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五十三章 寻觅追风剑
    灵秀山,是一座美丽的山,也是一座神秘的山。

    说它美丽,是因为它山青水秀,巍峨壮观。其雄伟,不亚于泰山;其秀丽,不逊色于黄山。

    说它神秘,却与一个神话般的传说戚戚相关。

    相传,在我国历史上的五代十国时期,在海外的吕宋岛,来了一个道士,他叫悟元子。他带来了一把威力无比的宝剑——追风剑!

    历代相传,这把宝剑会腾空飞舞,取人首级,乃瞬息间事。你只能见到对方头颈落地,而不见其剑。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武林高手,为了得到这把神一般的宝剑,而在灵秀山顶寻寻觅觅,挖挖掘掘。总希望自己是这把宝剑的主人。带着它,涉足大江南北,浪迹天涯海角。甚至称霸武林,做一代武林霸主。

    灵秀山南麓,距离秀灵山有二十里之遥,有一个集镇,名唤宝山镇。这个集镇,市井热闹,人物繁华,鸡犬安宁,是一个热闹的去处。

    集镇的东边,有一座庙宇,规模不小,供奉着关圣大帝的神像,叫“关圣庙”。庙两侧的木柱上,赫然写着一副双联:

    先武穆而王大汉千古大宋千古

    继文宣称圣山东一人山西一人

    武圣关羽,乃武人的骄傲,自古是武人崇拜的偶像。

    这宝山镇,又是在灵秀山下,镇上的关圣庙,自是烟火不灭,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这些信徒之中,除了本地和周边乡镇的百姓外,绝大部分是武林中人,自然包括武林侠士和武林败类。偶尔还有几个服饰与明人有别的他方人士。据说,他们有的来自海外的岛国,有的却是来自大明北边的后金。

    不难想象,这些武林中人和他方人士,之所以到关圣庙诚惶诚恐,虔诚地朝拜关圣,除了对关公威震华夏的威名的崇拜外,大都是求关公一显神灵,帮助他们找到海外异士悟元子,藏匿在灵秀山顶的“追风剑”。

    武林侠士说,如能得到这把宝剑,可以帮助自己行侠仗义,除暴安民;那些别有用心的武林人物,更是满腹的鬼点子,希望得到这把宝剑,独霸一方,称雄武林,做发号施令的武林霸主。

    而那些不畏海浪风险,驾着一叶扁舟,飘洋过海,来到天国圣地。也是想夺走那把宝剑,可以在大明圣地上胡作非为,耀武扬威;那些蹲踞北上极寒之地,与大明王朝为敌的后金,更是匠心独运,希望得到这把宝剑,助他们尽快灭掉大明王朝,把大明锦绣河山拼入后金的版图。正所谓:

    同床生异梦,各怀鬼心胎。

    一日,宝山镇来了一个人,既不是凡夫俗子,也不是佩剑带刀的武林中人,但他眼如迷雾,须若凝霜,眉如柳絮之飘,面有桃花之色。你道是何许人物?请看:

    四大皆空乃自夸,开口尽是佛祖话。

    五官面目何异人?只是头上不留发。

    大家应该猜出来了是:和尚。他步履轻盈,左手竖在胸前,右手却数着佛珠,口念“阿弥陀佛”,旁若无人地步入关圣庙。

    走到佛像前,但见他双脚屈倒,跪在浮团上,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微闭双眼,口中念念有词。

    片刻,走出关圣庙,向灵秀山进发。

    时值深秋,又是午后,热日炎炎,催人汗下。才走出村口,这和尚脸上的汗珠,已涔涔而下。他顿觉烦燥,口称“罪过!罪过。”顶着炎日,继续前行。在曲折的羊肠小道上,迤逦驰行。

    走了十来里路,抬眼望去,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亭子。这和尚口念:“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何不到亭子里一憩再走呢?”自言之下,一阵心喜。便加快了步伐。眨眼之间,已到亭前。

    只见亭里的石条上,躺着一个人,四脚朝天,躺相不雅。和尚委目一看,见那个人穿着一件短褂,破旧不堪,而且污垢肮脏。他的身边,放着一把铁杖。

    和尚心想:“看样子,此人肯定是叫化子。别理他!他睡他的觉,我歇我的脚。正所谓老虎金钱豹——各走各的脚。”想着,便抬脚跨进亭里。

    何曾想到,他前脚刚跨入亭子,只听那人开口说话了:“和尚!此亭是我建,要想歇歇脚,留下建亭钱。”言语之间,分毫不动。

    和尚一愕,心想:“此人究竟是何许人物?躺在石条上,像一具僵尸,但却知道来人是和尚。看样子,不像是一般的叫花子,倒像是一位武林高人。”

    于是,和尚开口便说:“阿弥陀佛!施主,世上没有这样的情理。有道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建此小亭,供过客歇息,本是好事一件,怎么能索取行人的钱财?”说罢,并不理会,跨足入亭。

    再一细看,只见这个衣冠不整,污垢破旧的怪人,头罩面具,面目难辨。

    也许这和尚的入亭,激怒了这个怪人。只听他大声怒吼道:“秃头!难道你不服吗?”言词之间,甚有轻蔑之意。

    “施主!出言不逊,不怕贫僧嗔怒吗?”

    “哈!哈。”那怪人仍旧一动不动,俨然是一具僵尸。听罢和尚的话,一阵狂笑起来,说:“你本来就是秃头和尚么!难道我叫错了不成?还是要颠爷叫你师傅?可惜呀!这世上没有第二个配得上,令我叫师傅的人——除了我师傅。可惜他已经仙游了。”

    这怪人言语之下,甚是目中无人。有道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和尚闻言,尽管顿生怒意,换成是别人,一巴掌扇过去。然而,他不知眼前这个怪人,是何等脚色。高傲之人,肯定有高傲的资本。说他是叫花子,却又不像。肯定是一位武林隐怪,千万不可轻敌。

    还是忍着点吧!有道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于是,便转怒为慈,和气地说:“前辈!贫僧若有不敬之过,还请海涵。”

    “这样差不多!有道是怕你嘴甜,不怕你蛮横。”

    “前辈!能否让贫僧一识庐山真面目?”

    那怪人开口说:“识与不识,有何干系?”顿了顿,又说:“如果我颠爷没有说错的话,和尚便是峨眉派第十三代掌门的师叔,人称‘铁头僧’的慧灵大师。”说这话时,仍是蚊丝不动。

    “大师之说,愧不敢当。”

    闻言之下,铁头僧甚是骇然。寻思:这个怪人行迹本就怪异。他目不视物,怎知道我是铁头僧?这究竟是什么功夫?贫僧浪迹江湖,少说也有四、五十年,怎么没有见过这样的功夫?难道贫僧隐居二十余年,江湖上便是怪异辈出。

    这样看来,这个怪人的功夫,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贫僧自愧弗如。便说:“铁头僧便是贫僧。”</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