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本体是把剑 > 第二十章:张德劳拜师(插播)
    可以说,与张德劳的战斗是林凡这一个月以来遇到的比较艰苦的战斗了。

    因为林凡清楚,自己随时都有输的可能。

    这种感觉可相当不好。

    看似林凡巧妙的化解了张德劳的几次攻势,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林凡在擂台上已经被张德劳压制得死死的。

    若不是林凡本体的那一劈改变了战局,林凡已经有九成的可能落败了。

    就张德劳那皮糙肉厚的身子,放那儿让林凡砍,只要不砍薄弱的部位,那都能砍半天。

    可惜张德劳空有一身蛮力,用的并不怎么好。

    如果张德劳能够学会使一样把式,估计林凡这场就真的够呛了。

    幸好只是如果。

    运气这一次站到了林凡这边。

    “身法太糙,力大却没脑子,进攻毫无章法全靠本能……但,这又如何?先天领域,凭此一样,此子别说放在北境大陆了,就算在其他的几片大陆上,那可都是抢手货。”

    张德劳的天赋并不低,但他的第一道经验印记刻制的为什么会是紫色呢?

    即使很多年过去了,人们问起其缘由,为何你剩下的八道经验印记都是红色,而唯独最简单刻制的,最没有难度的第一条印记会是紫色时。

    张德劳也都只是给人留下一道别有深意的微笑,而不再多语。

    引起众人纷纷猜测,也因此,世人们给张德劳起了一个紫色战神的称号。

    张德劳真实的想法其实是这样的。

    笑话,老子当年智商不高,结果胡乱刻制印记的事能给你们说了?

    。。。

    张德劳下了擂台之后,不出所料地,就有那几位师叔就围了上来。

    围上来干什么?

    当时是收徒啊。

    有了这徒弟,以后门派里那还不得横着走?

    不过也有些师叔比较机灵,张德劳在爆出领域,而且等他们回过神来之后,第一时间就给门派内的几位长老传了信。

    果不其然,就在张德劳还被众师叔围着,自己脑子还没转过来的时候,就觉得天空中有一道威压袭来,只见一位白袍长者,御着飞剑,宛若仙人一般就飞了过来。

    引得下面的弟子一阵惊呼。

    擂台上比赛都不打了,两个人扭在一起,维持着这个动作,眼睛都不眨地看着飞来的这个老人。

    年轻人谁还见过这个啊?

    林凡见过。

    他也是有些吃惊,因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门派的大长老,也就是除了扛把子的掌门外,二号扛把子的,号有长老里面的头目,土匪窝里面的嫩模之称,此人名为洛河。

    洛河长老笑呵呵地给底下的弟子们招了招手,算是打个招呼。

    随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张德劳的身旁。

    一堆师叔知趣地,说着的话从“你要不要做我徒弟吧”、“少年,来当我徒弟,我帮你娶老婆”、“个子这么高,跟我未来女婿真像”。

    变成了“见过师弟,恭喜恭喜”、“师弟改天记得过来喝茶啊”、“师弟若是不嫌弃的话,咱俩就是亲家了,以后你叫我爹,我叫你哥,如何?”

    在空中转悠半天听到这些后,洛河这才乐呵呵地点了点头,御剑飞下。

    洛河落地后,围着张德劳转着看了半天后,满意地捋了捋胡须,脸上的笑意愈发浓厚了。

    “武神躯,力之领域,空灵质,是我几百年间见过的第四高天赋的人了,只可惜掌门已经很久不再收徒了,可便宜老夫了……小友,你叫什么名字?”

    张德劳挠了挠头。

    眼前这老头不但长得奇怪,行为举止奇怪,就连说的话都这么奇怪,嗯,肯定不是好人。

    所以,张德劳道:“你管我?”

    众师叔:???

    郝给力听到张德劳说这话,冷汗都下来了。

    这可真是个左边站着傻w右边站着傻y的货,他难道不知道洛河以前是什么人吗……

    谁知洛河听完这话后,倒是笑了笑,随后眼神看向了另一旁的众师叔。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叫叫叫叫叫……叫张张张张……张德劳劳劳劳……”

    被洛河目光瞅到的那位师叔立马变成了结巴加复读机。

    “哦?那张小兄弟愿意拜我为师吗?”

    “我不……”

    张德劳的“不”字刚做了个嘴型,后面就有两师叔一个踹腿一个踹背,张德劳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洛河的面前。

    “他愿意,他非常愿意,他一百万个愿意!”

    笑话,这大长老再瞪自己一眼,他害怕他这一年的贡献值都给没了。

    其实贡献值没了还都是小事,要是人没了……

    “呵呵呵,既然如此,那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徒弟了,徒儿啊,不必行此大礼,快快起来吧。”

    张德劳神色慌张地站起身来,一时间紧张得手都不知道放哪合适,结果就在半空中直哆嗦。

    因为在洛河说话的功夫,一位师叔已经悄悄给张德劳传音过去,介绍了这位大长老的身份。

    怕张德劳智商太低,理解不了大长老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于是他告诉张德劳的是,这个人的身份顶得上一百位师叔。

    “一百位师叔,天呐,一位师叔我都害怕的不行,要是来一百个……”

    心里如是想到,因此张德劳能不紧张吗?

    洛河一抚长须,点了点头:“德劳这名字听起来得多捞,这样吧,我给你另取个名字,以后,就叫镇山吧。”

    张德劳捣蒜般地点了点头。

    一百说啥就是啥吧。

    张镇山,男,姓张名镇山,没有字。

    “没什么事的话,大家就各忙各的吧,我就带着我都徒儿先走了。”

    “没事没事,大长老,您快些回去吧。”

    开玩笑,就算有事,那也得强行没事,不然自己可就出事了。

    洛河走的时候,还是笑呵呵地,临走前,又朝着林凡的方向看了一眼。

    林凡也觉察到了洛河的目光,规规矩矩地对着洛河作了个深揖。

    洛河对着林凡摆了摆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众弟子则以为洛河在向他们告别,也都纷纷挥了挥手,显得神色异常激动。

    “有些意思,那就拭目以待吧,天赋第二高的少年。”

    不再犹豫,洛河御剑而起,胳膊下面夹着张镇山,就离开了此地。

    转眼间消失不见。</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