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散修齐玄风 > 第40章 莫名的幻境3
    齐玄风是第二个值夜的。

    被二平叫起来,还有些迷茫,一时竟分不清此身到底是在现实还是在环境之中,好一会儿,也只能自嘲的笑笑,已经有了提防,还是莫名其妙的陷入幻境当中,看来这里果然是有古怪,却不知其他人有没有这种困扰。

    齐玄风给火堆添了些柴,嗜热藤烧得很慢,倒不用担心。

    盯着火堆发呆,朦朦胧胧,灵魂再次离开这个地底洞窟:

    “这幅身体还真是糟透了。”

    斜倚在浴桶中,享受着片刻的安宁与舒适,林玉不由的感慨着。

    不只是堕落的生活所带来的副作用,也不只是逍遥散对于身体的摧残,当初连续服药压榨身体的潜能到底还是留下了暗疾,开始还看不出来,然而日积月累,对于身体的伤害就不能用小麻烦来解释的了,何况这毕竟是一具四十岁的身体,各方面机能都在衰退。林玉刚刚试了一下练体术,就是咬牙坚持,却连一个最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到,大量的出汗,浑身的骨节就好像不断地在被磨盘碾压一般。

    “看来是急不得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样的事情林玉是不会做的。练体术是他现在最大的底牌,不过既然无法修炼,现在也只能暂时作罢,他可不想强行修炼,最后把自己给练死了。只是没了这张底牌,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呢?

    首先自然是要把逍遥散的瘾戒掉,这种随时会发作的痛苦不只碍事,而且滋味真不是普通人受得了的,林玉可不想在这上面送掉小命,更重要的是之前咬牙挺过来了,这也让他增添了几分信心。

    朝廷那边简直是在开玩笑,曾经战功显赫的大将军,现在只给安排了个从九品巡检的官职,不过还是要去赴任的。本以为自己有练体术,即便做不到大杀四方,起码活得逍遥自在应该没有问题,如今少了这张底牌,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了,却要好好盘算一下,按照原计划去赴任,至少能为自己争取到时间。

    说到这幅身体,真的是一把眼泪呀。由于没有真正修炼过,精神力十分虚弱,现在也没办法内视,不过凭感觉也知道这幅身体的资质是极平庸的,和原来的身体根本没法比,何况年纪也大了,倒不是说四十岁以后就不能修炼,只是效果会差很多,时间也耽误了,毕竟一个人的寿命终究是有限的。当然,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这幅身体就连最简本的练体术都承受不住。

    “难道要修炼家传的强身术吗?这效果可要差的太多了。”林家倒是有一套家传的鹰蛇强身术,据说是林家祖上某位大能模拟鹰蛇相搏创造出的一种强身术,当年林家也正是以此立家成为大楚最有实权的大家族之一,不过在林玉看来这套强身术虽然与自己的练体术有某些相同之处,不过还是太简陋了,聊胜于无吧,不过林玉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这幅身体如今被药物侵蚀的很严重,也不知能不能经受得起鹰蛇强身术,毕竟自己的练体术按说也应该是什么人都能修炼的,至多不过是进境有所区别罢了。

    说道丹药,林玉倒是有些兴趣。身为流浪武者,林玉自然知道丹药的好处,只是大周的这些贵族子弟太过滥用和依赖,何况他们也未必懂得怎样使用丹药,甚至他们吞服的可能根本就是山寨货。从前没有机会接触也就罢了,如今机会就在眼前,林家的藏书很多,光是他府里就有不少是关于丹药的,其中甚至还有几个完整的上古丹方,完全可以全部带去赴任,研究一番也许对将来还能有所帮助。

    至于府里那些丫鬟仆人,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眼看着府里的光景一日不如一日,早就惦记着另谋高枝了,走了也好,走了倒也清净,总好过还要时时处处防着他们,只要不是不舍得花钱,丫鬟仆人随时都会有新的,而自己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金银就不说了,光是通兑的银票就不少。郝忠必须留下,倒不是他的表现最是忠心,而是他有不得不忠心的理由,郝忠岁数大了,就是想投靠别人也要别人愿意收他,他的儿子也在府里做事,更重要的是他妻子正是自己的奶娘,早早的就被打上了自己的烙印,根本没人相信他会真心投靠,若相信了又会对他充满鄙夷,留在自己身边好歹还是个心腹,跟了别人还不如留下。再说自己如今落魄了,那也只是一个落魄的世家子弟,不说哪天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富贵总是少不了的。只要郝忠不傻,根本不用担心他会动歪心思。

    穿好衣服,出了浴室。

    “夫人还没还来吗?”虽然是主动问起,心里却早已有了答案,语气中也自然的透着冰冷。顾亦萱比他小得多,那会林玉还正是春风得意时,而几大家族同辈的女孩中也只有她在身份地位等各方面与他匹配。夫人长得很美,笑起来很甜,可那又怎样,一次不忠百次不容,这样的女人那位驸马爷喜欢就拿去好了,只是他可要好好祈祷自己一辈子都像现在这般得意,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好像哪里不对,四十岁的男人怎么说也算不得少年了,算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没有。”郝忠回答得很老实,“老爷……”

    “随她吧。东西都收拾好了吗?”很明显,林玉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是的,老爷。还雇了三十个武士,家族那边派人过来帮着把的关,身手都不错。另外老奴擅做主张,府里的大部分金银都换了通兑银票。老爷走时家族那边就不会再派人过来践行了,非常时期,也希望老爷能够理解,老爷走后他们再派人过来帮着打理府上的事务。”

    “嗯,干得不错。把府里的书都带上,路上也可以拿来杀时间。还有,府里的那些仆人丫鬟都打发了,我们路上再买些就是了。对了,再给家族那边传个话,让他们也帮着买些丫鬟仆人,这边总要留些人看房子。”

    郝忠愣了那么一瞬,今天的老爷似乎有些不同,没有在抱怨家族,也没有在纠结夫人的事情,却又果断的打发了那些吃里扒外的家伙,有些意外,却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终于要离开了。

    说到底,林玉是个很识时务的人。能够看清眼前的现实,逆着来要吃亏,那就只能顺其自然了,然而识时务不代表没原则,随遇而安也不代表永远会逆来顺受……</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