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散修齐玄风 > 第一章 义庄刘驼子
    “看来又是平静的一天!”满脸皱纹又瘸了一条右腿的刘驼子从屋里走出来,一面伸着懒腰,嘴里一面嘟囔着。衣服随意的披在肩上,衣带也不系,一副懒散而滑稽的样子,与周围阴森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里是望仙城,大周国靠近东北边境的小城,作为重要的通商口岸,倒也算是繁荣,听说之前曾有不少人来这里修仙求长生,也没听说谁成功过。城北的凤凰山上原本有个很大的庙,香火原也是极好的,后来不知怎的就败落了,再后来庙废了,有个有钱人捐了好大一笔钱,在原来的庙址上改建了义庄。

    与其他各地的义庄一样,望仙城义庄也是要远离人烟,同样的,这里的生活也总是单调而乏味的,日复一日,日复一日。刘驼子是这里唯一的守尸人,除了偶尔会有人来接送尸体,他也是整个凤凰山上唯一一个活人。

    刘驼子当然不是真名,只是大家一直这么驼子驼子叫他,时间久得他自己都快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五十多岁,看起来却比实际年龄还要更老一些,驼背是天生的,至于那条瘸了的右腿,驼子自己说是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荣誉勋章,当然,对于这一点大家都是不以为然的。大周的军队都是精挑细选,最起码也要符合所谓“兵样”,一个驼子怎么混得进去。

    “啊!你完了!你完了!看你这一脸衰相,说到底还不是短命鬼,我老刘今天做做善事,就用你来打打牙祭好了!”刘驼子笑骂着。才一出屋就看见自己养的鸡有一只逃出了笼子,正满院子的上蹿下跳,扑腾得还十分欢实。

    说干就干,刘驼子立刻回屋准备。

    ……

    “驼子!驼子……这死驼子,大白天的,又不知到哪儿鬼混去了。”

    两名捕快领了十几个民壮,抬了尸体来义庄,喊得很大声的那个叫阿九,衙门里马捕头的亲信,平日里像搬运尸体这种活还用不着劳动到他的,早有人跑前跑后的办了。

    “谁呀,叫魂呢?好在是天将晌午,阳气正盛,说过多少遍了,来义庄要轻手轻脚,说话别那么大声。”驼子拖着瘸了的右腿从后院绕出来,右手提着一把厚背菜刀,左手上还沾着鸡毛,“哟,是九爷,您可是稀客。这大老远的,您老怎么有闲工夫来咱们这义庄了,这位小哥面生得很呀,可要多跟着咱们九爷好好学学……”

    “行了行了,先收货,还有,赶紧把菜刀放下。又不是逢五逢十,杀什么鸡呀?”

    “我自己没事杀只鸡吃不行吗?就那些死鬼,有的在义庄都停了大半年了,也不知还要停多久。哎哎哎,往哪儿抬呢,那边是长生房,放棺材的地方,中间的正房才是挺尸体的。对了九爷,这鸡都已经炖上了,前两日才打的女儿红,不然一会儿……”

    “不必了。忘了介绍,这位是咱们八府总捕头家的公子,荆子凯。刚刚学艺归来,这一身的功夫,就是比起咱们捕头来也不遑多让,现在来咱们衙门里实习,上头吩咐我帮衬着,这不嘛,来你老小子这儿认认门,以后打交道的日子还长。这次上游发水,这不定冲多少尸体下来,你老小子最近可有的忙了。指不定光是来收尸的打赏都够你多喝好几年的酒了。”

    “那不也得凭九爷和荆公子的关照不是。”刘驼子谄笑的搓着手,满脸的皱纹拧成一朵难看的菊花。

    ……

    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只一会儿的功夫,阿九走了,荆子凯走了,那些民壮也都走,也真的没人留下吃饭。义庄里又只剩下刘驼子一个活人。

    吃过午饭,刘驼子开始一具具尸体,那些民壮只是把尸体胡乱摆在停尸床上,歪七扭八,有的衣服都被刮破了。

    “额起青黑招祸行,不损家人必损财,若是两样都不现,自己当防灾祸临。长成这样偏又穿得一身福贵,既然安享富贵,短命早夭也就是命里注定的。”刘驼子一面忙碌着,一面嘴里不停的叨念着。

    正收拾着,驼子突然觉得这尸体有些古怪,在义庄的时间长了,什么样的尸体驼子没见过。

    仔细地上下打量,又在尸身上摸索了一番。

    “有意思,果然有意思。原来还是个枉死的。”刘驼子笑得有些渗人,尤其是配上他那张丑脸。

    在水里被淹死的,口、鼻会有蕈状泡沫,口唇和指尖红中带黑,眼中带血,皮肤呈鸡皮状或局部收缩,手中抓有泥沙水草等物,一路从上游冲下来也要不少时间,长时间泡在水里尸体会肿胀,被淹死时还会喝下不少水。可在这具尸体上,这些特征完全看不出来。更重要的是,刘驼子在尸体脑后找到了一点血迹,可能被擦拭过,又被水泡过,不是很明显,也不至于完全找不到,顺着血迹,又发现用尖锐物体,例如锥子之类在脑后捅出的致命伤,被头发掩盖得很好,在河里被石头之类可撞不出这种伤口,何况刘驼子还分辨得出什么是生前造成的,什么又是死后造成的。

    刘驼子并不想多事。

    尸体能送到他这儿,就意味着衙门那边已经结案了,何况这家伙就算是被人害死的,与自己也非亲非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刘驼子继续处理着尸体,他只是不愿意多事,本质上说还是一个敬业的人。

    安静的义庄里突然发出了一点轻微的响动,肯定不是风声,更不会是刘驼子不小心碰到了什么。

    “老鼠吗?难办呀,这种地方又不能养猫。”刘驼子抓了抓头,自言自语道。

    猛的,刘驼子似乎看到刚送来的尸体中的一具似乎动了一下,饶是他在义庄生活了这么多年,也不由一惊——莫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刘驼子眼睛都不敢眨,大气都不敢出。

    好一会儿,那尸体又动了一下。这一次,刘驼子可以肯定自己没有看错……</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