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五十七章 同床生异梦
    他们往洞口看去,只见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白无常说:“纪大哥!找几枝干树桠来,做个火把,才不至于误冲误撞,小心洞里又有机关。”

    纪千秋应言而去,顷刻,找来了一把干树枝,捆成两把,取出火石,把它点燃起来。

    白无常走在前面,先进入洞口。借着火把的亮光,发现洞的两壁黑漆漆的一面,看样子,没有任何障碍物。但觉得山洞似乎很长,火把照不到洞的终点。

    看一看地面,尽管凹凸不平,但土质坚实。估计不会有陷阱。于是,开口说:“纪大哥!随我来。”

    往洞里才走数步,突然,听得纪千秋惊叫起来:“我的妈呀!这是怎么回事?”

    白无常连忙回头,只见纪千秋整个人粘贴在左边的墙壁上。急忙叫道:“纪大哥!赶紧脱掉铠甲。这是磁壁。”

    纪千秋依言而行,慢慢的从铠甲中脱出人来。原来,纪千秋所穿的铠甲是铁打的,磁吸铁。所以才被吸在壁上。

    纪千秋尽管在战场上不怕死,但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风险,也吓得魂飞天外。脱身后,那土色的脸才慢慢的恢复了血色。摇了摇头,说:“山洞里,恐怕是机关重重,我们可要处处小心。”

    受了这场惊吓,他们每前进一步,都要做一个试探。幸好走了十几丈,再也没有遇到任何机关。

    白无常始终走在前面,而纪千秋却不离箭步地跟在他的后面。

    就在这徐徐前行的同时,各有各的心思,也就是所谓的同床异梦。白无常寻思:我走在前面,如看到追风剑,第一个伸手的是我。只要宝剑握在我手中,追风剑自然是非我莫属了。

    而纪千秋却在想:“让这个小白脸走在前面,万一有什么机关或陷阱,第一个牺牲的就是他。也就是说,他是我纪某的‘挡箭牌’。”

    又走了数丈,只听得白无常惊叫起来:“纪大哥!你看,前面有一个长木箱。说不定追风剑就在里面。”

    纪千秋凝眸一看,见前面不远处,果然有一个长木箱。木箱里还发出无数光芒。

    “追风剑终于找到啦!”

    两人不约而同地惊叫起来。雀跃之余,急忙抢步而过。不再是畏畏缩缩了,思想上的顾虑,早就飘洋过海,飞到“爪哇国”了。前面就是有刀山和火海,也要闯过去——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追风剑”到底就在前面。

    他们几个箭步抢到木箱边。

    只听纪千秋说:“白老弟!你可别乱来,追风剑是属于我的。”一闻此言,“笑面书生”白无常便知其意,做出一副毫无贪心的表情,说:“请放心!我的纪大哥。宝剑当然是属于你的。我小白脸哪敢有非份之想。”

    话音乍落,只见箱后有一只粗大的蟒蛇,伸着长头,张开碗大的嘴,吐着舌信,其形状着实吓人。

    “纪大哥!小心。”

    白无常略一运劲,一股无形的内力,向蟒蛇激射而去,蟒蛇受了强大的劲力,向发疯似的,嘴上“呼呼”直叫,甩出长长的蛇尾,竟把木箱掀翻,只见木箱里掉出一把剑来。

    “宝剑,追风宝剑!”纪千秋一阵惊叫。

    然而,他却不敢俯身去捡那把剑。原来,蟒蛇受了白无常的劲力,受疼不过,张着大嘴,吐着长长的蛇信,向他们扑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白无常挥动手中的长剑,一剑向蟒蛇刺去,速度比蟒蛇还快。不偏不歪,正刺中蟒蛇的头部。蛇血飞溅而出,挣扎了一会,才慢慢软下去,趴在地上不动了。

    蛇,可是人人怕的动物。看到蟒蛇一死,纪千秋急忙俯身去捡那把剑。就在纪千秋俯身捡剑的一刹那,白无常一拳向纪千秋的后脑击去。

    只见纪千秋的口中吐出鲜血,脸一苦,指着白无常断断续续地说:“小白脸,你,你……你好狠呀!”

    “对不住了,纪大哥!为了这把追风剑,小弟不得不这样做。”白无常说着,便哈哈大笑起来。正是: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纪千秋慢慢的软了下去,步蟒蛇后尘,带着满腹的怨气,到地府报到去了。

    纪千秋一死,白无常便俯身捡起宝剑,提在手上,左看右瞧,甚是爱惜。口中啧啧称赞:“好剑,果然是一把好剑!”说着,调头往洞口走去。

    才走到洞口,突然想到那数页《吕宋宝经》,暗暗在想:“对了!还有数页《吕宋宝经》,肯定就在他身上。”

    于是,又往回走。可是,搜了纪千秋的身,以及他被粘在磁壁上的铠甲,哪有什么《吕宋宝经》?

    “罢了!罢了。能得到这把宝剑,也就心满意足了。别太贪心了。”

    走出山洞,“笑面书生”白无常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一阵欢呼起来:“我小白脸找到追风宝剑啦!”说罢,准备走下山来。

    突然,只听后面有人在阴森森的叫道:“小白脸!要走可以,请把追风剑留下。”

    白无常回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这一叫声,无异于平地乍起的闷雷。白无常闻言之下,自是一愕。心想,真是白日见鬼了,何方杀出个程咬金来。

    回头一看,看见有两个人。一个是和尚,一个是如神似仙的高人。看样子,这两个人也是武林中人。而且,肯定也是冲着追风剑来的。

    在白无常看来,这两个不速之客的武学造诣,远远高出自己数倍,而且内功劲力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如果是在平时,或许会畏惧他们三分。

    可如今,白无常却拥有神威广大,腾空取物的“追风剑”,我怕他个鸟?就是当今的武林盟主,武当中的知悟大师,我也没有放在眼里。而且,今年中秋节的武林大会,武林盟主的宝座,可是我“笑面书生”白无常的了。

    此时此刻,白无常手握追风神,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心想,这两个老怪物,如果想同我小白脸过不去,犹如蝗虫投火,自取其死!

    正得意间,两个武林隐怪,已来到他的面前。

    “笑面书生”白无常毫无一丝惧色,冷冷地问:“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山怪?你们叫住在下,有何贵干?”言词之间,没有一点礼貌。

    看这小子出言不逊,铁头僧很不高兴,说:“难道你没有听清司空大侠所说的话吗?”

    “真是抱歉得很,晚辈有点耳聋。”

    这时,疯颠散人似乎动了怒火,吼道:“小白脸!别装蒜了,快快把追风剑留下,不然的话……”

    “不然想怎样?”白无常明知故问。

    铁头僧接过话茬,说:“不然,叫你来得,去不得。”

    “开什么玩笑!难道我怕你们不成?”</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