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散修齐玄风 > 第45章 莫名的幻境8
    火堆旁,东西被一样样摊开。

    一块乌黑发亮的铁牌,一封封着火漆的信,两本册子,一本极厚,一本极薄,一支造型奇特的骨笛,还有一颗黑不溜秋的珠子。

    铁牌上自然是没有字的,只是刻着些花纹,林玉虽然在军中多年,也认不出那些花纹的含义,只知道官军的制式腰牌,腰牌上的花纹代表了士兵的番号,名字和籍贯,每支部队都有自己独特的记号,并不是在部队里服役的时间长了就可以知道全部,林玉心里只是在腹诽这些人明明都是士兵打扮,却又为什么如此喜欢把明明是挂在腰间的腰牌揣在怀里。

    那封信,林玉没有拆开,一晚上时间很长,倒不急于这一时。

    林玉对那支骨笛有几分兴趣,不是因为它造型奇特,在大周的王都,造型再奇特的骨笛他也不是没见过,只是这支看起来不大,却很有分量,不知是哪种兽骨制成,而且一支骨笛会出现在一个士兵的尸体上,本来就让人好奇。

    那本极厚的册子是一本掌中珠,是一种为字词提供音韵、意思解释、用法的工具书,尤其对于初识字的人来说用处极大,林玉随手翻了一下,立刻发现这掌中珠的纸制极薄,也就是说它的页数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多,再一看内容,很显然,这并不适合初学者使用,每个字的翻译都很古怪,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与其说这是一本字典,倒不如说是密码本更合适些。

    至于那本极薄的册子,那是一本画册,一共只有五页,每页上画着一个把身体扭曲得极怪异的人,一旁还有小字的注解,赫然竟是一篇练体术的功法,与军中通用的不同,看起来却极眼熟,绝对不是很早以前看过,也不仅仅是与看过的那些有少许相似之处。再一想,这竟然是林家的鹰蛇强身术中的前几式——虽然在林玉和郝忠看来,册子上的强身术只是徒具其形,未得其实,多少有些像闹着玩的一般。

    “这人是林家人?不对,不可能的,作为家族不传之秘,不可能随随便便出现在一个小兵的身上,退一万步说,这不是个小兵,而是某个重要人物伪装的,那他也不可能带着家族的不传之秘到处乱跑,这种东西只会在家族的族地严加保管,任何人都不能带出来。”想到这里,林玉开口道,“看来家族中除了叛徒。”

    “老爷,这……”郝忠似乎想说什么,却又顾忌人多嘴杂,没有继续说下去。

    林玉也心领神会,有些事可以下来再说,现在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要紧。

    最后被拿起来观看的是那颗珠子。样子很难看,不够光滑,也不够圆润,一点儿光泽都没有,却是被里三层外三层的用绸缎裹了个严实,贴身收在了最里面,可见这些东西中,就这颗珠子最珍贵。

    “大人,在下好像在哪见过……”打破沉默的是这些流浪武者的老大。

    “嗯?是吗?那你在仔细看看。试试看能想起什么不。”说着,林玉将珠子递了过去。

    “不不。大人,您误会了。我说的是他。”

    顺着手指的方向,林玉这才明白,那老大所说的说好像在哪儿见过的其实是那个被杀的士兵。

    “你们认识?”

    “也说不上是认识。不过当初我们这一行人从小鬼域岛出来,在船上时见过这小子,不过那时候他还是一副书生的打扮,他好像还有个妹妹或是姐姐,在船上时还被人欺负,是树杨那小子给他们解的围。下了船我们就分开了,对了之前在京城我们又碰见过这小子一次,还打过招呼,他好像是在哪个大户人家帮人抄书,日子听说过得还不错,比之前胖了些,也白了些。”

    “树杨,你也过来看看。”

    “是有几分像。”秦树杨走近,上下又端量了一番,又抬起那士兵的右手,看了看他的虎口道,“也不对,你看他这茧子,绝对是长时间使用刀剑之类留下的。”

    林玉也蹲下仔细看了看那右手,这种茧子是做不来假的,不是常年使刀的武士不会在这种地方留下这种茧子,又看了看他的指节,也没有那种常年用笔留下的茧子。猛的,林玉想起了什么,又抓起那士兵的左手一瞧,果然,跟他想的一样,左手上也有茧子,很厚,是那种常年拿笔留下的。

    “有意思,果然有意思。”一个左撇子的书生,却在用右手练刀,或者是一个右撇子的武士,却在用左手写字,一个人有两种身份,而这两种身份又似乎都不是假的。

    这时林玉才又想起那封信。

    信的内容看着让人头大,每一个字都认识,却完全连不成一个通顺的句子,不过有了那本掌中珠,断断续续倒也读得下来。信很长,内容却很简单,几乎大段大段都是在说王都的天气如何之类没有营养的话,只是在信的末尾提到东西已经收到,也试用过了,相当满意,希望能够加强彼此的合作,至于收到的是什么,写信人和收信人又是谁,信里没提,不过字里行间流露着写信人应该是朝中位高权重之人,而收信人则似乎是某个秘密组织的首领,而且双方似乎没真正见过面,却合作过很多回了。

    突然,林玉仿佛是醍醐灌顶,终于意识到比起面前这堆东西,眼下的处境才真的是很微妙的。这个人会出现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本身就很可疑,再想想这个村子又透着某种诡异,一看就是为掩人耳目而特意建造的,搞不好这里就是那些鬼鬼祟祟的家伙们接头的地方,既然是接头,又怎么可能是一个人,而这个家伙死了,不管是谁下的手,又怎么可能会不闻不问的任凭马驮着尸体跑掉,那些杀手应该也没来得及确认这个大兵是不是真的死了吧。

    “看来今天晚上是不用睡了。”林玉吩咐着,“大家分头行事……”

    很快的,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个人都很紧张。

    天快亮了,黎明前往往是最黑暗的。这时,外面有了动静……</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