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本体是把剑 > 第二十二章:战斗(七)
    “你说什么?”

    黄灰红质问道。

    “我说你没等我喊开始,就擅自出手,违反门规了,黄灰红,根据门规这场比赛你已经败了,你现在已经不是我们门派的外门弟子了,你请回吧。”

    那名内门弟子面不改色地看着黄灰红,如此开口道。

    郝给力此时一抚脑门。

    这个蠢货!

    大概就在一周多前,黄灰红上门找到了郝给力。

    因为那时候,等级考试的裁判刚刚选定,郝给力被选为了裁判长,作为这次比赛的总指挥。

    但这份情报并没有公开,所以黄灰红是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黄灰红似乎很清楚郝给力的喜好,一出手,就给了郝给力一些没有办法拒绝的好处,要他帮自己在这次考试中做一些手脚。

    郝给力仔细思索一番后,觉得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于是便收了黄灰红的好处。

    总而言之,只要黄灰红做的事情一切都合乎规矩。

    那么郝给力就有办法帮助他完成他的目的。

    怕就怕这黄灰红做出这种不合乎规矩的事。

    比武之前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就问这是一件大事吗?

    这并不是一件大事,但黄灰红的这种性质就跟赛跑时运动员抢跑一样。

    这能行吗?

    裁判还没有确定双方是否准备妥当,就先裁判一步出了手,这合乎规矩吗?

    所以在这件看似不大的事情上其实根本没得商量,黄灰红直接被取消了比赛资格,而且被判了负。

    但话又说回来,这就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赛,一群不入流的弟子的选拔赛而已,又有必要这么严肃吗?

    郝给力的心中不知为何又突然萌生了这种想法。

    而且一想到黄灰红给自己承诺的,事成之后的报酬……

    郝给力眼珠子一转,此时的身子已经站了起来。

    “额,那个谁,对,就你,一场比赛的较量而已,再说了,结果不都已经出来了么,何必这么斤斤计较?喊个开始而已,那要是哪天你忘喊了,难道这场比赛的成绩还能作废了不成?”

    谁知那个弟子更硬气,“报师叔,若是真的哪天忘喊,那确实是弟子的失职,但就刚才的比赛,黄师弟一登台就直接动了手,我连双方二人的身份都没有确认,若是有人冒名顶替他二人比武,结果出了什么岔子,倒时候您又要怪弟子的失职了。”

    此话,这弟子说得句句在理,竟一下子就将郝给力给噎住了。

    郝给力哆嗦了两下嘴唇:“那,那,那你这,也,也没有发生,这种事情,对吧,再说了,这种比武也就是最低等级的一场比武,有必要弄得那么严格吗,况且比赛结果已经出来了,黄灰红已经获胜了,就按照这个结果来吧。”

    那弟子这时仍是作揖状,说话依旧不卑不亢:“恕弟子愚笨,说句师叔不爱听的话,听师叔说话的意思,莫非是想包庇这黄灰红师弟不成?”

    包庇二字一出口,顿时引来了台下已所剩不多的弟子的关注。

    此时的比武堪堪道申时,算来,也有了三个时辰之久,已经到了快要结束的时候了。

    台下十几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郝给力和这名弟子的这处。

    郝给力顿感压力倍增。

    一抹冷汗已经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黄灰红此时药效也过,除了心中满是懊悔之外,他也清楚,此时的不能讲话,因为现在他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关键就得看郝给力如何说。

    “那个,你看,黄灰红乃是我们外门弟子中的优秀弟子,年纪轻轻就有了十七级的等级,放其等级不提,他也有一千多的战力,适才他的表现你也看到了,若是错失这样的弟子,将会是北剑师门的一大损失。”

    但郝给力心里很清楚,这件事情里外自己这边都不占理,况且台下这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自己这边看,若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的话,恐怕自己以后想在门派内有所作为就很难了。

    谁知这弟子一身正气,油盐不进:“但黄灰红他违反了门派的规矩,他就要受到门派响应的惩罚,况且我北剑山门并不缺这样有天赋的弟子。”

    “你……”

    一股怒火涌上郝给力的心头。

    我一位堂堂的裁判长,跟你一个小小的助理裁判讲道理,说实话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还想怎么样?差不多就得了,这人一点眼力劲都没,这世间除了利益之外,哪还需要这种坚持正义的人?

    可就是这么一位坚持正义的小小内门弟子,难住了他这位三百人考核的裁判长。

    那弟子保持台上作揖的姿势。

    黄灰红傻站在那里。

    郝给力伸出手指指着那名弟子,却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双方陷入了僵局。

    “那个,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一道如蚊子嗡嗡般虚弱的声音,从另一旁飘了过来。

    已经快要成了血人的林凡此时竟奇迹般地撑起了上半身,但依然有气无力地说出了这句话。

    “林凡?”

    “林师弟!”

    “林!凡!”

    林凡的脸皮抽了抽,就当是笑了笑道:“砍老子二十八剑,剑剑避开要害,你他n的还真是个人才。”

    说完这句话,林凡就“昏迷”了过去。

    也就在林凡昏迷过去的一瞬间。

    郝给力觉得自己的左肩膀忽然一沉。

    等他回头看过去的时候,他的左肩膀上此刻竟然站了一个人。

    此人身形消瘦,一袭黑袍遮住了这人的面颊,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在场弟子加师叔也过五十多人,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

    包括当事人的郝给力。

    郝给力的心中先是愤怒,随后是惊疑,等到他顺着此人的腿向上,看到了此人挂在腰间的令牌之后。

    他的腿肚子都在开始打转了。

    “掌……掌门?”

    虽然郝给力没有见过掌门,但那北剑山门五爪金龙的令牌,除了掌门谁还有资格戴着?

    掌门站在郝给力的肩膀,只用他那让人觉得不适的声音说了两个字。

    “救人。”</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