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散修齐玄风 > 第44章 莫名的幻境7
    “石碑村。”村口的一块大石碑上,村名就写在上面,石碑相当古旧,不是那种人为造旧的,不过四周留下了刚刚动过土的痕迹,也不知是要将石碑起走,还是要将石碑埋下。

    “我查过地图了,这附近没这个村子。”郝忠适时的说道,“当然,即便是在王都附近也有不少自然形成的小村落在地图上是查不到的,可这里毕竟不是深山,距离官道如此近,被漏掉的可能性不大。”

    石碑村不大,借着太阳落山前最后的一点光亮,林玉把整个村子看得很清楚。村子里只有大约二十几户人家,所有的房屋都修的整齐划一,唯一的街道连着出村的小路,不宽,但同样整齐,就像是事先规划好的一样,而且只要大略看一样,就会发现所有的人家都是那种前店后寝的模式。这种模式并不罕见,可出现在一个小村子里,而且如此的整齐划一,就不得不让人心生怀疑了。

    推开一户人家,那是一家烧饼铺,门口“白家烧饼老店”的招牌还在随风轻轻摇晃。前面的店铺里,打烧饼的用具一应俱全,只落了很少的灰尘,墙角整齐的码放着一袋袋面粉,这里似乎还会为食客们提供一些佐餐的小菜汤水等。后院是住人的,院子里一棵枣树,一口水井,屋内一应生活用品也都齐全,同样的,也没有太多灰尘。清点房屋物品,大致可以推算出烧饼铺老板一家的人口大约不会超过五个。

    “这里每户人家都有店铺,每户都不同,甚至连纸扎铺都有。不过每户屋里的情况都差不多,都是三五口人的小家庭,甚至连屋里东西的摆设都很雷同。”郝忠介绍道,“这里距离官道不远,可也不近,因为布局的关系,就像树杨说的,在官道上,除非特别留意,要发现这里并不容易。村子后面与其说是大山,倒不如说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就是有人家也并不稀奇,我刚刚去看过了,这里并没有进山的路,也就是说住在那里的人就是要出来,也并不路过这里。这样一个只有百余人的小村子,烧饼铺里的烧饼准备卖给谁,纸扎铺里的纸人纸马又准备卖给谁?”

    “你说的不错,忠伯。”林玉蹲在地上,抓起墙角的泥土用手一捻,说道,“不知你们注意到没有,虽然有一些刻意制造出来的痕迹,不过这房子太干净了,倒不是说一点灰尘都没有,只是这里完全看不出是有人住过的痕迹。这里不是什么遗址,而是有人为了某种目的刻意伪造的一个小村子。我想很快就会有人真的住进来。不过这个村子离官道还有些距离,更重要的是咱们走了一天,在这条路上一个人都没看见,也许是咱们不走运吧,不过想来平时走在这条路上的人也不会多,如说是有人想在这里开黑店,似乎说不通。”

    “老爷,那我们……”

    “住下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这么多人,真有什么也不怕。再说了,总好过露宿荒野吧。”林玉是不怕的,比起这些阴谋阳谋,露宿荒野不只不舒服,还要担心大型野兽的袭击。想当初他自己做流浪武者时就不止一次听说过,不知有多少威名赫赫的冒险者小队在与人搏杀时占尽优势,最后却成了那些野兽的口中食。

    当然,该有的安排还是要有。打通了三个相邻的院落,所有的人,物,马匹,车辆都集中起来,安排好值夜,还是一明两暗的警戒哨。房间倒不用怎么收拾,所有的东西都是齐全的,简单打扫一下,生好火,吃过饭,就可以休息了。没想到这些院落里就连打水的瓦罐都有,倒是省了不少功夫,也看得出布置这里的人心思还算缜密。

    饭吃得不多,喝了些热水,林玉早早的就上了床,却没那么容易睡着,翻来覆去了许久,迷迷糊糊似乎睡着了,又似乎没有。

    一阵恶心头疼让林玉完全醒了过来。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从一天好几次,到一天只有一次,再到现在的几天一次,越是到后来,越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每次都会比之前的症状轻微一些,现在林玉已经不会再像最开始那样疼得满地打滚,至于大小便失禁那种事更是好久没有过了。大半个时辰后,一切渐渐平息下来,再有些时间,逍遥散的后遗症应该就能全部清除了吧。

    “呼——”长长的出了口气,正准备睡觉,突然,一片寂静中传来一阵不紧不慢的马蹄声。

    这大半夜的,谁会来这种荒村野寨,且不说这里和官道还有些距离,就是白天也不容易发现,何况三更半夜,就是留意应该也看不到这里。可若说是建造这里的人回来了,听那马蹄声,有分明是单人独骑。

    林玉推开院门,早有郝忠打着灯笼在前面引路,看不清楚,只知道确实是有一匹马,似乎还驮着什么,走到跟前,是一个大兵趴在马背上,满身是血,也不知是否还活着。

    “扶他下来看看。”扶人下马的事自然也用不着林玉亲自做。

    两个仆人上前,费了好大劲才把那大兵扶下马,说是扶下也只是好听罢了,严格说根本是拽下来的。那大兵身子僵硬,已经死了许久了,身上看得见的刀伤就有好几处,血早就凝住了。

    那些仆人可能是第一次见死人,吓得都一屁股坐在地上,其他人倒是神色如常。流浪武者都是刀头舔血的人物,一个死人不值得大惊小怪,就是郝忠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跟着林玉在战场上也不知见过多少死人了。

    那大兵的甲胄很是普通,就是一般的制式盔甲,看不出什么端倪,腰刀早不知在与人厮杀时掉在哪儿了,只剩下刀鞘挂在腰间,他怀里鼓鼓囊囊的,一看就知道揣了什么,才刚刚遇到死掉的士兵,这会儿又遇到,自己跟他们还真是有缘,林玉现在已经无力吐槽了……</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