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散修齐玄风 > 第46章 莫名的幻境9
    石碑村房屋结构坚固,院墙高大结实,街道平整却并不宽,可以砍倒树木充当拒马,如果对方使用弩箭,拆下来的那些宽大厚重的门板可以充当盾牌。

    郝忠是真的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人,对于行军打仗是行家里手,这一点上可以帮林玉很大的忙。那些流浪武者算不得真正的亡命徒,手上的功夫却都是千真万确的,再加上刀头舔血多年,厮杀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

    只要对方不是出动一整支军队,林玉就有信心把他们都留下,退一步讲,至少将他们击退还是没什么成问题的。而且那些人行事鬼鬼祟祟,真要能调动整支军队,他们大可不必如此。

    外面的动静由远及近,越来越大,每一个人多少都有些紧张,尤其是那些仆人,他们没受过战斗训练,就是一般的山贼土匪也能要了他们的命,何况这明显的就是来者不善。

    门被推开了,所有人都是一愣,也包括了林玉。

    进来的不是别人,却是被安排在村口放哨蹲守草丛的秦树杨。

    “结果可能有点令人失望。俺在外面还是等到有人来了,只有一个,还是个死的。”

    “死的?”这可大大出乎了林玉的预料。

    众人一涌而出。果然,只有一人一骑,马是白马,却几乎已经已经被那人流出的血完全染红了。人是早就已经死了,胸口插着刀,是被敌人捅的,自己的刀还紧紧握在手中,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早已凝固的表情与其说是狰狞,恐惧,不甘,倒不如说是绝死一搏的坚毅果敢。

    林玉走上前,比对了一下,胸口的那把刀与之前那个士兵打扮的家伙的刀鞘果然是一套。

    “老爷……”郝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顺着他的目光,林玉再次看向那张早已完全没有血色的脸,果然有些面熟,是林家的人,而且是家中的嫡系。

    “除了通兑银票还有一些散碎银子,这家伙身上什么都没有。”秦树杨有仔细地搜查过。

    “不是每个死人身上都能得到有用的信息,有用的信息也不见得都是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有时候一个死人出现在特定的地方,本身就已经说明了许多问题。”林玉喃喃地说着,不知是说给众人听,还是只是说给他自己。

    “收拾东西,我们要离开了,动作要快。我知道大家昨天都没休息好,不过我们现在要赶时间。”林玉突然开始下达命令,“今天的路程要加倍,不,以后每天要走的路程都要加倍。当然,钱是不会亏待大家的。”

    众人一阵欢呼。出门在外,再苦再累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有钱赚。

    再上路,可就没了之前的轻松惬意,不会再动不动就停下来休息,也不管是不是会错过宿头,在荒郊野外扎营也成了家常便饭,偶尔逍遥散的毒性还会发作,也只是咬着牙在奔驰的马车上躺一会,郝忠不断的跑前跑后,不管是用钱收买也好,用各种威逼也好,总之就是不断的在催促加快速度,再加快速度……

    “老爷……”离宿营地有一段距离,郝忠恭顺的站在林玉身后。

    “嗯,明天就到坳里驿了吧。”林玉似乎是在看风景,难得的,今天让大家提早宿营,吃过晚饭,现在天还没有全黑下来。

    “是的,老爷。其实我们没必要这么赶的,朝廷那边对派过来的官员并没有规定几时要到任,再说这里不过是地处偏远,说不好听些,就是山高皇帝远,哪怕只是一个巡检,在这里还不是一切都是老爷您说了算。”

    “说的也是。对了,郝忠,你在我们林家也要算老人了吧,你该有差不多六十吧。”

    “蒙老爷您还记得,下个月就整六十了,奴才一家都是家生的奴才,一辈子都在林家的,生是林家的人,死是林家的鬼,将来去了那个世界,还不是要伺候老爷您。”

    “哦,奶娘去年还跟我提起,说你们那个儿子在军营里犯了什么事,我二弟要打他八十军棍的,我记得那次我是给递了话过去的,我二弟那人也是死板,虽说是法外开恩,还是打了他四十军棍,听奶娘说养了小半年才好。”

    “也是老爷您慈悲。要不是老爷您给递的话,那臭小子怕是现在还下不了床呢。”

    “没什么的。老爷我平时也不怎管府里的事,也烦你多操心了,对了,平时都是夫人在管家,她对府里那些老人们可有照顾。”

    “还好,还好……”

    “还好呀。所以你就跟着那个贱人一起背叛我们林家!”林玉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老爷,这可从何说……”那个“起”字在郝忠的喉咙里打转,却怎么也再说不出来了。

    只见林玉慢慢转过身来,手中拿着一柄滴血的匕首。

    “对,我现在身体不行了,真刀真枪的打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可如果真要杀你,也没那么难。”

    郝忠的喉咙在往外喷血,使尽吃奶的力气去压,却怎么也压不住,圆睁着那双不可置信的眼睛,软倒在地上。

    “对,我是没有任何证据,直到现在也没有。你身上的确深深地打着我林玉的烙印,按说谁背叛我你都不会,怀疑谁都不该怀疑你。把所有的不可能都排除后,剩下的那个再难让人接受也是事实。鹰蛇强身术应该就是从我身边被人偷学去的,我倒是怀疑过夫人,不过她不懂这些,我也从没在她面前练过功,相反你是会的,虽然只会前几式,不过足够了,我不知道是你对你的新主子有所隐瞒,还是他对他的交易对象有所隐瞒,于是鹰蛇强身术就变成了那几页似是而非的东西。当然,只凭这个甚至不足以让我怀疑你,看你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我还真想给你说说,不过看样子你也没有时间了。算了,也不用那样瞪着我,我知道你不甘心,不过就做个糊涂鬼吧。”

    说着,林玉一脚将郝忠踢开,头也不回地离开……</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