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本体是把剑 > 第四十六章:迷雾
    其实断案本就是一件枯燥的事情,很多时候都是在做无用功,况且在侦测手段如此匮乏的这个时代,想要找到线索是极为困难的一件事情。

    这个案子的第一起距离现在已经有了四十多天的时间,这无疑给案件的调查带来了巨大难度。

    如果真如林凡猜想的那般,这个凶手在清风派的门内的话,即使当时他留了什么破绽,但在长达四十多天的时间里,他依旧有大把的闲暇时间抹去他的作案痕迹,这无疑又将这件案子的难度提升了许多。

    但这并不代表,所有的犯罪都能够做到天衣无缝。

    林凡再次来到了赵师弟所居住的房间。

    一个月的时间,这里已经落下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在迈入房间之前,林凡将门打开,让阳光自然地洒进屋内。

    嗯,地上没有别的脚印。

    随后,林凡便在屋内仔细地翻找了起来,看有没有对案件提供帮助的东西。

    一个人居住的环境,很大程度上能够反应出一个人的性格特征。

    房间的整洁程度,可以反应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

    而房间内的不同装饰,也可以反应一个人的喜好,品味,等等各个方面。

    清风派弟子所居住的房间家具大都比较简单,而这位赵师弟的房间布置宛如他这个人的性格一般,都是简单,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房间并不大,房屋里的东西也不多,不大的功夫,林凡就已经翻找的差不多了。

    赵师弟的床榻也不大,也堪堪睡得下一个人,为了保持有可能的案发现场的完整,木质床板上的被褥还孤零零的铺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主人回来。

    林凡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将木板微微地掀起。

    床底下因为常年无法打扫的原因,暗黄色的石砖上已经积了一层不薄的灰尘。

    阳光从屋外洒来,照亮了这片长期阴暗的地带。

    床底下什么也没有。

    林凡刚想将床板重新放下去,但他借着这缕阳光,身形不由得微微一顿。

    随后林凡直接将整个床板完全掀开,自己的身形也缓缓匍匐在了地上。

    直到凑得近了之后,林凡才瞧见。

    在靠近床头这片地方的灰尘,与更深一些地方的灰尘想比起来,似乎要,淡一些?

    林凡的眉头微微皱起。

    按道理来说,常年不去打扫的一片区域,落下的灰尘应该是同样多的。

    但为什么唯独这里的灰尘,要比别的地方的薄一些?

    林凡知道,如果将一个东西放在一个地方,然后长时间地不去打扫这一片区域后,再将这个东西拿走,那么与周围落满灰尘的环境相比,就会留下一个极为明显的痕迹。

    可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现象呢?

    哪有同一片地方落下的灰尘,一块区域比较厚,另一块区域比较薄呢?

    这种样子,倒像是,

    像是,

    像是有人为了遮掩取走放在这里物样的痕迹,便将周围的灰尘匀过来铺在了这里一般!

    这样的想法一出来后,林凡立刻又看向了跟靠近墙根旁边的灰尘。

    与那边厚厚的灰尘向对比,林凡越看越觉得这里的灰尘薄了不少。

    林凡还害怕是自己的错觉,把李左乐也叫了过来。

    结果李左乐在听完林凡所说的后,也得出了和林凡相同的结论。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很显然,这是这个凶手来到这里后,发现了有可能暴露自己身份的证据,于是便带走并销毁了它。

    临走时,他应该也发现了如果贸然取走这样东西,便会留下一个十分明显的痕迹,于是他便用周围的灰尘,拂去了这个痕迹。

    只不过这凶手当时没有想到的是,时间久了一点之后,这一处还是与周围的地方有些不太一样。

    所以说,那个凶手不但来过这个房子,而且他还带走这个放在床下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很有可能是侦破这起案件的关键!

    就这一点的发现,林凡就坐实了这起事件绝对发生在清风派的门派内。

    为什么?

    就因为那行凶之人,也来过这片房屋。

    那也就能从侧面说明。

    这个行凶之人知道他杀的是谁。

    那这行凶之人是门派中人无疑了。

    而且也一定认识这位赵师弟。

    林凡的发现,让这起案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起码能让他们的怀疑范围进一步地缩小。

    但不幸的是,因为这位行凶之人来过这个房间,所以林凡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发现了。

    因为所有能够侦破这起案件的关键点,都被这个行凶的人抹去了。

    行凶之人目前已知的唯一一个信息点,便是他一定认识,或者能够认出这位赵师弟,并且还能清楚地得知这位赵师弟居住的地方。

    那么赵师弟周围的人都有极大的疑点。

    这就使得林凡不得不再一次找到与赵师弟接触过的那些弟子,并且与他们重新进行了一次对话。

    人在说谎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做出一些潜意识的动作。

    根据个人的习惯不同,其撒谎时的行为也会不同。

    不过主要的方面也无外乎:眼神乱飘,耸肩,语气停顿,手摸鼻子,换气,微张鼻孔等等。

    林凡在于这些弟子对话时,总是有意无意地去说出一些试探性的话语。

    比如“你知不知道赵师弟平日里会在背后说你坏话。”

    “赵师弟在某某时候是不是找过你,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

    “你找赵师弟帮忙时是不还有别的心思。”

    总之,这一系列的试探下来后,林凡确确实实有了一些新的发现。

    比如,周围人对赵师弟的看法,赵师弟的一些习惯,赵师弟在这些人心中的地位。

    最为重要的发现,便是林凡在对一位与赵师弟关系最为密切的弟子谈话时,捕捉到了一个信息。

    当时,林凡问的话语是:“赵师弟在门派内有没有喜欢的女弟子。”

    那个弟子稍加犹豫后,说道:“有,但是赵师弟不让我说……”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林凡立马就接着问道:“那他喜欢的这个弟子是不是就是那个孙师妹?”

    林凡这句话本来只是随口一问,毕竟在此之前,他还问过别人这个赵师弟会不会穿女装之类的问题。

    但林凡的此话一张口,这个弟子明显愣了一下,他的身子微微向后一倾,随后耸着肩膀说道:“这……这倒不是……”

    这一幕虽然细微,短暂,但很不幸地,还是被应对能力大大提升的林凡捕捉到了。

    这个弟子说谎了。

    这四位看似毫不相关的弟子,在此刻,终于有了一定的联系。

    随后的对话,林凡倒是没问出什么。

    在林凡审问这些人的时候,李左乐便去了这二人平时经常去的一些地方。

    一天的时间又这么过去了。

    今天与第一天想比,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

    晚些的时候,林凡几人还受到了掌门的热情款待。

    宴席上坐着的,共有八人。

    除过林凡三人外,还有掌门,与门派的四位长老。

    对于林凡他们能够来清风派帮助他,掌门似乎显得尤为高兴,期间不断地询问几人的年龄,修为,并对之大大称赞。

    这几日以来,一直忙活的不止林凡三人,清风派内也有专门负责调查此事的师叔。

    只可惜他们的进展,与林凡这边的发现想比而言,可以用蜗牛爬来比较。

    林凡私下里也不是没有与这些人接触,只可惜这些人是挠破了头,也说不出来个一二三。

    而且这些人不知道是碍于那位长老的身份还是什么原因,对于那位长老与孙师妹之间的关系的讨论是躲躲闪闪,一问三不知。

    嘴上说的话语倒是,林师弟若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来找他们就是了。

    帮忙,帮个毛忙啊,你们几个不添乱那都算是谢天谢地了。

    所以林凡也就不指望这些人了。

    宴席上,推杯换盏间,林凡还是能从掌门的眼神中读出他的失望。

    尤其是在知道这几人的年龄竟只有不到二十岁时。

    不过林凡倒是并不在意,这件案子已经完全将他吸引住了,现在的他对这件事情已经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

    宴席散后,林凡并没有立刻睡去,而是如同昨日一般,几人又再一次聚在一起,分享了彼此获得的线索。

    有些震惊,但并没有超出林凡预料的事情是。

    这个长老真的跟这个女弟子有问题。

    可能是碍于与那位孙师妹之间的关系,林若宣在和与孙师妹比较亲近的几人聊天时并没有问出个所以然。

    但当林若宣和其他门派弟子交流的时候,那些弟子所说的可就多了去了。</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