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散修齐玄风 > 第39章 莫名的幻境2
    风临城,大齐的王都。小玲珑别院,林府的众多别院之一,前户部侍郎林玉的府邸。

    一个虚影安静的站在床边,一动不动,也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盯着地上那个男人。

    男人差不多已是人到中年,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还要显得大一些,个子不高,体重却相当惊人,若不是地板足够结实,仿佛只要一个翻身就能地上压出一个洞——如果他现在还能够翻身的话。

    虚影看了眼摆在床头的官服,刺眼的绿色,还有那只大大的鹌鹑,那是件照磨的官服,不是正八品,不是从八品,不是正九品,而是最低阶的从九品的照磨,不惑之年还被扫地出门,这家伙混得真是越来越回去了。

    没错,很不雅的趴在地上那个男人正是此间的主人林玉。就是那个曾经位高权重,曾经春风得意的林玉,也是如今这个落魄如斯的林玉。这些年的苦闷让他不断的放纵自己,变成了如今这副德行,本就不高的个子,再配上这幅脑满肠肥的尊荣,就是他自己看了也会觉得厌恶。说起来,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堕落到如今这步田地。而就是现在,满屋子都是恶心的呕吐物的气味,又一场的大醉之后,他死了。

    “受了些挫折,便自甘堕落,胡吃海塞不算,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酒鬼,如今的后辈都如此的玻璃心吗?”看着眼前烂泥般的家伙,虚影不由得腹诽着。

    “也罢,你的人生且由老夫来完成吧。”说着,虚影缓缓没入那具躯体中。

    好一会儿,早已冰冷的身体渐渐有了温度,手指微微颤动,眼睛也很吃力的睁开。

    挣扎着坐起来,目光茫然,想要坐到椅子上,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只得继续坐在地上。意识中两段没有任何交集的记忆在不断的交织,融合。

    一个是精通练体术的流浪武者,虽算不上什么顶尖高手,单凭一式破风斩也不知让多少人做了他的刀下亡魂,如今想要爬到椅子上都做不到,想想还真是笑话,也可见这副身体被糟蹋成什么德行。

    一阵阵恶心反胃的感觉袭上,手不由自主的轻抖着,嘴里一阵阵的发干。

    “这个没用的东西,竟然还服食逍遥散,都窝囊成这样了,还想成仙吗?”一面心里暗骂着,一面挣扎着摸到桌上的茶壶,猛灌了几大口,还是渴得不行,浑身也越来越难受,不只是手在抖,整个身体的颤抖正变得越来越不受控制,仿佛全身由内而外的都是各种虫子在爬来钻去,心口不住的发颤,好像整颗心随时都会跳出来一般,嘴里满是些奇怪的味道,说不上来,总之很让人恶心,接着是腹部也绞痛起来,再接着是如同从骨髓里发出的疼痛,身体蜷缩起来,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不住的翻滚着。

    林玉扫视了一眼整个屋子,最终把目光聚焦在床头的一个锦盒上。

    那是一个做工十分考究的锦盒,问题当然不是锦盒本身,而是它的款式。身为王都最有权势的几个家族之一的长子嫡孙,房间里有这么一个锦盒原本并不稀奇,只是这间屋子并非主人夫妇居住的正房,也不是姬妾们的起居室,倒更像是主人单独的书房,整间屋子都充满了男人的阳刚气息,冷不丁出现这么一个极其女性化的锦盒,自然显得格格不入。

    稍一探查,林玉便知道了锦盒内的东西,竟然是逍遥。

    与那些没钱的冒险者们不同,大周的贵族中那些愿意建功立业的年轻人更愿意依靠丹药来提升自己的战斗力,也就是依靠药物来无限制的压榨自身潜力,虽然有很多副作用,其中的一些甚至是一般人难以忍受的,不过这些丹药的确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一个人的实力,而且据说这些药方都是所谓的仙家至宝,都是从修仙之人的洞府中所得,因此还是有很多人乐此不疲,甚至在整个大周高层都属于公开的秘密。

    可凡事总有例外,这逍遥散的方子虽说也是从仙人洞府中所得,却几乎没什么用,只会给人带来短暂的快乐,接下来却是无尽的痛苦,只有不断的吃药才能有所缓解,哪怕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最终也难逃变成废物的命运。如此想来,也难怪这幅身体原来的主人会沉沦得如此彻底。

    只要像狗一样爬过去,要拿到并不困难,或者大喊一声,门外总有人候着,逍遥散一样能到手,费不了什么力气。

    林玉不甘心。好不容易得到一次重生的机会,自己可不是为了要成为被逍遥散控制的废物才重生的。关于逍遥散的药性他了解的不多,也不知道这样的痛苦自己还要忍多久,可这样子沉沦下去,又让他怎么会甘心……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过得极慢。林玉用牙把衣服撕成一条一条的塞在嘴里,以免太痛苦了咬到自己的舌头,至于阻止自己的呻吟声被外面的人听见,倒不是现在的他有精力去在意的了。

    房间里的气味难闻至极。不断地在地上打滚推到了饭桌,酒菜洒的满地都是,受伤流出的血,还有失禁的大小便……

    “忠伯,在外面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整整四个时辰,如同身在地狱一般难熬,好在,还是挺过来了。虽然还不知道这样的炼狱还要经受多少次,不过有了第一次的考验让他充满了信心。

    “在的,老爷。”回答的很快,果然想得没有错,郝忠一直站在门外没有离开。

    “叫人来收拾一下,烧上热水,老爷我要沐浴,还有,叫人送些疗伤药来,算了,还是请个郎中来吧。”吩咐得很流利,就好自己一直都是从前的那个林玉一般。

    “是的,老爷。那些药……”郝忠没说是什么药,不过彼此心里都明白。

    “扔了吧。从今后府里不需要那些害人的东西了。”

    ……

    “醒醒,醒醒,换班了。”声音很小,如同是从无比遥远的地方传来一般。

    齐玄风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二平那张大脸……</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