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散修齐玄风 > 第四章 消息
    刘驼子还是进了城,甚至没有来得及吃午饭。

    路上,刘驼子还仔细想了想进城的借口。

    买粮?不行。如果只是买粮,买完了为什么不回义庄?打听情况未必会很顺利,也许晚上还要留宿在城里,义庄离望仙城说近不近,说远可也不远,并不需要留宿城里。

    去见相好的?不行。自己一个驼子,年老貌丑,又不是大富大贵,更不要说自己一直在义庄,说出去都晦气,哪个女人愿意跟自己想好。

    去青楼找些乐子?更不行。那都是公子哥们享乐的地方,就自己兜里那仨瓜俩枣,都不用别人怀疑,估计想进门都难。

    ……

    想不出,索性不再想了。

    刘驼子自嘲的笑笑,一个小人物,真的有人会在乎这个义庄里的守尸人什么时候进城来了吗?

    打听消息,比刘驼子想象的要顺利得多,看来之前的胡思乱想也是自己吓唬自己了。

    布贩子不是四个,而是五个,他们似乎是同乡,在驿馆包下了一个院子,来望仙城居然有一个月了,头两天还算正常,与本地的布庄接触,商量着要买麻布。

    变化发生在第三天。原本谈得差不多的买卖突然不谈了,说是本地的麻布质量不好,来一次也不容易,贩卖麻布利润不高,打算再看看本地产的锦缎。

    这话听着也没错,可打这天开始,五个布贩子越来越少在人前露面,到最后干脆就不离开那个院子了。人不露面,饭量倒是越来越大,直到头天夜里突然死了四个,剩下那个也不知所踪。驿馆的人都说失踪的家伙见财起意,毒杀了另外四个,马捕头也是这个意思,只是仵作还看不出四个人中了什么毒。

    刘驼子这时才意识到其中的问题,衙门里不是有临时的停尸房吗?既然认为是中毒,既然是还没查出中的什么毒,那就是还没结案,尸体怎么会连夜送到义庄去。

    茶馆是打听消息的好去处,自己偶尔去一次也不会显得特别突兀,只要光听不说话,那些茶客们也不能嫌晦气把自己赶出去。

    刘驼子选的茶馆叫春风楼,规模不大,也算不上高档,兼营斗蟋蟀的赌局,加上佐茶的桂花糕在望仙城也算一绝,是衙门里那些小吏以及很多行商的最爱,偶尔一些破落户或是对斗蟋蟀有所偏爱的富家公子也回来,之前刘驼子也来过几次,每次都是胡乱点一碗茶,就着桂花糕吃,对于他来说,这也算难得的惬意时光。

    “驼子,怎么进城来了。”之前在春风楼从没见过阿九,没想到今天他也在这儿。

    “九爷您也在呀。”刘驼子一脸的谄笑,手心里全是汗,可他自己也说不上到底是在紧张什么,“这不嘛,义庄里没粮了,来买点儿,也有些日子没进城了,顺道过来尝尝这春风楼的桂花糕。”

    阿九无所谓的摆摆手,他也就是见了刘驼子随便打个招呼,又没有要盘问的意思,也没注意到对方头上都冒汗了,就是注意到,十有八九也以为是走路热的。

    总不能见了阿九再退出去,刘驼子找了个靠柜台的位置坐下,点了茶和桂花糕,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听着茶客们闲聊。

    茶点很快端上来。刘驼子也冷静了许多,遇到阿九又怎么样,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在茶馆里喝喝茶,听听八卦,大家还不都是这样。

    “马老爷的病还没好呀?”

    “可不是怎的。”都不用回头,刘驼子也听得出说话的城南开绸缎庄的马老爷家的二管家,“谁不知道我家老爷是个大善人,修桥补路,赈济灾民的事一样不敢少干,可老马家偏就子嗣单薄,好容易老来得子,正是欢喜的时候,老爷却又病倒了,开始还好,只是有些聚光怕风,后来干脆卧床不起,一个多月了。如今也只是用人参吊着命,郎中请了好几拨,这次大管家去府城请张神医,算算日子也该回来了,希望老爷能挺过这一关。”

    “马老爷吉人自有天相,好人会有好报的。”

    茶馆里安静了那么一瞬,众人都想到了那么句话:“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马老爷的人缘不错,大家可不希望他落到这个下场。

    刘驼子没见过马老爷,也没得过他的恩惠,知道他是个好人,不过生老病死又有谁躲得过,不是说你是个好人就不会生命不会死,有些惋惜,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因其他注意倒是这个马老爷也病倒一个月左右了,何况他是做绸缎生意的,与那些布贩子有没有关系。

    刘驼子兀自胡思乱想着,阿九被衙门的一个小捕快叫走了,说是马捕头正在巡街,突然摔倒不省人事,才一会儿的功夫,眼看着是要不行了。

    马捕头与马老爷是远房亲戚,两家人互相有些瞧不起,在马捕头看来,马老爷家再有钱不过是个商人,而在马老爷看来,马捕头在威风不过是个小吏,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两家人平日里也没什么来往,两人的病情也很不同,一个是缠绵病榻多时,一个是突然晕倒,风马牛不相及,可却偏偏都赶在这个时候,是冥冥中早有定数,还是说有人在暗中搞鬼,刘驼子几乎本能的倾向于后者。

    茶客们依然在聊天,不过也就是些张家长李家短的,再没什么有用的东西,就是有名的桂花糕吃起来都好像没了味道。

    从茶馆出来,刘驼子犹豫着是不是该回义庄了,现在走的话天黑前应该还赶得回去。

    消息是打听到了一些,根据这些消息似乎也能推理出一些东西,可只是知道这些东西对自己的好奇心没有任何帮助,可以说知道的越多,反倒是让刘驼子感到更加困惑。

    漫无目的地在城里溜达,一抬头,竟然已经走到马老爷的绸缎庄前。

    “你怎么进城来了?”

    这已经是一天内第二次被人问起相同的话。与阿九那样的熟人不同,这一次说话的八府总捕头的公子荆子凯……</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