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玄幻-玄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雨玉蝶梦 > 第四十五章 村夫说故事
    秋冬季节,北方的气候开始转冷。京城也不例外。

    一日,闲着无聊,周倩玉带着云儿,打算去外面散散心。于是,便跟岳老夫人说了。

    主仆俩出了岳府,便到街上闲逛。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街道两旁,店铺林立,一间挨着一间,日常用品应有仅有;珠宝店里,琳琅满目,各式珠宝,争奇斗艳,令人目不暇接。周倩玉不仅惊叹京城的繁华。

    用现在的流行说法,就叫做“逛超市”。不过,当时商品的规模和品种,无法跟现在的超市比,这是肯定的。

    逛了一阵子,周倩玉感觉累了,肚子也在造反了。于是,便对云儿说:“云妹!肚子饿了,我们找个饭馆吃点东西,如何?”

    “可以啊!其实,我也饿了。”

    两人来到一家“悦来饭庄”。走进饭馆,只见规模还不小,只是吃饭的人还不多,可能是还没有到饭点吧!她们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来。

    勤快的店小二立马跑过来,躬身问道:“两位小姐想吃什么?”她们要了两碗面食。

    这时,只听两位顾客在闲聊,周倩玉便仔细地听着。顾客甲说:“老弟,从你所知的,历史上什么最悲惨?”顾客乙说:“国之悲惨,莫如赵宋;人之悲惨,就算德来。”

    “此话怎讲?”

    顾客乙侃侃而谈:“为何说国之悲惨莫如赵宋?宋代钦宗时期,北上金国强盛。屡次发兵侵犯大宋疆土,‘檀渊之盟’,大宋割让了许多土地。可金国仍野心勃勃,势有并吞大宋江山之心。但大宋王朝软弱无能,以致钦、徽两帝北掳,当了金国的俘虏。

    皇帝当了俘虏,这不就是国之悲惨么?多亏高宗皇帝南渡,建都于临安,保住大宋国号于不灭。大将岳飞有‘还我河山’的雄心壮志,北抗金兵,收复了不少失土,巩固了半壁江山。”

    对于这样的历史分析,周倩玉听得很入神,以致于面食放到面前,都忘了动箸。

    只听顾客乙又说:“再说,人之悲惨莫如德来呢?吴德来因受奸贼陷害,自己自刃于金銮殿,已算冤枉!一家二十余口,惨死在断魂岭,惨绝人寰。”

    “听说,断魂岭离此不远,是吗?”顾客甲问。

    “二十余里吧!走一日的路程。”

    顾客乙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当年吴德来一家惨死后,是我和几个村民收的尸。有的没头,有的没手,有的没脚。最惨的是吴德来的夫人,她的阴部被人捅了一刀,鲜血还在流。就是唯独找不到吴公子的尸体,我私下自问:难道吴公子幸免其祸吗?直至今日,我仍在怀疑,吴公子还活着。”

    “小弟看来,未必有这个可能。”

    顾客甲给出的理由是:“吴德来血溅金銮殿,他的家眷只是发配原籍,就是吴夫人也未必会知道全家惨死。自然,吴公子也不必要事先走脱。”

    顾客甲顿了顿,又说:“除非有一种可能……”

    “可能什么?”顾客乙睁着大眼睛问。

    “除非吴公子那段时间,不在京城,对家里的突发事件一无所知。”

    顾客乙说:“但能如你所说。如果吴公子能事先走脱,免遭刀灾,那该是多好呀!”

    “小弟也是这样想,吴大人在直隶为官时,清廉公正,深得黎民百姓的爱戴,他的惨死是万分的不该。他唯一的一点血脉,如能保留下来,那自然是好。然而,‘万一’的希望是微小的。”顾客甲说着,喟叹不已。

    真是无巧不成书。他们的聊谈,被坐在一边的周倩玉听到了。

    周倩玉听说,自是悲感交集。心想,既然断魂岭离此只有一日的路程,说什么也得去祭祀一番惨死的英魂。我周倩玉与吴家可是拈亲带故的呀!

    当顾客乙谈到自己心中的怀疑时,她一阵兴奋。她多么希望顾客乙不是怀疑,而是活生生的现实。

    “吴郎呀!吴郎,但愿你还活着。”周倩玉暗自祝福着。但是,愿望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周倩玉站了起来,走到两个顾客身边,问:“请问老伯!去断魂岭的路该怎么走?”

    一听是女子的声音,两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用疑惑的眼光望着她。

    “姑娘家问这个干什么?”顾客乙问。

    “从老伯帮忙收尸,可以看出老伯是个热心肠的人。不瞒您说,吴德来跟我家是拈亲带故。我有幸在京城,准备前往断魂岭一趟,祭祀惨死的英魂,安慰一下悲痛的心。”

    “噢!原来如此。”

    “姑娘和吴大人是怎么称呼?”顾客乙问。

    “吴大人是家父最要好的朋友。”

    顾客乙听后,打破砂锅问到底:“听姑娘刚才所言,你们家的关系是拈亲带故。这才是‘故’字,‘亲’字又怎么讲?”

    “这……”周倩玉一时语塞,答不上话来。

    想不到这位老伯会问得这么清楚。俗语说,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如果说了自己与吴公子的关系,那是万万使不得的——因为许多人知道了玉蝴蝶的故事。

    周倩玉眼珠子一转,便撒谎说:“不瞒老伯说,小女曾经认了吴大人作干爹。面对好心的老伯,说了也是无妨的。”

    “原来如此。姑娘想何时前往?”

    “假如我雇辆马车,当天能否返回?”周倩玉已想好马上出发。她不想夜长梦多。

    “当然可以。”顾客乙点点头说。

    “那好!马上出发。”

    顾客乙说:“如果姑娘马上要走,我可以给你做向导。因为我住在断魂岭附近,正想回去。”

    “太好了!”周倩玉高兴过后,突然想起被胡应同骗入妓院的教训,连忙改口说:“算了,还是麻烦您告诉我怎么走。我回去禀告妈妈之后,明日再起程前往。出来久了,老娘会牵挂的。”

    “说的也是。”顾客乙便告诉她走哪条路比较近。

    周倩玉突然想到什么,说:“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老伯尊姓大名,太没有礼貌了。”

    顾客乙说:“老夫姓周,小号承长。姑娘怎么称呼?”

    周倩玉向周承长道个万福,口称:“巧了!小女也姓周,贱名倩玉。周伯伯的名字,与家父的名字只一字之差。五百年前,我们还是一家人哩!”

    周倩玉有些激动,连忙拜倒在地,说:“周伯伯在上,先受小女一拜。”

    眼看姑娘行此大礼,慌得周承长连忙相扶,说:“倩玉姑娘不必多礼!老夫受之有愧。”

    顾客甲自我介绍说:“卑人姓胡,单字军。我和老周是朋友,我也住在京城。”

    “胡伯伯好!”周倩玉深深一躬。

    告别了两个老汉,周倩玉拉着云儿的手,走出饭馆。其心情五味杂陈。</div>

    </div>[搜索本站:看玄幻小说网-www.kanxuanhuan.com]