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散修齐玄风 > 第34章 恍惚
    “仙……仙……师,您您您大人有大大量,我我我这个兄弟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就就当我们是个屁,就放了我们吧。”另一个冒险把长剑一扔,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而他的同伴在地上滚来滚去,杀猪般的嚎叫着。

    “别装了,一个最初级的火球术,要不了命的。还是说你就连冒险者的身份都是装的,根本只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仙……仙师……”

    “带上你的同伴,滚!”

    赤阳子才不过刚刚霸气外露,两个冒险者立刻屁滚尿流。

    “仙师果然威武。”荆子凯略带讨好的赞了一句,却惹来鹦哥的白眼,果然,这个丫鬟怎么也不会是他们荆家的。

    进入洞窟,已经几乎看不到活着的猴鼠兽,偶尔出现,赤阳子一个火球过去立刻解决。地上的尸体很多,有人的,当然更多还是猴鼠兽的。

    很快就进入了那个长长的通道,果然和鹦哥说的一样,通道里先是夯实的泥土,接下来就该是碎石和整块的石板了,。

    通道很长,长得似乎没有尽头,每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默默地向前走着。

    齐玄风注意到通道两边都是些壁画,样子很诡异,一时还看不出个所以然,鹦哥和荆子凯都没提到过这些壁画,不只是他们忽略了,还是认为这些都无关紧要。

    渐渐的,齐玄风只觉得一阵阵恍惚,自己仿佛已经不在山间的地下通道,而是来到一个未知的地方,好像是坳里驿,又好像是望仙城,再一想,又似乎哪里都不是,自己身体越来越小,化作了一个叫老三的男孩,怎么听这都不是什么正经名字……

    还有两个时辰天才亮,进城的官道上,一辆半新旧的骡车不紧不慢的赶着路。车厢里坐了一个六十来岁的妇人,还有五个八九岁光景的孩子,三男两女,都是一脸悲戚,其中的两个女孩还带着泪痕,却又不敢作声。很静,静得有些压抑,只听得见外边的风声,骡子的蹄声,车子的吱嘎声,还有车夫时不时抽上一鞭子的声音,每个孩子就连呼吸都不敢发出声音,那鞭子就好像随时都会抽在他们身上一般。

    老三是三个男孩中的一个,年纪最小,到下个月才满八岁。几个孩子中,他不是各方面最出挑的,却是神色最平常的,甚至还有心思打量着身边的几个人。那几个小孩跟自己的情况差不多,都是一副瘦瘦小小营养不良的样子,衣裤都打满了补丁,也是,若不是实在穷得活不下去,又有哪家的爹娘狠得下心卖儿卖女,不过他们的情况应该还是比自己好些吧,至少还有爹娘在,不像自己,真的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了。

    老三家祖上也阔过,不过那也是不知多少年前的事了,如今就连小康之家也比不上。正所谓脱了毛的凤凰不如鸡,老三他爹不大会做农活,经营些小生意,不会挨饿,却也发不了什么财。

    两年前他爹开始跑长途贩运,居然渐渐有了些积蓄,原指望一家人能过上好日子,还计划着找个先生给老三取个正式的名字,两口子却双双病倒在床上,族里的几个叔伯们乘机上门,名为探视照顾,实欲霸占家产,开始还是偷偷摸摸,后来干脆就是明目张胆,翻箱倒柜。可怜鹊巢鸠占,倒把老三逼得流落街头。没几天功夫,爹娘都死了,几个叔伯只忙着你争我夺,哪有空管殡葬之事。老三也是没了办法,央求牙婆孙氏,卖身给大户人家,这才安葬了父母。要说起来,孙氏虽然是牙婆,为人也算不上大方,老三对她还是感激的。据说这次要过去的周家也算是积善人家,对下人一向不错。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天渐渐亮了,骡车也进了城内,外面声响渐渐大了,依稀可辨得车马穿流,商人的叫卖声。小城不算很大,不过附近接连发现了两处矿山,加之又是边境走私贸易的要冲,倒也极是繁荣,就连许多内地的城市都比不了。

    又过了不久,外面的声音又渐渐小了,再后来更是完全听不见了。

    “孙婆子,到地方了。”车夫的声音不大,每个人却都听得很清楚。

    孙氏麻利的一撩车帘,先自跳了先去。几个孩子也一个个跳下车,老三恰是第三个,却只感到腿脚一阵酸麻,可能是一路上盘着腿坐了太久的关系,努力的忍着酸麻,稳了稳身子没有算到,强忍着没有去捶腿,和其他人一起老老实实的站着。最后下车的女孩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四周传来窃窃的笑声,那女孩儿脸上大红,眼泪到底没忍住,哭出了声。

    孙氏忙上前一把拉起那女孩儿,低声呵道:“糊涂东西,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也敢在这里号丧!惹恼了贵人,有你好果子吃的。”

    那女孩儿哆嗦了一下,忙道:“我再不敢了,孙婆婆。”

    几个人站定,老三这才打量了一下四周,狭长的胡同,高大的围墙,几步之外是一个高高的门楼,到底是城里的大户人家,比村上见过的最富裕的人家的大门还要气派得多,几个媳妇婆子正站在那里,衣着都是不俗,对这边发生的一切都似乎视而不见,偶有瞟过来一眼的,也都透着深深不屑。

    老三虽说没见过什么世面,不过猜也知道,那些衣着华贵的人大约不会是周家真正的主人,而只是些守门的媳妇婆子,甚至可能在仆妇中都不是什么高级货色,同是给人当奴才,谁还比谁高贵了。可转念一想,又是一片黯然,奴仆还不是要分三六九等,自己来还不是要从最低等的小厮做起,早听说当奴才的最是会踩低捧高,人家就是对自己不屑又能怎样。

    “孙婆子呀,可不巧,刘姐姐这会还在太太身边当值,我们可不敢打搅,规矩你也懂,先候着吧。”一个婆子轻笑着说道,看来孙氏来周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日头越来越高,快中午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领了两个婆子过来,离得还远就听见她的声音:“方才还跟主子念叨起你,这一大家子上上下下都需要人手,眼看着转过年去又要放出去一批,就更缺人手了,你这老货倒好,总是不紧不慢的,耽误了主子的差事,看谁吃罪得起。”

    孙氏忙赔笑上前:“上头要是怪下来,还不是要请您多担待着,这府里上上下下谁个不知您是太太跟前说得上话的。再说,府里规矩大,又要身家清白的,又要模样好的,又要机灵的,还得是不淘气的。我这手上是有几个孩子,可也要挑几个周全的不是。”

    “知道你这老货伶牙俐齿的,死的都能给说活了。”那妇人上下打量了一番五个孩子,倒也满意,挥挥手冲身边的婆子道,“好了好了,带进去吧,莫要让他们不懂规矩冲撞了主子。”接着又转身对五个孩子道,“好好听两位嬷嬷的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让做什么就不要做什么,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将来能奔一个怎样的前程,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老三等五人跟着婆子进去,也不敢东张西望,一个个只顾低着头走路,七拐八绕的,进了一个小院子。说是小院,也有四五间屋子,一个天井。年纪较大些的婆子走到其中一间屋子前,推开屋门,原来是一间厨房,灶上还生着火,热气腾腾的不知烧着什么。

    “把你们的衣服都脱了!”一个婆子突然呵了一声。

    几个孩子都吓得不知所措,一个个的瑟瑟发抖……

    “石碑,石碑!”一声惊呼,是刘驼子的声音。

    齐玄风一阵抽搐,睁开了眼睛,不知不觉间,地面已经变成了石板的。不远处,模模糊糊有一个小小的凸起,光线太暗看不清楚,也不知刘驼子怎么就肯定那是石碑。

    不管刘驼子如何,刚刚的这一阵恍惚让齐玄风警觉起来,看来这上马界果然不一般……</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