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本体是把剑 > 第八章:林凡的过去(一)
    林凡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与那位猎户攀谈甚欢,凭借着自己的口才,林凡说得那位老爷爷开怀大笑,结果要不是林凡溜得快,那爷爷就要拉着自己拜把子了……

    一夜无话。

    第二日,林凡起了一大早,就要去上课了。

    北剑山学堂的课程也是以一周为单位,共上六天的课,休息一天。

    只是在去的路上,林凡就看到了前方一道亮丽的倩影。

    “宣宣~宣宣~”

    一看到是若宣,林凡立马开口叫到。

    林若宣此时正在前去学堂的路上,听闻身后有人叫她,回头一看,就看到了林凡那张贱不兮兮的大脸。

    一想到昨天的事,林若宣的嘴一撅,脚下生风,以更快的步伐向前走去。

    “诶~宣宣,你别走这么快嘛,宣宣,你等等我,等等我呀。”

    看到林若宣要逃,林凡也不敢耽搁,撒开丫子跑到了林若宣的身旁。

    “宣宣~”

    林若宣目不斜视地看着眼前的路。

    “林凡,你什么时候脸皮变得这么厚了?”

    “哎呀,宣宣,难道你还在生昨天的气嘛~宣宣,人家错了嘛~”

    只见林凡手捏着兰花,快速眨着自己如同铜铃般的眼球,如同碾盘般的大脸上露出了一丝嗔意。

    “呕~”林若宣回头一看,险些吐了出来,她一脸被雷劈了还要不可思议地神情看着林凡:“林凡,你……是不是昨天睡觉把脑子睡坏了?你这两天好不正常。”

    林凡的实际想法……

    身为一个男的,自己前世最喜欢听的便是女孩子的撒娇了,既然自己都很喜欢有异性给自己撒娇,那么同样的,异性也应该喜欢自己的撒娇吧?

    按照这个鬼才逻辑,林凡双手“翘”起了兰花指,就开了口……

    林凡眼神向下瞄,尴尬地挠了挠“头”:“若宣师姐,你还在生气吗,昨天确实是我不好,这几年辜负了你的期待,让你费心了。”

    林凡宛如犯了错的小男孩一般,呆呆地现在原地,举手投足间都有些慌张。

    一时间,这番景象竟勾起了林若宣的回忆。

    那年冬日的雪很大,宛如鹅毛般的大雪不分日夜地下着。

    而距离师父下山已经过去了整整数日。

    凌冽的寒风席卷着大地,宛如一头饥饿的恶狼的低声咆哮一般,厚重的云层遮住了阳光,阴暗极了,常年青绿的北剑山门也被染成了银白之色,天地间显得压抑而又凄凉。

    与外面的景象相比,屋内就显得安静极了。

    柴火爆裂时噼啪地作响,火焰“熊熊”的燃烧声,将炉子烧得通红。

    小若宣和师兄师姐们围坐在炉边,即使身上裹着厚厚的被褥,小若宣还是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师兄们都在打坐修炼,这也是师父临出门时特意嘱咐过的。

    但不知是因为屋外的风声,还是柴火时不时发出的噼啪声,让小若宣的心思无法宁静下来,更别说去记那枯燥的《北剑心诀》。

    不忍心去打搅认真升级的师兄,小若宣将无聊的目光瞥向窗外,但屋外白茫茫的一片,往日里漂亮的景色都被淹没在了这场大雪之中。

    “咚咚咚~”

    有人在叩门。

    听到敲门声后,坐在若宣身侧的大师兄站起了身子,过去将门打开。

    “吱呀~”

    如刀割般的冷风随着屋门涌入,呼啸的寒风中,一个险些被雪埋没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师父。”

    “师父!”

    “师父……”

    小若宣也脆脆地叫了一声。

    不过小若宣的眼尖,她发现师父胸前的衣服似乎隆起了不少,有什么东西被师父藏在了自己厚厚的棉袄下面。

    师父平日里最宠我了,会不会是师父带给自己的好吃的呢?

    还是什么漂亮的手饰,好玩的东西呢?

    师父先是进屋,将门重新关上,抖了抖自己身上厚厚的积雪,这才小心翼翼地掀起了自己的棉袄。

    虽然不是带给小若宣的礼物,但小若宣的脸上依旧充满了好奇的神色。

    只见在师父的脖子上挎着一个白色的布兜,而在布兜内,一个只有几个月大,面色红润,睡得正香甜的小男孩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似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睡梦中的小男孩的脸上还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可爱至极。

    众弟子一时间都围了上来,贴心的大师兄将小若宣举在肩膀上,好让她能够看得清楚。

    师父捋了捋自己挂着雪花的长须,笑了笑,才说道:

    “无意间在山下捡到,算其与我派有缘,以凡字镇其气运,与我同姓,今后就叫林凡吧。”

    。。。

    若宣十岁的时候,林凡已经有六岁了。

    春日的午后,惬意的阳光洒在大地之上,暖洋洋的,额外地舒适。

    若宣此时盘腿坐在一颗大树下,偶有轻风拂过,将树叶吹得沙沙作响。

    这里乃是北剑山门的圣地,一座小小的山坡上生长着青草,山顶之上,只有一颗参天巨树耸立。

    树只是最普通的橡木树,但也已生长有几百个年头。

    据说,这是初代门主亲手栽种的,而后世的弟子,也就将这处山坡作为了北剑山门的圣地,供山门的弟子们用来缅怀北剑山门的历代门主。

    “若宣姐姐,若宣姐姐。”

    一个流着鼻涕的小男孩,开心地跑了过来:“若宣姐姐,你看这是什么?”

    说话间,小男孩将攥着的手掌打开,一只活蹦乱跳的蚂蚱便显露了出来。

    只可惜蚂蚱可不听人话,在小男孩打开手的时候,两腿一蹬,就蹦跶走了。

    “呀,它给跑了呀……”

    小男孩本想将这只蚂蚱送给若宣,但却不想自己好不容易抓到的一只,现在却不见了,急得小男孩作势就要哭。

    “林凡,多大了,哭什么哭,不嫌害臊吗?”

    可以说若宣的这句话极其有威慑力,一开口,林凡刚“嘎”了一声就熄火了。

    “若宣姐姐,师父明日就要带我升级了,若宣姐,升级是什么呀?”

    “不知道,我现在也才八级,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还是去问问师父吧。”

    “可是师父让我来问你呀。”林凡狡黠地一笑。

    “这……那好吧,那就让师姐来教你吧,首先,你要这样盘腿坐下,气沉……”

    “嘻嘻,师姐最好啦!”</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