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本体是把剑 > 第十九章:战斗(五)
    张德劳展开这个领域看起来也是相当吃力,毕竟他此刻只有十七级的级别,对自身的负担那是相当的大。

    但效果也是绝对的好,恐怖的威压席卷着擂台之上,吹得站在一旁的内门弟子都有些怀疑人生。

    你确定这是一群废柴间的战斗?

    他感觉这群人之间的比武,跟自己平日里参加内门考试时那群天才身上的某种气质十分地相似……

    “喝!”

    只听张德劳大喝一声,整个人就朝着林凡冲了过来,举起他那如重锤般的拳头,照着林凡的脑袋就砸去。

    林凡扎稳脚步,沉一口气,知道这一拳自己不可能硬接,他便举起长剑斜撩向张德劳的脖子,同时计算着张德劳这一拳的出拳轨迹。

    然后他的身子贴合着张德劳拳迹的边缘,向左侧扭身躲闪。

    同时将扭转身体的力,再加持到自己的长剑之上。

    张德劳一拳挥空,看到一抹寒光飞快向自己的脖颈袭来,便左手架肘,竟要是用肉体生抗这一击。

    “duang~”

    一声清脆的声音,就像金属砰撞的声音。

    林凡的瞳孔猛地一缩,因为他的长剑撩在张德劳的胳膊之上,在他感觉来,就和劈在一块铁片上没有什么区别。

    能以肉身比肩钢铁,领域的作用功不可没。

    这张德劳被领域加持的肉体结实的有些恐怖,以林凡的剑竟然没有办法破防。

    张德劳左手使劲一握拳,竟然震开了林凡镶在他胳膊表面的长剑,随后张德劳又是左手向外挥拳,打了个林凡措手不及,一拳直接轰在了林凡的面门上。

    距离太近了,当时张德劳的拳头距离林凡的脸不过一尺出头的距离,林凡就算反应再快,这么近的距离也是反应不过来的。

    林凡吃痛,捂着飙出鼻血的鼻子向后蹬蹬蹬到退去。

    头盖骨差点都被敲碎了。

    事实上不是林凡吃痛,准确来说应该是系统吃痛。

    似是吸取了上一个人落败的经验,张德劳变得谨慎的多,没有再贸然跟进出手,而是迈步追上林凡的身形,等到林凡身形快要稳住的时候,这才又一拳对着林凡的面门轰去。

    谁知林凡身子向后一仰,以剑支地,直接躲过了这一拳。

    随后林凡身子向左翻去,左手撑地时,右手的长剑从地面到空中划出了一个半圆的弧形,向张德劳劈去。

    在台下看到这一幕的黄灰红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虽然这两人的打斗都没有章法可言,但这个林凡,除了能够拆招之外,竟然还会借势。

    事实上不是林凡不想用剑法,只是他使得那几部剑法,以他现在的修为是没有办法破张德劳的攻势。

    北剑山门的剑法讲究的是宛如细雨般绵延不绝的攻势,就像一个行走在平原上的人,若是一旦被第一滴雨水沾身的话,那么很快他就会被一场大雨淹没。

    这就是北剑山门的剑法的内核。

    林凡若是用北剑山门的剑法对付一身肉装的张德劳,估计自己的雨还没开始下呢,张德劳就已经把自己的不锈钢雨伞掏出来了。

    所以林凡现在对张德劳采取的应对办法,就是自己这数日来野外摸爬滚打时学到的,那种凭借着野兽的直觉和纯粹的杀意来对付张德劳的。

    一剑抡圆,杀了个张德劳措手不及,一抹血花从张德劳的下颚飞出,距离张德劳的喉咙竟只差了不到两寸。

    可惜。

    林凡有些遗憾。

    这一剑他已经留力了,只会划破张德劳喉咙的表皮。

    只可惜精密度差了一些,没有成功划到。

    好险。

    张德劳惊出一声冷汗。

    好在只划破了一层表皮。

    至于为什么只伤到了表皮。

    以他的智商当然是没想那么多,只以为自己堪堪躲过了这一击。

    林凡出剑时自己的右腿也是离地的,张德劳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躲”过这一剑的同时,直接拽住林凡的这条腿,猛地往后一扯。

    林凡被拽得一个趔趄,狗吃奥利给地栽到了地上。

    剑也不小心脱了手。

    只见张德劳握起拳头就对着林凡的右腿砸去。

    危机时刻,林凡双手猛地撑地,整个身子向后弓去,试图要抓到张德劳的脑袋。

    张德劳见势又将林凡的身子往下一带,林凡又是扑通一声,二次奥利给。

    随后张德劳又要举起拳头对着林凡的右腿砸去。

    林凡:……

    情急之下,林凡也不能再让这成一个死循环了,于是他直接从身后,抽出了自己的本体。

    “嘡啷!”

    林凡猛地一抽剑,扭身就朝着身后张德劳的臂膀挥去。

    张德劳胳膊绷紧,本以为这次会像上一次一样,再次把这把剑崩飞。

    谁知。

    只听更为清脆的“duang~”的一声。

    张德劳就是把这把剑给崩开了。

    “疼疼疼疼……”

    林凡嘴里倒抽着凉气,若不是眼下情况过于危机而导致的不允许,他现在已经疼得满地打滚了。

    这次可是确确实实的给林凡疼着了。

    这一战,也着实给林凡落下了阴影,导致林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再用本体进行过任何战斗……

    好在张德劳竟也吃痛,他惊恐地发现,自己被那柄看似十分普通的长剑劈中后,右边胳膊此刻竟然全部麻了!

    “好厉害的剑!”

    张德劳在心里想到。

    手臂一麻,张德劳也下意识地松开了右手,林凡即使疼得都有些抽搐了,但他强忍着疼痛,从张德劳的手中逃了出来,收回自己的本体,跑去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那把剑。

    即使到现在了,林凡依然不想用那部《二狗子剑法》。

    他还是想用普通的基本功赢张德劳。

    于是他举起剑斩了过去。

    张德劳的右手臂发麻,此刻已经全然没有了直觉,仅凭借着左手苦苦支撑了数招之后,就有些难以招架了。

    而林凡也是捕捉到了这个细节,又是数招出手,直攻张德劳的右臂。

    张德劳疲于应付,又是十几招后,自知不是对手,便干脆认输了。

    很显然,张德劳只以为这是一场普通的切磋……

    他也没有怎么认真地对待。

    张德劳的心也确实够大,若不是在他的身上有太过于惊人的天赋,他现在估计已经被赶出师门了。

    两人互相行礼,纷纷下了擂台。

    林凡,也终于缓缓出了一口气。

    险胜!</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