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四十六章 断魂岭哭夫
    回到岳府,已是日落西山。

    周倩玉来到岳老夫人的卧室,只见她在看信,便问:“哥哥来信了?”

    “是啊!他在信中说,东北地方,天寒地冻。那些满人可能是过惯了极寒气候,在边境地区仍不消停,时时侵扰边境臣民。”

    “这么说,哥哥自从带兵出京,已经过了山海关了。”

    岳老夫人点了点头,说:“他说,刚到东北,很不适应那里的极寒气候,穿了一身的衣服,还觉得冷。尽管寒冷,战事仍很吃紧。”

    “我很佩服哥哥的这种精神。”周倩玉坐在床坐,和岳老夫人聊了起来。

    “什么精神?迫使他放着安逸的日子不过,却自愿到边疆战事最吃紧的地方。”

    “爱国精神。”

    岳老夫人认可地点点头,说:“我到现在终于理解承儿,毛遂自荐到东北去的想法。在国与家之间,国应该放在首位。”

    “有国才有家嘛!”

    “承儿这孩子,有这种大局观念,老娘高兴。”

    这时,云儿端来了两杯热腾腾的奶茶,这是岳老夫人的最爱。岳老夫人喝了一口,因为很烫,便放在桌上。说:“你们走了一天了,都去哪里游玩?”

    “对了!我想跟干娘说个事。”

    “什么事?说来听听。”

    “明天,我想去一趟断魂岭,祭祀一下父亲的好友。”

    “你说的是吴德来吴大人?”

    “正是。”

    岳老夫人想了想,说:“吴大人是个好官,可惜被冤枉致死。你有这样的心,娘为你点赞。这样吧!府上正好有一辆马车,平时很少派上用场。明天让岳坤与你同往。”

    一闻此言,周倩玉非常高兴,说:“若能如此,再好不过了。谢谢娘!”她禁不住在岳老夫人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你这丫头,嘴巴甜,又懂事。”

    翌日,东方才吐鱼肚白,周倩玉便催着云儿起床,一番梳妆打扮后,用过早膳,便坐着家奴岳坤的马车,一行三人,出了京城东门,向断魂岭出发。

    在路上颠簸了三个小时,便来到了断魂岭地界。远远望去,但见群山叠翠,连绵起伏,横亘数十里,茫茫一片;山路崎岖曲折,处处峭壁如削,沟壑险峻,前无村庄,后无客栈,果然是:

    山陡路崎无人烟,人稀客少有鼠狼。

    周倩玉身临其境,也是心惊胆颤。心想,怪不得名唤“断魂岭”,果然名不虚传。这种地方,一般都有鼠贼出没,路上务必当心。

    再行数里,来到吴德来一家遇害的地方。

    但见冢坟堆堆,冢上野草丛生。触景生情,想到吴德来与家父深厚的情谊,想到自己与吴郎一往深情,还有那卿卿我我、恩恩爱爱的时刻,尤其是望月岩上那难以忘怀的夜晚。可如今,阴阳两隔。只剩下自己孤零零一人,每每受人凌辱,有时生不如死。

    想着想着,不禁一阵心酸,泪水漱漱流下。周倩玉几个箭步来到吴德来夫妇的冢前,跪倒在地,嘤嘤地抽泣着,不知该说些什么话来。

    良久,才说出这样一句话:“伯父,伯母!您们死的好惨呀。告诉我,您们的龙儿在哪里?是生还是死,我好想他啊!”

    猛然间,她无意中发现冢前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好友厚长敬立。周倩玉又惊又喜,失声叫着:

    “爹!爹。”

    心下暗想,原来爹爹也来过。爹!您在哪里?您可知道,您的女儿在四处找你啊!

    她流着激动的眼泪,一遍遍抚摸着石碑上的字,仿佛父亲就站在她面前,怜悯地望着她。

    “爹!您现在在哪里?您的女儿好想您呀!您知道吗,您的女儿是忍气吞声地活在这个世上的。”

    她伫立在冢前,是激动,抑或是悲伤?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她在坟堆上,一个个地看过。可是,搞不清吴郎的冢坟是哪个。只好跪在地上,嘤嘤痛哭:“吴郎呀,吴郎。你知道吗,一年多来,你的阿玉不知吃过多少苦,也受过多少凌辱和白眼。可是,我还是活下来了。

    这是为了什么?你懂么!虽然你离开了我,但我的心还是属于你的。你在我的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吴郎!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幽谷在回音,群山在悲泣。

    站在旁边的云儿,也同情他们的遭遇,陪着流下多少眼泪。正所谓:看别人吃,不想吃;看别人流泪,自己也流泪。

    岳坤虽是男子汉,也不免喟叹不已。但他还是走过来劝慰小姐,不能过于悲伤,搞坏了身体。

    周倩玉的心碎了,真的!

    眼泪,对她而言,可是家常便饭。她不知流过多少眼泪——因为“吉祥”和“如意”不能比翼齐飞。

    用现在的话说,她是多少男人心目中的女神。然而,她并没有因为美丽而幸福——也许是命运使然吧!

    离开断魂岭,马车一路往回走。不多时,已出直隶地界。马车在大路上颠簸,路边的树木历历而过。

    突然,前面出现了路障。

    岳坤跳下马车,想移开路障。这时,路边跳出几个毛贼,口称:“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欲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原来是一伙拦路抢劫的毛贼。岳坤心下慌了,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只听一人说:“拿不出买路财没关系,两个大美人给我留下。”

    “不行!”岳坤急忙拦在马车前。

    两个毛贼冲了过来,一把拉开岳坤,愤愤地说:“你说不行,就不行?识相的,给我滚得远远的。否则,连你一块收拾。”

    一个头目模样的人说:“今日见到美女,爷们高兴,不想开杀戒。”说罢,又大吼一声:“还不快滚!”

    岳坤顾不了那么多了,保命要紧!连忙驾着马车,飞驰而去……

    “哈,哈!我的大美人。我们又见面了。”

    周倩玉一听声音,似曾相识。委目一看来人,不禁叫苦连连。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怡春院的“毒鞭手”苏淮。

    “完了,彻底完了!”

    原来,周倩玉的马车出了京城时,已被苏淮盯梢了。他叫了几个地痞赖子,跟随其后。看她们往断魂岭方向而去,便不再跟随,知道她们去了一定会回来,便在京城和直隶的交界处,来个守株待兔。

    果然,没有几个时辰,马车又回来了。

    打发了岳坤,苏淮走到周倩玉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我的大美人!好久不见,越长越漂亮了。走!跟爷回去。”

    “带我去哪里?我不去。”周倩玉急的哭了起来。但她知道,今儿可没有人再来救她了。

    “怡春院。你别忘了,你是我用五百银两买来的。”

    云儿护着小姐,怒目而视,说:“强盗,光天化日之下,抢夺民女,难道没有王法吗?”

    苏淮看了看云儿,面露淫光,流里流气的说:“这妞长的不赖,以后也是一株‘摇钱树’。”

    “救命啊!救命。”

    任周倩玉拼命叫喊,再也没有人出手救她了。这时,充耳可闻的是一阵“哈哈”的狂笑声……</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