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散修齐玄风 > 第17章 日记
    也不管张文兴奋的眼神,齐玄风直接拿过了那本旧书。

    那真是一本非常残破的旧书,甚至比看起来还要残破,可不只是封皮少了半页,就好像稍不留神,整本书都会散架。

    齐玄风快速的翻阅着。

    与其说这是一本药典,不如说是某个立志要成为炼丹师的家伙的个人笔记,杂七杂八记载了很多东西,有些记得十分详细,甚至还很仔细的配了图,有些则明显的语焉不详,甚至还有多处只有个药名,其他什么都没有,不过齐玄风也明白龚兴梁为什么找自己了,在其中一页提到了生生练血丹,而在主药一栏分明写着一线天,却在一旁备注着未知。

    “你炼过丹?”

    “嗯,哦,不不,没练成过。”这时龚兴梁也注意到桌上放的那些黑不溜秋的丹药,自从看到,眼睛便再也连不开了,齐玄风问起,却又不知如何回答,犹豫了片刻,咬咬牙,还是把带来的东西一件件取出。

    一堆绑在一起的小口袋,一本小册子,还有一颗同样黑不溜秋的丹药。

    齐玄风接过丹药闻了闻。

    蕴灵丹?也不对,药性很差,甚至连废丹都算不上,似乎还有别的什么在其中。

    丹毒?齐玄风想到了一种可能,之前没有遇到过,不过看来也八九不离十。

    “你炼制的?”齐玄风没有吱声,倒是张文英先忍不住开口,自己这个师兄什么水平他大体还是知道的,如今突然说会炼丹了,怎能不让他惊讶。

    “不不,我还炼不出来。”龚兴梁有些惶恐,他总感觉齐玄风已经看出丹药有毒,虽然这更像是自己吓唬自己,不过既然是有求于对方,姿态放得低一些总不会有错,“这些是家师一次出外游历时所得,这本小册子是原主人的日记,从日记的口吻和提到的一些地名人名推测,大约这个写日记的正主应该是某贵族家的嫡子,而且应该是滴次子。”

    齐玄风拿起日记翻看着。

    写日记的家伙似乎被教养的很好,不管怎么忙,也不管怎么辛苦,每天写日记的习惯似乎从未间断过,而那本小册子也应该是他大量日记中的一本。

    日记的前几页写了很多鸡零狗碎的事情,那家伙似乎正与同伴在某地探险,而他们一行人似乎都是来自不同家族的嫡次子,这个小团体也算他们之间的同盟。一路上也颇欢乐,他们很顺利地发现了一处秘境。按照他的描述,那里应该是一处大型宫殿区的遗址,很古老的样子,而且被破坏得相当严重。事情从他们进入秘境后的第二天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今天死了一个同伴。我们发现了一个库房,这里的蕴灵丹堆得像山一样。像我们这样的,每月能固定从家族得到一颗就已经很不错了,这里的却可以堆得像山一样,就好像不值钱的垃圾。我们中的一个迫不及待的吃了一颗,然后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在了我们面前,脑袋好像西瓜一样破开,一种黏乎乎的东西溅了我一脸。我们都被吓坏了。也是,还是我们太天真的,如果真是蕴灵丹又怎么会像不值钱的垃圾一般堆得到处都是?趁他们没注意,我还是悄悄藏了一瓶,也许真的有什么秘密。”

    ……

    “现在已经很清楚了,这里就是一处上古的遗迹。可怕的战争将这里彻底的摧毁了,留下的东西很少,至少相对于这里原本的辉煌是这样的。想想那些堆得像山似的蕴灵丹,不难推测这里曾经是个怎样的存在。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从没听说蕴灵丹是会致人死命的,而且还是那样恐怖的死法。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几天,我们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也许保持安静能够沉淀彼此的心灵。如果可以,真希望能尽快结束这次该死的历练。”

    ……

    “今天又死了一个同伴。看来这里有毒的不只是那些丹药,植物也是有毒的,越是鲜艳毒性也越大,难怪除了我们一行,什么喘气的都没见到。更要命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周围开始起雾了,而且正变得越来越浓,如果我估计的没错,我们应该是已经迷路了。这样下去,我们会不会都死在这里。只希望这些雾里没有毒。”

    ……

    “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他很怕,我也很怕,却只能继续走下去,毕竟停下来并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好。食物已经没有了,好在这里不用为水的事情担心,不然还要更糟。周围随处可见各种植物,不过这几天的经验告诉我们,要想活命,还是离这些有毒的家伙远些。”

    ……

    “终于只剩下我自己了。作为朋友,我还是决定掩埋他的尸体。没想到,他身上也有一瓶蕴灵丹,也许是他也有跟我一样的打算吧。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都死了,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也会死在这里吧。管他呢,现在是生是死对于我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

    “居然有了新的发现。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却莫名其妙的摔了一跤,然后就得到了这些图鉴,从一副白骨上得到。那家伙很显然也是来历练的,而且他的准备远比我们要充分得多,只是运气差了些。不过还是要感谢他,至少从那些图鉴我可以知道哪些植物是可以吃的,至少暂时死不了了。”

    ……

    “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走出来了。谢天谢地,没有死在这个鬼地方,真好。”

    ……

    “这日记里提到了图鉴?!”齐玄风有些拿不准。

    “我没见过什么图鉴,师父当年得到这些东西时就没有。师父说,这本药典中的部分内容很可能就是日记的主人根据那些图鉴整理进去的,证据就是药典中的部分笔记与日记中一样,而且这部分一看就知道是后来添加的。”龚兴梁小心的答道。

    齐玄风没有再接话,把玩着手中那颗丹药,现在他已经很肯定,这就是日记里提到会让人脑袋爆开的有毒的蕴灵丹。

    猛的,齐玄风想到之前听过的一个很有趣的传说,有些冒险,不过他还是想试试……</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