想!”

    “那好,你等会把这个弟子杀了,我就带你找妈妈。

    记得,如果有人问你什么,你只管说,是,就可以了,还有,你我相见这事不要给第三个人提起,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妈妈了。”

    说话间,钱文博将一名早已昏迷的弟子,就交给到了夜行师叔的手里。

    “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跑,在后山上把这弟子杀了,过段时间,我就带你去找妈妈。”

    钱文博顺手一指,夜行师叔立马点头,胳膊肘下夹起了弟子。

    而在不远的地方,一位师叔正举着火把缓缓朝这里走来。

    “去吧。”

    钱文博笑了笑,缓缓地说道。</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